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劼:中俄民主进程比较

2018年04月24日

中国和俄罗斯(1917年至1991年为前苏联)两国不仅是当今世界两个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两者也是近邻,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两国有着相似的历史,在迈向现代化进程中有相同的遭遇,它们更深受同样一种幽灵的长期折磨—专制的共产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俄两国又在同样一个问题上遇上了相同的挑战:如何由威权主义政体转变为真正的民主自由社会。但首先有必要在这里先简单回顾一下两国在共产党上台以来所走过的坎坷之路。

1917年后的前苏联先是由列宁建起了世上第——个共产党专制政权,后来的斯大林把这个政权的范围推向极致,从而带来了人类有史以来除纳粹大屠杀外,人世间难以想象的悲欢离合,例如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农业集体化,三十年代的全国性大饥荒和政治大清洗,等等,实在是罄竹难书。斯大林逝世,赫鲁晓夫上台后的“去斯大林化”的确给当时的社会主义世界带来短暂的缓刑,当中也包括中国。但制度还是那个制度,换汤不换药根本就无济于事。之后的前苏联又经过了无惊无险的三代老人政治——勃烈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就这样不死不活地又熬了二十年。不过,此时的前苏联已经是日薄西山,其内部的矛盾和危机是无法掩盖,而且一触即发。所以,无论八十年代是否由戈尔巴乔夫执政,也无论是否由谁进行彻底的经改政革,社会主义模式在这个国家已经是一口日渐枯竭的井水,最后它在1991年底的崩溃只是顺应历史的潮流而已。解体后的俄罗斯曾经令人寄予厚望,他就像一个新生的民主婴儿,其成长令全球,尤其西方,关切备至。但事与愿违,独立后的俄罗斯首先在经济上是千苍百孔。其次,伴随着国家的转形,政治腐败,社会无序,加之道德下滑,后共产主义时代的首任当权者叶利钦似乎都顾不及什么民主政制,他似乎只关注两件事:如何通过向西方“乞讨"来度过经济上的危机和如何通过合法或不合法的方式来保住总统权力。由于解体后的这种异常混乱局面,叶利钦的钦定继承人普京一这位前苏共党员和前秘密警察部克格勃驻德国头目,似乎明白到只有回归俄罗斯威权主义传统,而不是复兴所谓的西方式自由民主,才是挽救俄罗斯和重回大国地位的唯一方法。民主对于叶利钦的俄罗斯来说是一种奢侈,而对于普京的俄罗斯来说是一种不合时宜的舶来品。当然,今天的俄罗斯确实比苏联时代要好。

另一个共产党大国中国在1949年后所走过的道路与前苏联相比有异曲同工之处。毛泽东空前的暴政几乎可以说是前苏联的所有领导人相加的总和,但要感谢他在位时在中华大地所发动的一系列世纪性政治和社会灾难,中国的后任领导人邓小平在毛死后没有一点犹豫,立即进行全面改革。因为邓深知如果不改革,等待着中共和国家的是死亡的命运。但邓选择了一种与戈尔巴乔夫完全不同的改革方向:经济上放松,政治上依旧。尽管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邓为了在某种程度上顺应世界的民主大势,也为了放手让自己一手提携的新一代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和赵紫阳等有一个表现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想展示一下自己和中共的开明。在1984年起,邓曾大力支持赵紫阳一手策划的人民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政治改革。但好景不长,这一切都因六四的发生而腰折。也有不少人现在有这种说法:如果没有六四,邓一定会放手让赵紫阳继续进行政改,赵紫阳则有可能把中国拉上戈尔巴乔夫的民主解放之路。不过这种事后诸葛亮难以服人,依我之愚见,以邓小平的性情,即便没有六四,他在看到了赵政改的一些不祥苗头后,肯定会悬崖勒马,绝不会让大局失控。难怪有人在六四后才恍然大悟出邓的真面目:除了市场观念外,他头脑里的马列正统思维与毛泽东如出一辙。六四后的邓逐渐淡出政治中心,让位给第三代人物。有人曾经预言在邓小平死后的中国至少有可能出现斯大林死后的全面解冻,甚至步东欧后尘,走向民主。但1997年后的中国,无论是第三代的江泽民,第四代的胡温,或现在的习近平,古老的中国看来都无法捅破那层薄薄的纸,第一次尝试民主政制的滋味。中国的民主进程似乎连俄罗斯也比不上。

研究过去是为了昭示未来。通过以上对中俄两国在过去超过一个世纪走过的政治转形之路,本人有了以下的一些初步结论:

第一,苏联的解体并没有导致民主在俄罗斯生根发芽,专制极权的崩溃并没有与民主政制的建立划上等号,俄罗斯的民主希望似乎在于能否迈过前克格勃强人普京这关。而中国因为历史的原因,其民主步伐比俄罗斯还要慢,即便未来中共结束,也未必就会迎来民主的曙光。

第二,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中国和前苏联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前苏联在经历了斯大林的暴政后,要等了几代统治者(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才出现了一位真正的对共产主义制度进行整治的改革家(戈尔巴乔夫)。但中国在毛泽东强人后,便立即由邓小平彻底地(除政治体制外)进行全面的改革,其效果至少在某种度上比前苏联来得好,起码避免了类似国家解体所来的震荡,这可能是因为中国在毛泽东时代比前苏联经历了更多的血与泪,所以步伐走得更谨慎和小心。

第三,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民主之路令人失望。特别是2000年后,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现已重返专政之路,现时俄各处风起云涌的反普京浪潮其实就已证明了我刚才所言:共产主义的消失并不等同于民主的立即建立。但我深信,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会比前苏联走少一点弯路,尽管现在的中国民主状况比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还不如。而假如中国共产党将来有一天不再独霸政权,中国也是有着比俄罗斯更好的理由和能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体,因为那时的中国将会经历得更多,观察得更多,比解体后的俄罗斯更成熟,民主一定会更坚固,更深得人心。

国难兴邦,斯之谓也!

——转自议报(2018-04-1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3期,2018年4月13日—4月2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