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青:中共独裁者为何钟情运动(图)

2018年02月21日

习近平令大陆人最新的惶恐不安,便是他发布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共对此的解释是,严厉打击黑恶势力本身,并打击基层的腐败,要在全国深入不留死角,从而夯实党的执政基础。在讨好习近平及贩私的驱使下,至今大陆已有许多省市闻风而动。对此大陆中共喉舌陆续宣传报道,近日已有陕西、浙江、河北、河南、山东、云南等省,一日之间抓捕数千人。更令人胆战心惊的是,对扫黑除恶下指标,如山东下令完不成指标,年终考核将被一票否决。同时中共又以扫黑除恶之名,将民众维权等举措污为黑社会势力,予以抓捕打击和恐吓,如安徽合肥桃花镇村民,要求对征收的土地予以赔偿,维权代表却被打为黑社会;再如西藏民众尊崇达赖喇嘛的表现,也被明令视为黑社会而严厉打击。习近平的所谓扫黑除恶斗争,从起始便充斥着整治震慑社会,贩售他镇压一切政治不满者的横蛮意图。

习近平虽然将这次扫黑除恶称为专项斗争,但其实质乃是中共爬出娘胎便擅长的运动,因为完全具备中共历来有组织有目的、无法无天开展大规模社会活动的特征。其实从习近平成为中共头号人物后,便没有间歇的不断进行多方面的运动,只不过没有冠之以大陆民众厌弃的运动之名而已。例如习近平上台伊始便高调进行的反腐,也即是习近平十九大后露脸时宣称的永远在路上的反腐,就是有组织有目的已经进行多年的运动。不论习近平对此如何花言巧语说得天花乱坠,但世间已经没有人愚蠢到不清楚习近平的目的,就是以反腐为名采用无法无天手段消除政敌抓牢权力。再如习近平大肆进行的社会意识管控和效忠运动,不论是对网络与平立面媒体管制还是高压疏导,包括效仿毛泽东举办文艺座谈会,树立网络写手却搞笑的请了个宣淫手周小平,逼迫大量网络大V维权律师独立知识分子上电视自污认罪等等,无不是典型的有组织有目的的共党运动。

在社会进行运动达到让民众震慑恐怖目的,是中共统治大陆期间从来就不可或缺的手段。即使在毛泽东死后中共因自身也深受运动之害,发誓赌咒中国今后再也不搞运动了之后,依然是一遇问题便显现出了属老鼠撂爪就忘的本性。例如发誓赌咒不再搞运动的邓小平,八三年便掀起了严打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虽然没有将其冠之予运动之名,但是不论大陆民间还是共党底下私语,无不称之运动因为实在分不清为何有别于运动。而赞赏运动并寄望通过运动掌权上位的,最著名的莫过于薄熙来在重庆一角掀起的唱红打黑。而当年前往重庆观赏薄熙来唱红打黑成效的习近平,不仅赞赏连连而且以中共储君之名向薄承诺,将来掌权要将“重庆打黑除恶的成功经验推向全国”。习近平的这态度不但透析出赞赏薄熙来的运动手段,也能够透析出他本人对运动也十分钟情,在薄熙来关入秦城监狱的今天习近平依然不忘初心,便足以说明搞运动也是融入习近平生命的基因段。

共产党不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无不痴迷运动,苏联独裁者斯大林就终其一生运动不断,例如被称为大清洗的肃反运动、全社会驱赶富农和征粮的运动等等。今日依然做大的中共更是搞运动的佼佼者,早在中共占山为王的上世纪三十年代,什么肃清AB团、改组派、第三党、托派、社会民主党等等运动,在令人眼花缭乱之际动辄屠杀同伙数万数十万。而毛泽东更是中共搞运动货真价实的鼻祖,他搞农民运动坚决抵制有田五百亩以上才算地主的划分,不惜将官司打到操控中共的斯大林那里,也要将标准降低到五十亩便属于地主,所持的理由竟是五百亩的地主太少,小村甚至没有,而没有足够数量的斗争对象地主,就掀不起轰轰烈烈挟制全民投入的运动。而获得莫斯科赞赏批准的毛氏运动精髓,将中国农村勤俭持家希图富裕的农民尽数推入灾难血腥之中。毛泽东吃透血腥运动的精彩表现,是他将掀起运动的条件数字化具体化了,他创造了一个百分之五斗争压制对象的理论,每次运动全要将斗争打击对象控在百分之五内,就能够轻易驱动纳了投名状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掀起无论多邪恶多血腥也必然轰轰烈烈爹娘不认的运动。

从斯大林毛泽东这些长期占据独裁之位的血腥屠夫,到目前正在挖空心机攀爬独裁之位的习近平,共党独裁者为何无一例外对运动情有独钟?运动可以说是共党独裁者区别于其他独裁者的特有现象,一般政权的独裁者不采用运动方式抢权固权,所以一般政权独裁者远没有共党独裁者血腥和危害严重。共党从其教义内容和行为仪式来看,更像一旦入教便要接受意识行为控制拼死效忠的邪教,这是从娘胎里就带着裹挟大众教唆大众的属性。共党独裁者尤其是正在攀爬和巩固独裁之路的,无不追求社会恐怖氛围的统治成效,而通过无法无天的运动最能快捷达成,这是共党独裁者无不钟情运动的主要动力之一。共党独裁者特别盼望和需要统治下的臣民,全是不明是非不讲情理的盲目信徒,而通过不断的血腥的暴虐运动,最容易驯化出不明是非不讲情理的信徒,这是共党独裁者割舍不掉运动的情之所系。不过习近平所搞的可谓另类运动,因为他未敢如毛泽东一样胁迫全民投入。这说明习近平远没有毛泽东自信和权势,其运动后果怕是也难如毛氏一样逃脱了玩火自焚。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2-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9期,2018年2月16日—3月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