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臨近,丁子霖等125名難屬致函胡錦濤,指出當局強烈譴責日本對當年侵華不認罪,然而自己在“六四”上刻意淡化隱瞞做得更過分

2005年05月27日

    中國人權受國內“六四”難屬丁子霖等125人委託,代為發佈“六四”16週年難屬群體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公開信(全文見附件)。丁子霖等“六四”難屬在公開信中強烈指出,中國政府以雙重標準對待歷史上的嚴重罪惡問題。中國政府嚴正反對日本企圖一筆抹殺“南京大屠殺”,譴責日本詭辯當年侵略中國和其他國家是為了整個亞洲的共存共榮,強烈反對日本政要每年參拜也供奉日本侵華戰犯的靖國神社。但是中國政府在對待自己歷史上的錯誤和罪責時,卻採用了與日本如出一轍的態度和詭辯策略:對毛澤東、鄧小平等手上沾滿國人鮮血的劊子手奉若神明,至今拒絕向數以千萬計的無辜受害者和受害親屬道歉,以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國家的安定及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為1989年動用野戰軍屠殺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者辯護。中國政府在對待日本侵華罪惡上的標準,與對待本身罪惡的標準完全是雙重的矛盾的,這是一個僅憑常識就可以得出的判斷。

丁子霖等125名“六四”難屬在公開信中特別向胡錦濤指出,難屬們舉雙手贊同胡錦濤提出的“以人為本”的“和諧社會”的主張。但是在胡錦濤執掌中國政權之後,難屬們的處境不僅沒有改善反而愈加惡化了。在胡錦濤掌權之前的那些歲月裡,胡錦濤的前任對難屬們就不斷打壓、迫害,一再扣沒國際社會幫助難屬們的“六四”捐款,不準難屬為死者伸冤和哭泣。到胡錦濤掌權的2004年3月,國家安全部門非法抓捕、關押了3位“六四”難屬,“六四”15週年期間又對難屬群體實行了嚴厲監控,趙紫陽去世期間和中國“兩會”期間,更有10多戶難屬被嚴密監控,甚至癱瘓在床的8、90歲老人也不得倖免。難屬們說這如果能叫“建立和諧社會”的話,那就是以“和諧”來壓制一切、打倒一切,正如過去所推行的以“穩定壓倒一切”的做法。

丁子霖等125名“六四”難屬明確表示,如果胡錦濤真要建立“以人為本”的“和諧社會”,首先就應該推翻當年對“六四”的荒謬定性,追究“六四”大屠殺元兇的罪責,給“六四”受難者和受難親屬一個公道,立即釋放因為“六四”繫獄的政治犯,允許滯留海外的“六四”流亡人士自由返回故土,糾正強加於趙紫陽先生的不公正結論,還其歷史清白。

丁子霖等125名“六四”難屬最後提出,10年來難屬們一直要求與政府對話,並提出對話解決“六四”問題的3項要求:對“六四”事實進行獨立、客觀的調查;通過公佈調查結果讓中國社會民眾作出公正判斷;在此基礎上將“六四”問題納入法制軌道解決,並通過合理解決“六四”問題求取社會和解。丁子霖等“六四”難屬因此要求胡錦濤,對於上述有益建立“和諧社會”的建議和要求,給予認真考慮。

中國人權堅決支援丁子霖等“六四”難屬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正如難屬們公開信中所表示的,胡錦濤如果確想實現建立“和諧社會”的政治意願,就不可能避開中國社會重大的社會問題,因為不解決這些社會問題,根本沒有和諧可言,唯有高壓迫害下的沉默和恐懼。可以說胡錦濤是真想要“和諧社會”,還是高壓下的沉默和恐懼,如何對待“六四”等不可繞過的社會高度關注的問題,是檢驗胡錦濤所謂“和諧社會”真假程度的一個指標。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附件:

天安門母親就“六四”慘案十六週年致函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

尊敬的胡錦濤先生:

今天,我們給您寫這封信,是想提請您注意一樁並不遙遠的往事,即:在十六年前的今天,曾經在首都北京及全國各大城市發生過一場有數百萬民眾參與的反腐敗、要民主的示威抗議運動。當時人們稱這場運動為“愛國民主運動”,而時任軍委主席的鄧小平則把它說成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和“動亂”,為此,當時的《人民日報》還配發了一篇社論,標題就叫做《要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這場示威抗議運動由貴黨前總書記胡耀邦先生的含冤逝世所引發,最後以罷黜貴黨繼任總書記趙紫陽先生並對參加運動的學生、市民實行血腥鎮壓而告終。事後,鄧小平、李鵬等力主鎮壓的少數領導人把這次軍事行動稱之為“平息反革命暴亂”,而舉國上下及國際輿論則普遍地把此次行動稱之為“六四”慘案或“天安門大屠殺”。據當時中國紅十字會及一些醫院提供的資訊,在這場軍事行動中有數以千計的民眾死於非命、數以萬計的民眾致傷致殘。
這場大屠殺過後,從屠殺的最高決策者鄧小平、李鵬開始,到後來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再到今天的您和您的同僚,都對這個流血慘案採取了刻意淡化的方針。你們在公開場合不再提“動亂”,也不再提“平暴”,而一律稱之為“風波”或“政治風波”。與此同時,你們禁止在國內媒體上談論“六四”,談論“天安門慘案”,凡是此類話題統統被你們列為禁區,乃至後來的年輕人根本不知道“八九”、“六四”是怎麼一回事。您和您的前任著意要把“六四”大屠殺從人們的記憶中一筆抹掉,從而向後人隱瞞這一段罪惡的歷史。這件事情你們做得很成功,你們比日本右翼妄圖把“南京大屠殺”從歷史上一筆勾銷做得更徹底!我們注意到,您和您的前任都表示反對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都表示反對日本通過修改教科書來粉飾侵略戰爭、淡化戰爭罪行,然而,你們卻至今仍把毛澤東、鄧小平等這些手上沾滿國人鮮血、給我們民族造成巨大傷害的劊子手奉若神明,至今仍對數以千萬計的無辜受害者和受害親屬拒絕道歉,難道您不覺得這裡存在著一個憑常識就能判斷的自相矛盾嗎?!
對於任何非正義的殺戮,都必須受到正義的審判。侵華日軍對我們中國人的大屠殺要受到正義的審判,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要受到正義的審判,難道中國的獨裁者動用全副武裝的野戰軍對自己同胞實行的大屠殺就可以例外?!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或政治家,其判斷正義與非正義的標準應該是內外一致的,如果只用這個標準來裁判外來的非正義,而拒絕用來裁判自身的非正義,那麼你們又怎樣來面對人類良知和正義的裁判!又怎樣來向國人和你們自己的子孫後代做出交代呢!
這十六年來,您和您的前任不厭其煩地用所謂經濟的發展、國家的安定和人民生活的提高來為那場殺戮作辯護,似乎當年你們悍然發動那場血腥的大屠殺,向著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舉起罪惡的屠刀,完全是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和人民的福祉!但是你們為什麼不問一問自己:你們用來為那場殺戮作辯護的理由,同今天日本右翼用來為當年的侵華暴行所作的辯護究竟有何本質的區別?人家的理由不也正是為了整個亞洲的共存共榮,為了全體亞洲人包括中國人的福祉嗎!這是古今中外所有殺戮者的邏輯,難道你們不覺得這樣的邏輯對於殺戮的受害者及受害親屬來說太殘忍了嗎?!
一個政黨、一個政府,說話、做事都應恪守起碼的誠信。謊言重復千遍依然是謊言,任何強權都無法使謊言變為真理。我們不希望看到您和您的同僚在涉及“六四”問題時,一再重復那些完全不能取信於民甚至連你們自己都未必相信的說法;也不希望看到你們在涉及人類正義的問題時,一再以所謂“民族大義”之類的說辭來蠱惑和愚弄“愛國”的民眾。
最近,我們注意到您提出了要建立“以人為本”的“和諧社會”的主張。對此我們舉雙手贊成。但是,我們不知道在您的這個主張裡是否也包括要著手公正地解決“六四”問題。在我們看來,這應該是您這個主張的題中應有之義。然而,從您這些年來對我們“六四”難屬所持的態度,我們實在看不出您把這個問題放到了您的考慮之列。在以往的歲月裡,您的前任不斷打壓、迫害“六四”難屬,一再扣沒來自海外的“六四”人道捐款,不準我們為死者伸冤,不準我們為親人哭泣。現在輪到您來執掌政權了,但是我們的處境不僅沒有因此而有所改善,反而變得極度地惡化了。2004年3月,您所管轄的國家安全部門抓捕、關押了三位“六四”受難親屬,在隨後的“六四”十五週年期間,安全部門又對我們難屬群體實施了嚴厲的監控。今年一月趙紫陽先生治喪期間、三月召開兩代會期間,受到監控的難屬竟增加到了十餘戶之多,甚至連年近八、九十歲的老人和癱瘓在床的病人都不放過。這些都是在您擔任黨的領袖、國家元首以後發生的。我們不知道公安及安全部門的這些做法是否屬於您要建立“和諧社會”之必需!我們更不知道您是否已經預先把我們這些“六四”受難者排斥於您的“和諧社會”之外了!如是,那麼這不能叫“建立和諧社會”,而只能說是用所謂的“和諧”來壓制一切、打擊一切,一如您前任所推行的“穩定壓倒一切”!
如果按正常的思維,那麼事情本來應該是相反的。如果您真的想要建立“以人為本”的“和諧社會”,那麼何不從推翻當年對“六四”的荒謬定性開始,還這一歷史性事件以本來面目呢?何不首先把“六四”大屠殺的元兇繩之以法,給“六四”受難者和受難親屬一個公道呢?何不立即釋放所有因“六四”而繫獄的政治犯,並讓所有滯留海外的“六四”流亡人士自由地返回自己的故土呢?何不亡羊補牢,果敢地糾正當年強加於趙紫陽先生的不公正結論,還他一個歷史清白呢?
最近,我們還注意到您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的問題上,提出並實現了與台灣國民黨和親民黨的溝通和對話。對此我們同樣舉雙手贊成,因為接觸總比不接觸的好。但是,您所領導的中國共產黨能夠同五十六年前的宿敵坐到一起,握手言歡,為何就不能同我們這些與您共處於一國一制之下的公民溝通、對話呢?我們既沒有如國民黨那樣曾經與您所在的黨兵戎相見,更沒有想要用暴力來向加害於我們的貴黨實施報復。我們不過是一些手無長物的無辜受害者;我們不過是要為十六年前被殺害的親人討一個公道。難道你們與過去的宿敵可以化干戈為玉帛,而對我們竟如此地冰炭不容?!你們什麼都不懼怕,難道還能懼怕我們這些老弱病殘!?
十年前的今天,我們提出了就“六四”事件及“六四”受難者的問題與政府平等對話的要求,但十年過去了,我們至今沒有得到有關當局的任何回應。作為對話的基礎,我們曾提出並一再重申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的三項要求,這些要求既合乎情理,又合乎法律。我們並沒有給這樣的對話預設任何前提。我們主張通過獨立、客觀的調查讓事實來說話;我們主張通過公佈調查結果由全國人民來作出公正的評判;我們主張把“六四”問題的解決納入法制的軌道;我們主張通過合理地解決“六四”遺留問題來求得全社會的和解。請問這些主張哪一項不符合您的“以人為本”,那一項妨礙了“和諧社會”的建立?我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非要把我們視之為寇敵,拒我們於千里之外,對我們提出的對話要求採取如此冷漠和拒斥的態度!
以上所陳,基於我們作為“六四”受難者和受難親屬的理性和誠意,也是基於我們作為共和國公民之權利和義務,萬望您考慮。

“六四”受難者和受難親屬:
丁子霖 張先玲 周淑莊 李雪文 徐 玨 尹 敏 杜東旭 宋秀玲 於 清 郭麗英 蔣培坤 王範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趙廷傑 吳定富 錢普泰 孫承康 鄺滌清 尤維潔 黃金平 賀田鳳 孟淑英 袁淑敏 劉梅花 謝京花 馬雪琴 鄺瑞榮 張艷秋 張樹森 楊大榕 劉秀臣 沈桂芳 謝京榮 孫 寧 王文華 金貞玉 要福榮 孫秀芝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風 王桂榮 譚漢鳳 孫?痝? 陳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寶艷 劉春林 狄孟奇 楊銀山 管衛東 高 婕 索秀女 劉淑琴 王培靖 王雙蘭 張振霞 祝枝弟 劉天媛 潘木治 黃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張耀祖 軋偉林 郝義傳 蕭昌宜 任金寶 田維炎 楊志玉 齊國香 李顯遠 張彩鳳 王玉芹 韓淑香 曹長仙 方 政 齊志勇 馮友祥 何興才 劉仁安 李淑娟 熊 輝 南韓剛 石 峰 周治剛 龐梅清 黃 寧 王伯冬 張志強 趙金鎖 孔維真 劉保東 陸玉寶 陸馬生 齊志英 方桂珍 肖書蘭 葛桂榮 鄭秀村 王惠蓉 邢承禮 桂德蘭 王運啟 黃雪芬 王 琳 劉 乾 朱鏡蓉 金亞喜 周國林 楊子明 王爭強 吳立虹 寧書平 郭達顯 曹云蘭 李貞英 隋立松 王廣明 馮淑蘭 穆懷蘭 付媛媛 孫淑芳(共125人)
2005/5/28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