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廣東南海三山土地維權開審記

2011年06月03日

6月3日,廣東南海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佛山南海區三山島農民狀告政府不作為案。該案三山島農民的代理人、中國公民維權聯盟法援義工天理,在庭審中再次要求被告公開1992年當時的南海縣國土局與一些鄉、村領導簽定的預征土地協議。這份協議使三山百姓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地,造成土地大量丟荒,農民需要買菜吃。庭審時,作為被告的政府方默不作聲。法庭宣佈擇日宣判。


三山村民狀告政府不作為的法律訴訟於上月的九號第一次開庭,來自佛山周邊的失地農民湧躍參加了庭審旁聽。中國公民維權聯盟的法援義工天理先生作為三山農民的代理人參加了庭審並為主辨人。庭上天理先生嚴正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第10條之規定、《土地管理法》第2條第4款之規定和《物權法》第41條第1款的規定都充分說明了作為徵地方的政府違法是不容置疑的」。

「這次政府阻撓三山人民要求公開徵地信訊公開是對三山人民的極不負責任行為。證府是徵用三山土地的主要行政機關,三山人民有權向政府申請提取政府的徵地信息,政府好應該主動配合他們,以展示黨和政府的光明正大和公開、公正和公平的形象,維護好共產黨和政府在平民百姓心目中的崇高威望!其實政府公開一切三山相關的徵地訊息,也是政府必須履行的責任和義務」!

庭審中,雙方針鋒相對,三山村民和天理先生對作為被告一方的政府強詞奪理,歪曲事實在庭上胡攪蠻纏的荒謬說法進行了嚴厲的揭露。迫不得以,法庭宣佈休庭摘日再審。今天上午九時,第二次庭審繼續,庭審也是重複上一次所爭論的焦點。這一次庭審,作為被告人的政府,卻來個遮遮掩掩或是沉默不作聲,仿似是啞巴一個,全由審判長代言。

最後,雙方無果。審判長宣佈擇日宣判。

佛山市南海區三山島地處廣東省中部,毗連廣州,地理環境十分優越,是廣東省的商貿黃金地段。三山島就在南海區境內,是進入廣州市的交通咽喉,三山島內的面積有12.42平方公里,周圍環繞著珠江,三山農民世代在這裡靠自己勤勞的雙手築起環島堤圍,在這肥沃的良田上耕種著各種各樣的農作物,他們世代過著自給自足、與世無爭的生活。

不幸的是,這片金子般的土地成為待價而沽的「肥羊」——在1992年土地市場剛顯熱的時候,被南海區政府盯上了。1992年3月21日,由當時的鄉領導及八條自然村的村領導與當時的南海縣國土局簽定了一份《風鳴鎮三山管理區劃為城區預征土地原則協議》。這份協議本是違規、違法的。

因為:第一、這一份所謂的《預征土地原則協議》並無南海縣人民政府的委託書;第二、沒有法律簽署;第三、沒有生效日期。更加重要的是,在簽訂這份《預征土地原則協議》的時候,根本上就沒有為此開過村民大會,完全剝奪了村民的知情權。

就是這樣一份違規的三無協議書,預徵了三山共12.42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南海區國土部門用來證明土地產權已經轉移了,而南海政府也沒有履行簽署協議的條款。村民們曾多次向上級主管部門反映此事,要求政府妥善解決好徵地的賠償,保護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

同時,由於政府的一系列非法多征和侵佔未征的土地,造成現在三山土地大量丟荒!要知到,三山人民對世世代代勤耕廣種的土地有著深厚的感情,看到大片的土地丟荒,他們的心在流血。有村民在空置的地上種幾棵菜幫助一下生活,也慘遭一些不明來歷的人噴灑殺草劑來絕殺,由於當地政府的人員經常對村民們進行威脅,三山農民如今竟然連青菜都需要買來吃。試問,這到底是為的是什麼?

因為沒有土地也就沒有任何收入了,原來是種田的,而如今年老體弱又沒有手藝;所以求職困難,土地給搶完了,三山村民及他們的後代靠什麼生存?迫於無奈,村民們忍無可忍,到省人民政府求助,在省人民政府的指引下,三山農民強烈要求作為徵地方的國土局公開這些徵地的訊息,為自己和村民失去的權益討回一個公道!

三山農民的行為,合情合理合法。證明了三山農民是相信政府、相信黨的。但是,身為政府的徵地部門的國土局,不僅不按國家的相關的規定履行義務公開這些徵地的訊息,而且還百般阻撓、設陷阱、裝彈弓,並串通村委會遏力用各種方式阻攔三山村民得到這些徵地的有關資料。

三山村民不知道為何這份政府徵地信息不能公開?若是政府有說不出的苦衷,或者說有重大的隱情。這也可以在向三山的村民說清楚。請求三冊村民原諒。其實三山村民也不會另到被國土局所代表的政府部門難堪,三山村民認為,要徹底妥善解決被告所徵用原告和三山村民的土地問題,辦法只有一個,若是當三山的村民是農民的,就將土地還給他們。若是當三山的村民是城市居民的,就給一個佛山市的人均最低生活保障給他們,讓他們能繼續生存下去。

中國公民維權聯盟的法援義工天理先生想不到的是,散庭後,因全權的代理委託人天理要簽庭審記錄,叫村民先行離開法庭。當天理先生簽完庭審記錄走出法院大門口時,迎接天理的卻是四台國保和警方的攝錄機......

中國公民維權聯盟義工劍蘭
2011-6-3
下午在廣東南海人民法院的現場報導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