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五類分子王扣瑪被上海當局嚴密監控(附照片)

2012年08月03日

【上海訪民】上海訪民王扣瑪因房屋被搶、母親被關死在黑監獄,自己卻被以“遺棄罪”判刑而上訪多年。 7月20日到北戴河避暑被截回上海後,因嚴重高血壓躲過被拘留的厄運,但至今一直有當局僱傭的每班6個保安進行24小時監控。


 

新五類分子王扣瑪被上海當局嚴密監控(附照片)

權利運動

知名維權人士王扣瑪自7月20日到北戴河避暑被截回上海後,雖因嚴重高血壓逃過了拘留的厄運,但至今一直有當局僱傭的每班6個保安蹲守長寧區江蘇路480弄76號旁邊,對王扣瑪實行24小時無縫監控。

最近,黨的喉舌又重抄文革前17年批判階級敵人五類分子的論調,將維權和弱勢群體等納入新五類分子(即意識形態上的階級敵人),干擾了中國的崛起。很不幸,王扣瑪這樣的弱勢群體還要依法維權,那當然就是應該被批鬥的新五類分子了,更何況還到北戴河湊熱鬧避暑,讓正在商討大計的領導不能夠崛起。

被定性為新五類分子的王扣瑪還是不服,自己的合法房屋被搶,母親被關死在黑牢,自己反被以“遺棄罪”刑訊和判刑,導致終身殘疾,當局憑什麼還要用侮辱人格的方式限制人身自由?為此,王扣瑪搬出《憲法》37條,甚至還有國務院的《信訪條例》的有關規定,借用著名刑事辯護律師莫少平所指:中國法典裡沒有軟禁這個措施,所有的限制人身自由行為都是非法的。

憲法和法律很豐滿,可骨感到殘酷的現實除了跟你講崛起又有誰跟你講法律呢?據說十八大還有兩個月就要開了,目前被認定為乾擾崛起的、已經被監控和囚禁的新五類分子可能超過了文革前反“五類分子”運動時期。

2012年8月3日


2011年上海冤民王扣瑪(左)和常雄發(右)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