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會

2013年06月03日

5月31日北京的一些良心犯基督徒聚會,徐永海在講道中為24年前六四事件中死去的、受傷致殘的、坐牢的所有人祈禱,也為今天因六四被軟禁在家中的人祈禱。徐永海說,當今中國反腐的現狀太需要人們學習聖經,他也呼籲美國不要資助壟斷聖經出版的三自愛國教會,讓中國人民可以在書店裡買到聖經。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會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徐永海
2013年6月3日

 

一、北京一些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24週年前相聚在一起

在3天前的5月31日,是我們這個小小的家庭教會學習《聖經》的日子。在這次聚會中,我們北京的一些良心犯基督徒相聚在了一起,其中有:

何德普弟兄,曾因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坐牢8年。

高洪明弟兄,曾因紀念六四坐牢2年,曾因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坐牢8年。共10年。

劉躍弟兄,曾因組織“六四民主論壇”,坐牢1年3個月。

徐永海弟兄,曾因紀念六四,簽名“六四”6週年呼籲書和維護宗教信仰權益,2次坐牢,共4年。

王玲姊妹,維權,坐牢1年3個月,

楊秋雨弟兄,維權,2次坐牢(勞教)。

王玉琴姊妹,維權,勞教1年8個月。

郭清華姊妹,兩次勞教。

張文和弟兄,老民運,曾被關監獄和精神病醫院。

 

二、北京一些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24週年前聚會的照片

1、

何德普、徐永海

 

2、

高洪明、劉躍

 

3、

郭清華、王玲

 

4、

王玉琴

 

5、

張文和

 

6、

楊秋雨

 

三、學習聖經《雅各書》,唱讚美詩,為六四24週年祈禱

在今天的聚會中,我們學習了《雅各書》。因在前5次聚會中,我們先後依次學習了《雅各書》的第一章至第五章。為此在今天的聚會中,我們就《雅各書》這一卷書作了一個整捲書的回顧。主要是由徐永海(本人)做了一個主題發言(講道),題目是“我們中國太需要耶穌太需要聖經了”。

我們的聚會10點開始,我們先唱讚美詩,《同路人》、《哭過、笑過、唱過、沉默過》、《我今天為你祝福》、《我要唱那最美的歌》 、《最知心的朋友》、《田地裡的莊稼》、《這一生最美的祝福》、《風大雨大我們都不怕》。

我們在主耶穌基督面前祈禱。因為幾天后就是六四24週年,為此在禱告中,我們為24年前六四事件中死去的市民學生祈禱,我們為那些受傷致殘的祈禱,我們為那些為此坐牢​​的祈禱。我們也為此在這個事情中的當兵的,掌權的祈禱。在禱告中,我們為“今天”因為六四而被軟禁在家中不能來參加我們聚會的胡石根弟兄、葉國強弟兄、嚴正學弟兄祈禱。

 

四、徐永海講道《我們中國太需要耶穌太需要聖經了》

徐永海講道摘要如下:

《雅各書》的作者是我們主耶穌的親弟弟,他是使徒時代三個領袖教會雅各、彼得、約翰中的第一位。他最後為主殉道,被石頭打死。在《聖經》中,他所寫的只有這一卷書。通過學習他所寫的這一卷書,我們可以清楚地來認識“什麼是基督信仰”。

 

第一章:我們的虔誠,是愛人,而不是高舉某些宗教儀式

在第一章最後1節寫到:“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僱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 :27)。在這裡,我們可以明明白白地知道,我們的虔誠,不是高舉某些宗教儀式,如讀經、禱告、聚會,更不是高舉那些“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或作又叫人戒葷)”(提前4:1-5)。

我們的虔誠,是愛人、關心人、幫助人,尤其是關心、幫助那些弱勢群體。我們的虔誠,是不沾染世俗,是不貪污、不腐敗、不干壞事。耶穌說:“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照著我向你們所作的去作”(約13:15)。耶穌還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約14;12)。只要我們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心,就會“看僱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我們當今的中國,我們很多中國人是太沒有愛心了,是太沾染世俗。我們很多中國人是,以能貪污、能腐敗為榮,以能包二奶、三奶為榮……。我們中國是太需要耶穌了,太需要《雅各書》了,太需要《聖經》了。

 

第二章:我們的虔誠,是愛人如己,而不是認同某些神學理論

在第二章第14節至第17節寫到:“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甚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麼。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甚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

我們的虔誠,是愛人,是愛人如己;而不是相信、認同某些神學理論。只要我們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情感,我們就會自然而然地,去愛人,去愛人如己。如果沒有走十字架道路,單單地知道、認同、相信某些神學理論,單單地認為自己有信心,依舊不會去愛人。

在我們當今的中國,我們很多很多中國人是太沒有愛心了,他們看到某些貧窮的人在受苦,他們的心是硬的,他們無動於衷、麻木不仁。我們中國是太需要耶穌了,太需要《雅各書》了,太需要《聖經》了。

 

第三章:我們的虔誠,是來顯出善行,而不是誇誇地去講某些理論

在第三章第1節寫​​到:“我的弟兄們、不要多人作師傅、因為曉得我們要受更重的判斷”。在地13節寫到:“你們中間誰是有智慧有見識的呢。他就當在智慧的溫柔上,顯出他的善行來”。

我們的虔誠,是在智慧的溫柔上,顯出他的善行來,是要我們去用和平的方式、溫柔的方式,來愛人、來關心人、來幫助人,尤其是關心、幫助那些在困難中的人。我們的虔誠,不是高舉某些理論,尤其不是高舉那些讓人“激動人心”,讓人“熱血沸騰”的理論。

我們的中國,存在太多的問題了,這些問題使得那些讓人“激動人心”,讓人“熱血沸騰”的理論,特有市場。但是真正能解決中國問題的,是愛,是愛心,是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因此說,我們中國是太需要耶穌了,太需要《雅各書》了,太需要《聖經》了。

 

第四章:我們的虔誠,是必須去行善,而不是通過宗教儀式來求自己的好處

在第四章第3節寫到:“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在第17節寫到:“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我們的虔誠,是表現行善上,並且把能去行善,而不去行,上升到罪的地步,上升到不能進天堂的地步。我們的虔誠,是表現在不求自己的好處上。有一些宗教,他們的虔誠,就是表現在宗教儀式上,表現在為了自己的好處,所進行宗教儀式上。

我們的中國,很多人是只求自己的好處,他們信宗教也是為此。而我們的基督信仰不是,我們的虔誠是表現在行善上。只要我們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情感,我們就會自然而然地行出善來,因此說,我們中國是太需要耶穌了,太需要《雅各書》了,太需要《聖經》了。

 

第五章:我們的虔誠,是指出貪官污吏的不義,這才是對壞人最大的愛

第五章第1節至第5節寫到:“嗐,你們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咷,因為將有苦難臨到你們身上。你們的財物壞了,衣服也被蟲子咬了。你們的金銀都長了銹。那銹要證明你們的不是,又要吃你們的肉,如同火燒。你們在這末世,只知積攢錢財。工人給你們收割莊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你們在世上享美福,好宴樂,當宰殺的日子竟嬌養你們的心”。

我們的虔誠,是指出貪官污吏的不義,這才是對壞人最大的愛。因為只有,指出壞人的不義,來督促他們認罪(說出真相)、悔改(付出補償)、接受耶穌,才能使他們和我們一樣,將來不下地獄,而進天堂。我們的虔誠,不是表現在對壞人的原諒上,因為“原諒”後邊的話就是“不再提了”,壞人做的壞事,我們要不停的提,來督促他們認罪、悔改。我們的虔誠,不是表現在對壞人的寬容上,因為“寬容”的前提是“我理解你了”。任何人做了壞事,都應當來認罪、悔改,而不是去讓人家理解。如果不認罪、不悔改,耶穌也不寬容,耶穌說“行善的複活得生,作惡的複活定罪”(約5:29)。

在我們當今的中國,存在太多的不義了,很多人對這些不義已經無動於衷、麻木不仁了,甚至是同流合污、成為一體了。有一些“基督徒”,如柴玲,面對這些不義,他們不是像我們的前輩、我們的聖徒——雅各那樣,來指出這些人的不義,而是為了自己的驕傲,為了自己的這個世俗的慾望,來單單地高舉“原諒、寬容”。因此說,我們太需要《雅各書》了,太需要《聖經》了。

 

五、為在中國的書店裡能賣聖經而祈禱

以上是徐永海弟兄講道的摘要,之後是弟兄姊妹分別對“學習《雅各書》一至五章”作了分享。 (這裡不再一一述說)。通過分享,大家有一個共同的認識,,我們中國是太需要耶穌了,太需要《雅各書》了,太需要《聖經》了。

可是,在中國的書店裡,我們還買不到《聖經》,為此我們決定,我們將一如既往地,來為此祈禱,為此我(徐永海)寫了《為在中國的書店裡能賣聖經而祈禱》(見下)。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區德勝門外新風南里10號樓6門501室,郵政編碼:100088,電話:86-10-82082198,18600229405,電子郵件:xuyonghai@aliyun.com

 

為在中國的書店裡能賣聖經而祈禱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徐永海
2013年6月3日

 

1、在中國的書店裡不賣聖經,美國負有重大責任,美國的某些教會負有重大責任

據說,在80年代,美國葛培理領導的“東門國際事工”來到中國,表示提供一切費用來幫助出版《聖經》,為此“三自”包攬了此事。由於美國提供了一切費用,“三自”印刷的《聖經》賣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規出版社都沒有了競爭力來出版《聖經》。可是“三自”又不去辦理圖書出版權,而使得在中國的書店裡不能賣《聖經》。

在上個世紀​​50年代“三自”是用來打壓基督徒的,(如同當年“反右”是用來打壓知識分子的一樣,只是現在不敢再用“反右”來管理知識分子了),“三自”不願意在書店裡賣《聖經》,是不奇怪的。可是美國卻在配合著“三自”這樣做,這就很奇怪了。為此,我們希望美國改變原有的做法,來使得在中國的書店裡可以賣《聖經》。

當年美國應當是抱著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國人買得起《聖經》。可是他們的做法,結果卻是,使得在中國的書店裡不能賣《聖經》。那麼美國就應當換一種方式來幫助中國人;如在美國,很多基督徒是通過購買大量《聖經》,來無償地捐贈給需要的人。其實《聖經》又沒有版稅,一般人應當都買得起,基督徒更應當捨得買。

 

2、只要美國改變做法,在中國的書店裡就可以賣聖經,人們就可以在書店裡買到聖經

據,自有“三自”就已經在缸瓦市教堂工作的,現在唯一健康健在並能說能寫的,90多老牧師——李克牧師說,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新華書店曾計劃出版、發行、經銷《聖經》。可是“三自”不干,全國“三自”教會負責人丁光訓說,《聖經》的版權屬於三自教會。 (沒有註解的和合本《聖經》早就沒有版權了,有版權也應當屬於上帝)。

對於其他宗教來說,雖然它們沒有自己的“三自”,雖然它們沒有外國的資助,反而在中國的書店裡可以賣其他宗教的經典——如伊斯蘭教的《古蘭經》,如佛教的《壇經》等等。我們中國這個國家應當不會有這樣的法律法規“只許在書店裡出售其它宗教的經典,就是不許在書店裡出售基督教的經典”,一定不會有這樣的法律法規的。

因此說,只要美國改變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給“三自”提供幫助“出版”《聖經》的費用(這些費用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來幫助中國人讀到《聖經》),來使得所有正規出版社都有競爭力來出版《聖經》,而使得在中國的書店裡可以賣《聖經》;或者要求“三自”去辦理圖書出版權,去建立自己的出版社,並要求“三自”將來出版的《聖經》可以在書店裡出售。

 

3、只要美國改變做法,在中國的書店裡就可以賣聖經,我們就可以更好地傳福音

由於在書店裡可以買到伊斯蘭教的經典——《古蘭經》,可以買到佛教的經典——《金剛經》、《壇經》等,而只是單單地不可以買到基督教的經典——《聖經》;從而使得人們不得不認為,基督教是受限制的。由於某些政府工作人員也是這樣認為,從而使得他們可以更加理直氣壯地逼迫基督徒;如作為基督徒,因為信仰,我曾先後兩次坐牢。

如果美國改變做法,如果人們可以在書店裡買到《聖經》了;這樣我們很多中國人就可以公開地、理直氣壯地在一起學習《聖經》了,(其實,我們中國的很多家庭教會就僅僅是個《聖經》學習小組);並且專家學者還可以公開地研究、講解《聖經》了,就可以幫助我們很多中國人(包括基督徒)來正確地了解《聖經》,認識《聖經》了。

《聖經》的核心是耶穌,《聖經》只是讓我們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來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如果沒有這樣的心,人口眾多、資源匱乏所帶來的階級矛盾、民族矛盾就會越來越尖銳,因此說我們中國最需要耶穌,最需要《聖經》。為了從科學角度來論述這一觀點,我還寫了《前額葉使人具有信仰又是靈魂居所》。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區德勝門外新風南里10號樓6門501室,郵政編碼:100088,電話:86-10-82082198,18600229405,電子郵件:xuyonghai@aliyun.com

 

5月27日我在來到美國大使館前,來默默的祈禱,求主來感動美國的主內肢體

徐永海5月27日在美國駐華大使館前默默祈禱的照片

 

5月中旬我來到美國大使館前,默默地祈禱,求主來感動美國的主內肢體

徐永海5月中旬在美國駐華大使館前默默祈禱的照片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