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求助

2013年09月16日

去年以來,作者參與了很多公民要求官員公示財產活動,在當局打壓行動中,多數朋友進了監獄,包括許志永、丁家喜和王永紅,他因及時逃離才躲過了當局的抓捕。現在他的銀行帳號被當局封了,生活陷於困境,他呼籲大家伸出援手幫他度過難關。


公民求助

我是顏伯鈞,2012年下半年以來參與公民許志永、丁家喜律師等人發起的官員財產公示活動,開始的時候發傳單,公民聚餐的時候打橫幅。 2013年2月份之後開始走上街頭,我參與策劃了2月20號奧體公園南門打橫幅活動,2月24日海淀黃莊、北大和清華等地的打橫幅活動。為此,國寶多次找我並非法羈押24小時。 3月30日北京同城聚餐之後,國保就把我、王永紅和丁家喜等人非法軟禁在家72小時,我們沒能參加3月31日的西單上街活動。 3月31日西單袁冬、張寶成等四人因為打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橫幅被羈押之後,我對此事一直做追踪播報以及協助丁家喜律師等人進行的相關營救活動,期間受到國保多次警告和恫嚇。

4月14日我和王永紅等人再次組織50來人在國貿打橫幅聲援和支持西單四人的英雄行為。 4月15日開始,中共當局開始大肆抓捕支持官員財產公示的人員, 4月17日晚我和丁家喜律師在網上視頻通話的時候看到多名國保去他家抓捕他。當晚,我離開北京避風頭,一直在國內流亡。 6月初我回北京本想回家看看,發現還有國保的人在我家樓底下蹲守,我沒有進家門直接又離開北京,開始了新的流亡生​​活直到今天9月初,這是我本人流亡的一個大概經過。

到目前為止,整個北京地區包括許志永、丁家喜、王功權等將近有20人因為財產公示的事情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與綁架:包括抓捕判刑,行政、刑事拘留、非法羈押等,如果我不是因為逃出北京,躲避在外也會和王永紅​​、丁家喜、許志永等人一樣被捕判刑。

建立健全官員公示財產製度是國際慣例,是上承天意、下順民心的好事情,也是有效避免官員貪污腐敗的一種長效機制。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呼籲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包括89年春夏之交的那場風波也主要是因為反官倒、反貪污而爆發的。習近平總書記上台之後也是大力提倡反貪污、反腐敗,他多次提出打老虎,拍蒼蠅,要建立反腐敗的長效價值。作為一名普通的大學人民教師,我們響應總書記的號召,積極從基層推動有利於中國長遠發展的反腐機制建設,這是有利於中華民族繁榮昌盛的好事情。然而,不知什麼原因,我們的正義行動卻遭到了殘酷的打壓,很多參與其中的有誌之士遭到抓捕、拘留和非法羈押。而且,這種勢頭還有不斷擴大的趨勢。

我給您發這封信件主要是有兩方面的意思:一是在當前形式如此嚴峻的條件下,肯請朋友們繼續關注參與官員財產公示活動被非法關押的有誌之士。二是我個人的訴求,主要是經濟援助,我自從4月份離開北京之後直生活沒有著落,身份證不能使用,不能找工作,沒有生活來源。我手中攜帶的兩張銀行卡:一張工商大學的工資卡和一張工商銀行的期貨交易卡總共約7萬元也被當局封掉了。愛人也因為工作原因受到她們單位領導的多次警告和威脅。

現在我的經濟狀況很窘迫,生活出現了極端困境,如你方便請你幫我度過難關:

中國農業銀行甘肅省靖遠縣支行;

戶名:孫梅;

卡號:6228481226072149867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