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像一個人或者像一個公民那樣生活和戰鬥——在法庭的最後陳述

2011年03月25日

法官先生和在座各位:

今天,我站在這個法庭上受到審判,不是因為我犯了什麼彌天大罪,而是因為我曾經想像一個人或者像一個公民那樣去生活,是因為在這個彎曲的時代我不幸具有誠實、正直和勇敢的天性並且率性而為的緣故。

在當今世界大多數國家裡已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有在人權和公民權利受到漠視和踐踏的國家裡,像我這樣的正直公民才會受到如此沒完沒了的政治迫害,只有在司法不獨立而缺少司法公正的社會裡,才會上演一場如此荒唐的政治審判。

當然,用「荒唐」一詞並不足以形容當局此番對我的進行政治迫害的嚴重性,事實上這是一起典型的侵犯人權案例,是一樁實實在在的政治冤獄,也是幾千年來因言治罪歷史的繼續!

當今世界都在呼籲確保網絡言論自由的時候,我僅僅因為在互聯網上發表一些言論就受到當局的關押和審判,我認為這不僅是對國際正義力量的公然蔑視和挑戰,而且也是對一個公民的權利和尊嚴的嚴重侵犯。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對於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踐踏人權和公民權利的行徑,無論作為一個公民還是作為這場政治迫害的直接受害者,我都要對之進行強烈的抗議和堅決的抵抗。

所以在本案開庭時我曾要求中共黨員迴避此案,因為在我看來,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在某個級別的黨委和政法委的直接領導下,這個法庭將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獨立和司法公正。基於同樣的理由,自我於2010年6月28日被遂寧市公安局拘留之日起,我也對辦案人員的所有提問明確予以拒絕回答。

當然,在一個強大的政權面前,在人民民主專政的鐵拳下,我個人的這種抗爭無疑是非常微弱的。但作為一個公民,我必須表明自己的嚴正態度:我看重人的自由、權利和尊嚴,我將誓死捍衛公民的言論自由這條最後的底線。

而且我也知道,此時此刻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你們對我的無端迫害一定會讓那些已經覺醒的公民感到無比憤怒。此時此刻我已經聽見了他們在法庭外面的抗議聲,也彷彿聽見了網友們在鍵盤上的怒吼:感謝國家感謝黨,感謝你們在糟糕的人權記錄上又書寫了新的篇章!

此時此刻,我多麼希望我的此番遭遇只是這個所謂的和諧社會的一個特例啊,我多麼希望這只是這個政權在不經意間犯的一個小小的過失啊,然而歷史和現實卻清楚地表明:這不是偶然的,我不是為言論自由而受到迫害的第一人,我今天的不幸和坎坷命運只是這個不自由民族的一個縮影。

在這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裡,人們不能發表與官方意識形態相左的任何言論,也不能評價這個社會制度的長短優劣,更不能批評黨和政府及其領導人的所作所為,否則在你面前不幸和災難就會接踵而至。

六十年來,以反右運動到文化大革命,從鎮壓民主牆運動到六四血案,因為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而受到迫害的公民何止千百萬,許多人為此失去了自由、青春、幸福乃至生命,林昭、張志新、遇羅克等公民所遭受的非人折磨更是充分暴露了這個政權的血腥本質。

今天,雖然「保障人權」已經明確寫進了我國憲法,但是壓制言論自由的悲劇並沒有停止,僅在最近兩年就有著名學者也是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和譚作人、張起、陳道軍等公民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判以刑罰,而我現在也面臨與他們相同的厄運。

人是有思想感情和有人格尊嚴的高貴物種,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或基於自己的良知良能尋求真理或真相,乃是人之為人、公民之為公民的重要標誌。所以言論自由與一個人的尊嚴、福祉密切相關,是每個人或每個公民應當珍視並不可後退半步的最後的底線。

同時言論自由也與社會的良性發展和民眾的福祉密切相關。在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裡,真理將會受到長期的壓制,而謊言則大行其道,這必將導致國家偏離正確的發展方向,社會將走向腐敗和混亂,而民眾也將蒙受巨大的災難,因此古人云: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雖然言論自由由於個人及社會的福祉如此重要,但是它卻注定會受到各種形式的專制統治的不遺餘力的壓制,這是因為各種形式的專制統治都離不開謊言的支撐。一旦專制統治所依賴的謊言被戳穿,那麼任何貌似強大的專制大廈瞬間就會崩潰。

以前,傳統專制統治主要依賴於「君權神授」這種天命論謊言。如今,這種天命論謊言早已破產,而傳統專制統治也已經成為了歷史垃圾,然而專制主義的幽靈並沒有因此而消散,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另一種形式的天命論——歷史決定論——又支撐了另一種形式的專制統治:現代極權專制統治。

例如,馬克思主義者就宣稱發現並掌握了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他們宣稱:共產主義社會是人類社會的最高階段,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必然戰勝資本主義。這種貌似科學的「歷史決定論」具有極大的欺騙性,它讓許多國家的人們陷入到了共產主義運動的癲狂之中並取得了無產階級革命的偉大勝利。

難道馬克思主義者真的發現了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難道科學社會主義的結論真的成立?不!當幾十年來資本主義一再垂而不死而社會主義試驗卻紛紛破產之後,科學社會主義的神話就已經破滅了。而且在我看來,那些宣稱發現了上帝的秘密即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人,不是處於狂妄就是基於別有用心。

其實,人世間是不可能建成像共產主義社會那樣一個完美社會的,我們只能根據經驗和常識來不斷完善這個社會。我們不能憑空設計一個自以為完美的理想社會,然後又不顧別人的意願而以激烈的手段來強制推行。強制推行一種自以為完美的社會方案將極有可能導致暴政和奴役!

可不是嗎?六十年來在這個國家,在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和社會主義試驗中,為了那個所謂崇高理想,成百上千萬人被當成敵對分子而受到無情的鎮壓,人民被各個擊破並且拱手讓出了自己的自由、權利和尊嚴,統治者卻因此而建立起了有史以來最強大威猛的專制極權統治。

在這種極權體制下,黨、國家、人民和集體的利益高於一切,個人則是微不足道的,每一個人隨時都有可能為了某種集體的利益或榮譽而被犧牲或被鎮壓。在這個社會裡,沒有法制、沒有寬容,也沒有對基本人權的尊重,只有對黨和領袖意志的絕對服從。

顯然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這是一個瘋狂的社會,也是一個非人的社會。當然,任何社會要長期處於這種亢奮和癲狂狀態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在三十多年前,當共產主義運動將中國社會折騰到瀕臨崩潰的時候,鄧小平才不得不通過推行改革開放以使這個社會回歸常態。

然而鄧小平的改革也有嚴重侷限,由於他的目的是為了挽救和延續中共的統治,因此他不會對阻礙中國社會進步的黨國體制進行任何實質性的變革,所以長期以來他只偏重經濟體制改革而拒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顯然這種一條腿走路的改革必將制約中國社會的發展並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

首先在這場改革中,由於政府官員手中的權力沒有受到應有的監督制約,這就為腐敗現象的滋生和蔓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雖然當局一再表示要堅決遏止腐敗,但由於不實行真正的民主與法制,致使腐敗現象愈演愈烈,並且成為了侵害民眾利益、蝕空社會機體的毒瘤。

而且在這場改革中,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在強大的利益誘惑下,各級政府也竟然置自己本分於不顧,大肆從事各類與民爭利的經濟活動,這必然嚴重干擾市場經濟的正常運行,導致官僚資本的擴張和權貴階層的坐大,加重各種社會矛盾,加深民眾的苦難。

更要命的是,在民眾利益受到各級政府及官員普遍嚴重的侵害時,民眾居然無法通過正常途徑來表達自己的願望和捍衛自己的權益。雖然憲法規定公民有諸多自由和權利,但這些規定從來都是一紙空文。在政府的強權面前,民眾只能成為任人欺凌、宰割的對象。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哪裡有不公平,哪裡就有抗爭。面對各級政府及其官員的掠奪和欺壓,民眾自然會感到不滿,自然會起來捍衛自己的正當權益。應當說,這是公民意識普遍覺醒的產物,也是公民社會的正常現象,只要政府理性應對,及時化解,這並不會破壞社會的穩定和發展。

然而在現實社會中,當民眾進行正常抗議時,這個政府卻不願通過合理合法的方式認真、及時地解決問題,而是出以專制心態,無視民眾的尊嚴和權利,動輒揮舞手中的權力大棒,以「維穩」為藉口,對民眾進行粗暴的壓制,甚至連那些飽含冤情的訪民也會受到各級政府的關押迫害。

雖然各級政府的這種簡單、粗暴、專制、暴虐的做法不會帶來社會的真正穩定,只會加大民眾的不滿和激化各種社會矛盾,只會把中國社會變成一個危險的火山口。可以這麼說,官民矛盾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如果因此而引發嚴重的社會動盪,中國政府應當承擔主要責任。

所以,如果各級政府及政府官員手中的公權力不受到必要的限制,如果公民的基本權利不受到應有的尊重,就必然造成公平正義的嚴重缺失並威脅社會的穩定和發展。所以,政治民主化的嚴重滯後乃是當今中國社會的最根本的問題,它也是阻礙中國社會進一步發展的瓶頸。

因此要推動中國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就必須推行政治民主化,必須啟動政治體制改革,終結幾年來的專制制度和幾十年來的黨國體制,在限制公權力的同時落實基本人權和公民的諸種權利,實現中國社會的和平民主轉型。

然而,儘管中國社會現在已經提出了政治民主化的要求,但是我們卻看到當局仍然不願主動進行這種變革,他們明確表示絕不搞西方那一套即絕不搞多黨制、三權分立和議會民主,絕不放棄四項基本原則。為了拖延和阻撓中國民主化進程,他們一方面嚴厲打壓國內的民主力量,一方面又編造許多謊言來欺瞞民眾。

例如,當我們強調人權和公民權利的時候,他們卻說「生存權是最大的人權」,彷彿中國人對人權的渴求只有動物般的水平;他們又罔顧台灣業已民主化的事實,說什麼中國文化不適合西方民主;末了,他們還在故意誇大一些國家在民主化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恐嚇我們:民主會導致天下大亂。

當然他們也沒有膽量公然反對民主,因為幾百年來民主已經成為了深入人心的普世價值。於是他們只好用民主這個辭藻來裝扮自己,從而使民主這個概念受到了最嚴重的扭曲和玷污。尤為可氣的是,他們所不願放棄的民主集中制和人民民主專政本來就是集中和專政,但他們卻硬要說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

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在這個國家裡,黨的權力和領袖的意志凌駕於一切,人大、政協成為舉手機器和橡皮圖章,新聞媒體是黨的喉舌,民主黨派淪為政治花瓶,社會團體成為黨的外圍群眾組織,軍隊、警察成為聽黨指揮的工具,公民的諸種權利只是流於形式……

這哪是什麼最好的民主,這分明就是不民主!幸好謊言終歸是謊言,即使重複了一千遍,他們也不可能變成真理。當越來越多的人們看穿了這些謊言並對之嗤之以鼻時,為了挽救其統治合法性,這個政權就只好不斷吹噓中國經濟改革的巨大成就,就滿世界兜售所謂的中國模式。

應當承認,三十多年的經濟改革確實實現了中國經濟的巨大發展,也推動了中國社會的長足進步。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成就並不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體現,而恰恰是對傳統社會主義否定的結果。

而且這種所謂的中國模式或者所謂的中國式發展道路也並不值得特別誇耀,因為這種片面追求GDP增長的經濟發展造成了對環境的嚴重破壞、對資源的巨大浪費、對人的生命與權利的極度漠視和對公平正義的嚴重傷害。

這種短視的、粗放的、低人權優勢的野蠻發展模式必然不能持久,它已經並正在嚴重地透支著中國的未來。這種發展方離真正的市場經濟很遠,看起來倒更像馬克思所批判的早期資本主義:它的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

而且,這種經濟上相對自由開放、政治上仍專制保守的發展模式也並不是中國的首創,以前韓國、台灣也曾走過類似的發展道路。由於沒有民主的政治環境和公正的社會制度,這種發展方式必將後繼乏力,這也是韓國、台灣後來不得不實行民主化的重要原因。

如果說中國照目前這樣發展下去,而不願像韓國、台灣那樣在經濟自由化之後實現政治民主化,那麼等待中國的將是兩個危險的前途:要麼成為滯長、腐敗、拉美式的裙帶資本主義國家,要麼重走以前德國法西斯和日本軍國主義的道路,在奴役國內人民的同時也給世界各國帶來災難。

因此如果當局真的從人民的福祉著想,真的是為國家的長治久安考慮,他們沒有理由反對和阻撓中國社會的民主轉型的。之所以直到現在他們仍要固執地抗拒這種變革,無他,有私慾爾!——他們不想因實行民主變革而削弱或丟掉手中的權力,不想因此而失去各種特權和既得利益!

難怪他們有時候會說:這個江山是無數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其言外之意是:這個天下是我們打下來的,我們決不會輕易地拱手讓出。瞧,這就是他們的心裡話,原來他們與歷代王朝的統治者並沒有什麼兩樣!——他們都把這個天下看成是他們的私產!

只可惜這個理由同樣不能成立,因為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而非一家一黨之私產,任何統治都必須基於人民的普遍同意,而不能由自己說了算。也許他們會說:我們當初得到了人民的廣泛擁護。然而,即使他們說的是真的,但這也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並不意味著人民在今天還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正是由於他們將一黨之私看得高於一切,所以他們拒絕並不能容忍任何政治變革。然而在公民意識已經廣泛覺醒的今天,他們真的能如願以償地繼續為所欲為嗎?在不可阻擋的世界民主化浪潮面前,他們真的能守住專制主義的最後一個堡壘嗎?

不!因為我已經看見:反對專制腐敗、追求自由民主的力量正在中國社會裡不屈不撓地迅速成長。雖然在專制極權統治的長期打壓下,中國的自由民主力量現在仍不夠強大,但是我始終相信:種子必將穿透堅硬的地表,晨曦必將撕裂無邊的黑暗,中國社會必將迎來自由之子的嘹喨的破啼聲!

因此你們對我的迫害是沒有用的!我只是中國自由之路上的一顆鋪路的石子,只是中國民主化浪潮中的一滴轉瞬即逝的水珠,只是堅定不移要壓垮專制極權統治的一根輕忽的稻草。你們關押並迫害我,最多能讓你們的專制極權統治苟延一秒鐘時間!

所以我堅信:這個國家必將發生深刻的變革,自由的敵人必將退出歷史舞台。儘管在專制極權統治的長期摧殘下,人們已經變得自私、冷漠和麻木不仁,只求自己生活平安,不再關心社會的正義、民眾的疾苦和國家民族的前途,但是我始終相信+所有人還是想過真實的人一樣的生活。

一旦人們對這種讓人厭倦的生活感到厭倦,對這種令人恐怖的統治不再恐懼,人們心中所固有的對真實生活的熱情在經受長期壓制之後就會突然爆發出來,這必將導致最強大的專制統治迅速走向崩潰,就像二十年前的東歐劇變一樣。我將這個時刻稱為中國之春,我期待著它的早日來臨!

我也期待有那麼一天,我們能夠享受到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恩澤,能夠自由地選擇信仰或發表言論,自由地結社或集會以表達自己的政治意願;能夠投票選舉國家領導人和各級政府;能夠享受司法公正,而不會生活在恐懼之中或者像我今天一樣遭受無端的迫害。

我還期待有那麼一天,人民能夠最終降伏權力這只猛虎並成為國家的真正主人,能夠安居樂業並有尊嚴地生活;政府和政府官員將不得不恪守自己的本分,再也無法為所欲為地貪污腐化和侵害民眾的利益;社會將變得更加公正與和諧,沒有訪民、冤民,沒有自焚和屠童事件的發生。

所以我主張對這個社會進行根本的變革,然而我不讚成不擇手段,不計後果、不負責任地實現這個目標。我不希望在這場變革中,社會經濟發展受到嚴重破壞,老百姓的生活變得更糟,不希望出現嚴重的社會分裂、社會衝突和社會震盪。我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推動中國社會的真正進步。

所以長期以來我主張公開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方式,反對採用密謀暴力這種傳統政治手段。我深深地知道,這種傳統政治手段只會導致專制歷史的循環,而不會帶來社會的真正進步。所以我們現在必須選擇一種全新的變革方式,不要謊言,不要密謀,不要暴力,不要血淋淋的革命。

在這場變革中,我們首先要走出謊言,打破恐懼,服從自己的良心,堅持不懈地追求和行使自己的基本人權和公民權利,像一個人或者像一個公民那樣去生活和戰鬥。我們不追求政權的更替,但我們卻要致力於重建社會的公平正義,致力於憲政民主目標的實現,致力於中國社會的和平民主轉型。

本來,如果當局能夠主動進行變革的話,這場社會轉型就會少一些曲折和痛苦。而且在我看來,如果中共能夠在從革命黨變成執政黨的基礎上,進一步變成適合多黨制條件下參與自由競爭的現代政黨,則中共將丟掉沉重的歷史包袱並因此獲得新生,如此則中共幸甚,中國幸甚,中華民族幸甚。

只可惜迄今為止我們並沒有看出他們有這方面的任何願望。所以我對他們已不抱幻想。我現在更看重正在迅速崛起的民間力量,我將中國民主化的希望寄託在每一個覺醒並站起來的公民身上,寄託在方興未艾的公民運動之上。

所謂公民運動,就是指公民們依法行使自己公民權利或捍衛自己正當利益的社會運動。它的參與者應包括:持不同政見者、歷次反對派運動的參與者和受害者、自由知識分子、獨立宗教人士、維權人士以及具有公民意識、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理念的所有公民和團體。

這場公民運動雖然涵蓋了政治反對派運動,但又不僅僅是政治反對派運動,她應當是一場訴求內容廣泛、抗爭形式多樣的社會運動。在中國專制體制崩潰之前,這種多元抗爭的公民運動將是國內民主運動的主要形式,她將為未來的民主中國社會構建最堅實的基礎。

同時,這場公民運動也是一場開放的社會運動,雖然她具有獨立的非官方性質,但她並不排斥體制內有良心的正直之士和有膽識的開明之士,也不排斥體制內的普通黨員干部和軍人、警察,只要他們越來越經常地做到服從良心、拒絕作惡,他們也將為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做出重要的貢獻。

因此儘管二十年來我一直受到這個政權的迫害,但我並不仇視那些曾經迫害過我的人。我寧願相信他們都是既有良心又有私心的普通人,相信他們都是為了工作和生活而不得不參與作惡,相信他們中的不少人此時此刻也在懺悔,也在譴責自己的軟弱和冷酷。

劉曉波說:「我沒有敵人。」而我劉賢斌又何嘗願意有一個私敵呢?不過我還是希望那些曾經助紂為虐的人不要再參與這種制度性作惡,希望你們不要再生活在謊言之中,能夠堅守自己做人的良心和道德底線,希望你們從此也能像一個人或者像一個公民那樣去生活。

在這裡,我給你們講一個真實故事:在前蘇聯時期,有名檢察官被要求籤署一份文件,以便讓一名持不同政見者「合法」地遭到流放。然而當他看完有關材料後,卻對這名持不同政見者的命運產生了人類應有的同情。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他毅然決定不簽署這份文件。

現在我已經記不起這名檢察官的名字,但這並不妨礙他將永遠受到我的尊重。不知法官先生與在座各位在聽完這個故事後會作何感想,不知你們是否也能像他一樣在關鍵時刻活得像一個人。以上就是我的法庭陳述,也可以說是我的一以貫之的思想主張。如果這些主張由你們的某個領導人提出並付諸實踐,你們一定會歌頌他是一個開創新時代的偉人。然而當這些主張由我這樣一個普通公民提出來時,你們卻會對我進行嚴厲的鎮壓,這大概也是專制社會的一個固有特性吧。

當然這也不能完全怪你們,因為在目前這種黨國體制下,本來就不可能有司法獨立以及建立在其上的司法公正。所以我今天並不奢望能受到這個法庭的公正審判。然而當你們以後有幸生活在自由中國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今天的犧牲,而作為一個自由戰士,我也會為自己曾經的努力感到欣慰。

在中國專制統治崩潰之後,當上帝的公平與公義普照中國大地時,我會告訴我的孩子:在中國歷史上的最後一個黑暗時期,我一直在努力像一個人或者像一個公民那樣生活和戰鬥!

2011年3 月2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