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留學生十八大前致胡錦濤習近平的公開信

2012年07月03日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更多的文字介紹,以及更多的當事人的回憶,包括當時最高領導人趙紫陽總書記和李鵬總理的相關書籍之後,我們不得不相信,在當代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過一場國家軍隊針對普通市民和學生的大屠殺!這就是我們的教育、我們的老師以及我們的所有媒體一直沒有提及,並被刻意掩蓋長達23年的“六四”事件。

我們在中國的教育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取得國家政權後,也曾經犯過重大錯誤,比如“反右”、文化大革命、階級鬥爭等等。但是後來也都對這些錯誤進行了反思和改正。我們很難理解,為什麼像“六四”事件這樣明顯的錯誤,甚至可以說是罪行,不但沒有進行反思改正,卻一直隱瞞事實,我們這些20多歲的年輕人竟然完全不知道曾經發生過這樣的慘劇!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教育?難道我們年輕的一代將要在完全對歷史無知的條件下面對中國的未來嗎?這是一種對國家和年輕人完全不負責任的教育!

溫家寶總理在最近兩年多次說到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我們希望中國共產黨可以在十八大上正式對“六四”事件進行平反,並對當年的錯誤決策者進行歷史的審判,對“六四”事件的受難者給予國家賠償,以此作為政治體制改革的第一步,讓中國從此擺脫人治而正式走向憲政法治民主。

二、王立軍、薄熙來事件

今年年初我們在海外的媒體看到了發生在重慶的王立軍、薄熙來事件。這使我們聯想到發生在文革期間的“林彪”事件。在事件發生之前,林彪是我們國家的第二號人物,是毛澤東的接班人;薄熙來也在重慶搞“唱紅打黑”和分蛋糕的“重慶模式”,並被看好要在十八大“入常”,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 40多年過去了,歷史出現了驚人相似的一幕。我們國家改革開放,經濟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在政治上還是在原地踏步,還是在重複著高層權力爭鬥的老把戲。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悲哀。

現在王立軍、薄熙來下台了,可能很快就要被以“腐敗”為理由進行處分和司法審判。但是,如果不出現王立軍叛逃事件,薄熙來不就可以繼續搞“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嗎?現在薄熙來下台了,“重慶模式”也受到了批判。這樣的因人而異的治理模式,難怪有人認為薄熙來不是因為腐敗,而是政治路線鬥爭的犧牲品。

在一個民主國家,是絕不會發生這樣的所謂​​“叛逃”事件的。即使薄熙來和他的家人真的因為殺人和腐敗而觸犯司法,也應該按照合法的程序來進行處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突然消失,失去為自己辯護的權利。現在網上有人建議讓薄熙來和溫家寶就各自的執政主張進行公開的辯論,這當然不太可能,但是至少應該讓薄熙來有機會為自己進行辯護。在台灣,陳水扁在下台後也被指控貪污,但是在司法定罪之前,他是無罪的;即使被定罪,他可以繼續發出自己的聲音為自己辯護。這才是真正的司法獨立。我們希望中國也可以從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的處理開始,不再有政治路線鬥爭,真正讓司法獨立於政治權力之外。

三、陳光誠事件

這個月發生的另外一件世人關注的事件就是陳光誠事件。陳光誠只是一個為當地弱勢群體司法維權的自學成才的盲人,當地政府卻以其他藉口將他判刑。刑滿釋放後卻又繼續對他進行軟禁監控。最後逼迫他逃到美國大使館,“陳光誠”事件完全是地方政府違法行政司法迫害而製造出來的國際事件。

隨著經濟發展,因為政治改革的滯後,社會矛盾越來越多,衝突程度越來越激烈。出現陳光誠這樣的人物,願意拿起法律的武器來為自己維權,總比出現楊佳那樣拿起屠刀為自己討一個說法要好得多。中國已經制訂頒布了比較全面的法律,如果每一個公民、每一個地方政府都願意以法律為標準來解決社會矛盾和利益衝突,那麼中國的群體性事件會大大減少,也不會出現政府、司法機關被爆炸這樣的惡性事件。從這點來看,陳光誠越多,對中國的社會穩定越有利而不是相反。陳光誠成為我們社會的“敵人”,是我們中國人的悲哀。

我們希望中國共產黨十八大之後,要改變目前的以武力、高壓為手段的維穩格局,必須讓法律真正具有權威,讓陳光誠成為我們中國人的驕傲。 “陳光誠”事件發生後,他可以最終順利取得護照來到美國學習深造,這是中國的一個進步;但是我們更希望他在美國學成之後,也可以順利地回到自己的國家,繼續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律特長為周邊的普通民眾維護權益。這才是中國真正走向民主法治的重要像徵。我們不希望陳光誠離開中國後就再也無法回到自己的國家,和“六四”發生之後的逃到海外學生一樣,成為失去國籍的流亡者。我們更不希望,作為這封公開信的簽署人,也因為發出獨立思考的不同的聲音,而變成無家可歸的未來流亡者。

四、台灣、美國大选和國民黨的啟示

我們在海外的幾年,目睹了美國和台灣的大選。半個世紀之前,美國黑人還在為自己的平等權利而鬥爭,現在卻已經選出了黑人總統。在台灣的國民黨一黨獨裁半個世紀之後,也終於通過全民選舉而重新獲得台灣人民的信任而再次上台執政,中國人生活的台灣,終於和平地進行了權力的交接。

國民黨的蔣經國先生在決定開放黨禁之時說過,沒有永遠的執政黨。而我們在中國接受的教育,卻是“歷史選擇了共產黨”。老師是這樣推理的:太平天國的農民起義失敗了,洋務運動失敗了;資產階級的國民黨失敗了,只有共產黨勝利了。因此,共產黨的執政是歷史的選擇。

即使這樣的歷史是事實,難道中國人民只能進行一次性的選擇?難道被選擇的​​政黨如果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人民就永遠失去了再次選擇的權力了嗎?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政治改革和執政實踐,卻告訴我們另外一個真理:一個政黨如果失去人民的信任,就會在選舉失敗後下台;如果失敗的政黨進行反省而革新,可以再次取得人民的信任而重新通過選舉上台執政。這樣的國家才是我國憲法上所說的“主權在民”的真正體現。

中國共產黨曾經被歷史選擇成為今天中國的執政黨,就像300多年前的滿族被歷史選擇取得中國的統治權一樣。但是歷史的選擇絕不是只有一次,人民也有權力隨時更換代表自己執政的政黨。這才是真正的歷史邏輯。國民黨的改革和實踐,給中國共產黨樹立了一個榜樣。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改革並最終使中國走向憲政民主,不但可以使共產黨實現變革,而可以通過選舉而繼續在中國執政,也使海峽兩岸消除政治障礙而最終實現和平民主統一,只有這樣才可以實現中國的偉大復興。

五、結語

我們雖然只是20多歲的年輕人,但是就像當年的年輕的共產黨的創立者周恩來、鄧小平們一樣,我們到了海外,不但學習西方先進的科技和管理,也在觀察、學習西方先進的政治制度,更在思考中國的現狀和未來。作為在海外的學子,我們呼籲現任和繼任的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大膽選擇世界通行的普世價值的政治架構,摒棄一黨之私的獨裁統治,實行全民普選、政黨制衡和司法獨立的制度,給海內外的中國青年人一個美好的前程,給海峽兩岸的中華民族一個進步的未來。這是中國共產黨可以脫胎換骨,並可以繼續為中國國民服務的唯一途徑。

這封公開信對所有在海外贊同我們主張的留學生們開放簽署。一百多年前的梁啟超先生在《少年中國說》中寫道:“故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我們今天呼籲所有海外的年青的學子們,也勇敢地站出來,發出我們對中國的現狀和未來的獨立的聲音。

 

發起人:

範祜昶:亞利桑那斯噶斯戴爾電影學院留學生

彭偉:內華達拉斯維加斯留學生

董世行:密歇根底特律大學留學生

朱晨博:愛荷華州立大學留學生

畢天琪(女):賓夕法尼亞大學留學生

楊夢筆:北加州奧克蘭萊尼學院留學生

王敏(女):加州州立大學留學生

胡金娣(女):北加州留學生

 

海外的留學生請與​​以下同學聯繫聯署,請提供真實姓名、留學學校和聯繫郵箱:

範祜昶:623-606-6219fanhuchang6@yahoo.com

董世行:562-506-3046dshang413@gmail.com

彭偉:626-927-8770610042720@qq.com

朱晨博:515-708-1201jamesmadison945@gmail.com

 

注:本文於2012年5月30日發表於“縱覽中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