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瀕危文化:西藏高原游牧民人口減少(提要)

2012年07月03日

西藏高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地區之一,具有獨特的環境和生物的多樣性。雪山和冰川使西藏成為亞洲主要河流的發源地,因此,發源於西藏的10大河流的生態健康對於居住在560萬平方公里流域內的大約13億人至關重要。但是,由於氣候變化和中國政府失敗的政策,包括冰川的融化、成千上萬湖泊的萎縮和消失、濕地的干涸、凍土的融化,以及許多河流流量的減少,使得西藏生態系統中的關鍵部分正經歷著重大轉變。

數百年來,西藏的游牧民成功地保持了一個可持續的、流動的生活方式,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他們從一個草原到另一草原,足跡遍及幾乎70%的西藏高原。中國實行多年的不同的草原政策,威脅著脆弱的環境平衡的可持續性。新政策限制了游牧民的靈活性和流動性,他們被指責為過度放牧牲畜、破壞草原。

現在廣為人知的是,草原的明顯退化和放牧壓力的加重始於50年代末實行的人民公社制度。公社制度的實行使放牧規模擴大,遠遠超過了可持續的水平,其結果是草原出現退化。直到1980年代公社制度失敗之後,游牧民才重新獲得了對牲畜(不是對他們的土地)的部分控制權,才使畜群數量降低到了一個較為可持續的水平。

為保護正在退化的草原,並使畜牧業現代化,1985年當局實行了“草原家庭承包責任制”,或稱“草原法”。游牧民獲頒土地長期租賃權的擔保證書,這給他們某種“所有權”的感覺,鼓勵他們保護草原。但是,在實行這一法律的同時,政府當局又逐漸推行所謂的“四配套”政策,下令在地區範圍內為那些需要為草場退化問題負責的游牧民和牲畜建造定居點和圍欄。

2003年,一項恢復草原生態的政策在全國范圍內實行。在牧區,這叫做“退牧還草政策”,即關閉牧區、恢復草場。近年來,當局加強了將牧民從草原遷移到國家建造的房屋居住的做法,這種做法已成為保護草場的重要措施。新指令把保證游牧民長期租用草場的證書變成了一紙空文,導致了游牧民所有必需的技術、風險管理策略、環境服務、傳統知識和生物多元化保護全都成為多餘。

包括中國科學家在內的許多科學家已經得出結論,西藏的草場只要適度、間歇性地使用,實際上就可以維持其較高的生物多元性,成為較為健康的牧場。儘管科學家們認為減少牧場人口、給游牧民貼上生態移民的標籤將無助於牧場的複原,西藏游牧民還是被從祖輩生存的草原上強迫遷移,被迫宰殺、變賣牲畜,搬到新的水泥定居點居住。他們現在必須依靠國家配給,有些變賣了家當,成為小販。由於缺少其它技能,他們難以找到其它可行的謀生方式。

強制使西藏游牧民成為生態移民是基於愚昧、偏見和拒絕傾聽和學習。中國並非唯一認為牧民是落後的、要對土地退化負責的國家。但是,全世界各國政府現在越來越認識到草原游牧民的流動性是世界旱地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西藏的任何發展都應該建立在重視土地生態、聽取民意的基礎之上。對土地及其資源的使用必須在其能力範圍和生態限度之內;執行任何政策、進行任何開發活動,都必須尊重建立在數百年可持續使用基礎上的西藏文化傳統。草原游牧民切身的經驗和知識應該被納入到牧場管理的實踐中去。應該建立一個能夠照顧到草原游牧民需要的協同管理的原則。

一個健康的可持續的西藏高原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有利於整個亞洲大陸,並會進一步提高本地區,尤其是印度和中國這兩個主要大國之間的和平與和諧。

 

丹增羅布(Tenzin Norbu)是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政府的環境發展部主任。他畢業於泰國亞洲理工學院,學習環境技術和管理,然後在環境工程項目擔任高級研究員。他在印度出生。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