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梅兆贊評《這一代人:中國最受歡迎博主的文集》

2012年11月21日

英文書譯名:《這一代人:中國最受歡迎博主的文集》
作者:韓寒
編輯、翻譯:艾倫•巴爾
出版:西蒙和舒斯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9日
精裝本:288頁

如果每個犯了嫖娼罪的中國人都被判刑6個月,結果會怎樣?立刻“……絕大部分的男性作家,商人,歌手,演員,運動員,導演,官員都不見了……八千萬黨員只剩下兩千零八萬,其中兩千萬是女黨員……電視台裡沒節目了……福布斯百富榜裡男的基本全不見了。最關鍵的是,你爹也不見了。 ”

想想這些話,加上這本生氣勃勃的文集中許多同樣大膽的文章,我真奇怪,韓寒這位擁有上千萬粉絲的中國最成功的博主,居然沒有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分享同一間牢房。他確實具有同樣的顛覆性,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更具有顛覆性,因為他有更多的讀者,瘋狂搞笑;而且,從共產黨到官員腐敗、到整個國家因所謂外國人的蔑視而歇斯底里,什麼都逃不過他的剖析。他認為,那些咒罵西方的中國人,如果給他們一次重新投胎的機會,那些人八成“‘嗖’一聲就生美國去了……”而他之所以到現在還可以保全自己,也許因為他是一個獨行俠,周圍沒有聚集從事政治活動的組織;或者也許因為他太受歡迎以至於共產黨——至少到目前為止——還不敢扼殺他,儘管他的許多博客已經被封殺掉了。正如韓寒所指出的,互聯網審查效率很高,“因為要避諱(一政治局)常委(的名字)在谷歌上(居然)搜索不到(唐朝大詩人)李白……”&mdash ;—這是真的嗎?

在即將出版的《動盪不安的中國》(林培瑞、理查•梅德森和保羅•匹克科維克茨編輯;2013年勞曼和立特爾菲爾德出版社出版)一書中有一篇楊麗君的頗有見地的文章,作者在評論韓寒現象時說:“那些密切關注他的審查人員……一定擔心公開打壓一個受歡迎的人物會使他們在千百萬中國人、甚至一些外國人眼裡非常難看。 ”

韓寒,1982年生,國際賽車手,長得很英俊;他在學校裡很不順,18歲輟學,就在那時他出版了後來擁有數百万讀者的《三重門》。他從2005年開始寫博客,他的很多博文都編入了一本在台灣出版的文集中。

沒有什麼主題是他禁忌的,比如西藏問題和達賴喇嘛。 2008年四川地震後,好萊塢影星莎朗·斯通說,這場災難是對北京西藏政策的報應,還說她和達賴喇嘛是朋友。她很快為此道歉。但她的道歉被潮水般湧來的要將她列入黑名單的聲浪所淹沒——就像現在因東海有爭議的釣魚島而要抵制日本產品一樣。對此,韓寒敏捷地摸了一下毛澤東常說的“老虎屁股”。他說:“達賴喇嘛有很多朋友……最理想也是對國家最好的結果是,達賴喇嘛也成為我們的朋友,西藏安定。 ”韓寒又摸了另一隻老虎的屁股,他認為,人們對莎朗·斯通的責難“遠遠超過了(對)地震中那些豆腐渣學校和醫院工程​​的幕後人的責難&hellip ;…我們可以承受自然災難的痛苦,可以承受人為災難的苦果,但我們不能承受外人說我們。 ”

我不想在你觀賞韓寒戲弄老虎時事先告訴你有多精彩——艾倫·巴爾的詼諧翻譯總是跟原文一樣精彩——但我還是忍不住要告訴你他所說的中國叢林裡最大的野獸就是中國共產黨。 “而文化的限制卻讓中國始終難以出現影響世界的文字和電影。使我們這些文化人抬不起頭來。同時,中國也沒有在世界上有影響力的媒體……如果兩三年後情況沒有改善,我將在每屆作協或文聯開會時親臨現場或門口進行旁聽和抗議。 ”這是非常有趣的;除了賽車,韓寒很少出現在公共場合。他說:“蚍蜉撼樹,不足掛齒,力量渺小,僅能如此。 ”但是韓寒的力量渺小嗎?楊麗君說:“截至2012年6月3日,他的新浪微博吸引了將近5億7000萬人訪問,創全國紀錄。自2009年年底以來,他的帖子平均有100多萬人看。 ”這讓我想起了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人們呼喊的口號:“一百萬人,一百萬把菜刀”。

梅兆贊,專門從事亞洲事務研究和報導的歷史學家和記者,因報導天安門鎮壓事件獲得1990年“年度英國國際記者”稱號。他擔任倫敦《泰晤士報》東亞編輯直到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