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屬及支持者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兩國舉行首腦會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師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聯合發出第四封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公開信,信中列舉了由於公安的不作為而導致“辱母殺人案”的發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師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種迫害的事實,指出中國公安的首要職能已經不再是保護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認定的敵人打擊消滅掉。 她們盼望特朗普總統向中國政府提出要求,釋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無辜的人權律師。 第四封信: 709家屬致川普總統 尊敬的總統先生: 近日中國網絡上沸沸揚揚在傳播一個案件的判決書,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各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全國兩會召開在即,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相關議案、提案和建議必將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你們的代表或委員資格雖然不是由我們直接選舉或評選,但在法律上你們應當代表我們參政議政,監督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 一、709系列案存在酷刑虐待 709系列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開始,上百位中國大陸的律師、維權人士和維權人士之親屬突然遭到公安大規模抓捕、傳喚、帶走或約談,涉及省份多達23個,其中多數人不久被釋放,另外30多人被關押,涉及這30多人的案件我們就稱為“709系列案”或“709案”。 我們是709案被抓捕的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
我記得那時候和平跟我說,如果說將來眾位律師當中能出一位大律師,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時候老江執業才五年。後來事實證明,從和平所裡被逼出去的幾位律師,都成了大律師(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許認為賺了大錢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師,我卻認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師。
王宇律師: 你好!在2015年7月9日之後,我們在網上看到那個最著名的視頻,第一感覺是: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指著法警罵他呢? 我們很渴望看到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的那個方向,看那個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遺憾,我們生平只進過一個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見那個法庭前後左右不同方位有六個攝像頭,據說這樣的佈置攝錄無死角。 我們不知道你罵人的那個法庭上佈置了幾個攝像頭,只奇怪視頻上始終不顯示你所指的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問了無數人之後,找到了在現場的律師的記錄,才知道,你所指著罵人的那個方向,是四個法警把一個女人死命壓在地上。 這個女人是個犯罪嫌疑人沒錯,但是她在被警察審訊過程中,被扒光衣服...
如果說我以前竭力避免人權律師這個圈子,是因為李和平律師。我實在受不了自己的家門天天被警察守著,受不了丈夫在外地辦案時被某個派出所抓了進去,受不了丈夫被套上黑頭套綁走暴打。在709事件發生後,我想了解為什麼這些律師成為人權律師?他們是怎樣在外人看來滿地黃金可撈的律師行業裡,選擇了不討好,賺錢少,污衊少不了的人權律師這條路? 接觸人權律師五個月,我由衷地感慨:這群人權律師,是精英中的精英,律師中的良心! 那些個身價過億的財閥,那些汲汲營營終於登上官場高位的高官,是世人眼中的精英,但是真正的精英卻不是這樣的!良心未泯的人才有機會成為精英。法治社會律師依法辦案不稀奇,...
2013年6月我認識了美麗大方的—王宇,憨厚的—包龍軍。當我接到蘇州虎丘法院電話對蘇州建鑫建設有限公司項目經理丁建新毀戈覺平房屋一案提起公訴,我們聘請了王宇 劉曉原律師。接到2013年8月19日開庭傳票王宇劉曉原律師來到了蘇州為我們代理了戈覺平房屋被毀一案,在庭審中王宇律師不怕審判長多次打斷辯護和威脅語氣據理力爭王宇律師和劉曉原律師的精彩辯護贏得了旁聽席上一百多人的熱烈掌聲。蘇州建鑫建設有限公司項目經理丁建新被判三年三緩。目前案子申訴江蘇省高院 在此我呼請王宇繼續為我們代理。 包龍軍憨厚正實他為我們代理了多個行政訴訟也為蘇州維權人士法律援助付出很多,蘇州維權人士都喊他(老好人)...
無錫的何鳳珠懷孕6個月大的到星期二在天安門放禮炮,其後被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抓捕最後決定取保候審。 本文是無錫上訪人士何鳳珠直接發給 中國人權 的。文中講述了她於2015年10月11日在天安門前放禮炮“上訪”的原因:一是為了揭露無錫濱湖區政府偷拆房子、綁架搶劫、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對其全家造成的殘害;二是為了法治的進步,為那些推進法治進步的人權律師呼籲。 我為何要在天安門前放禮炮及我所認識的王宇律師 這次去放禮炮就是被逼得沒辦法,10月11日差點把我打流產,報警後不出警,看到這種打壓法律對於老百姓,毫無意義。我84歲奶奶周靜文她的眼睛在濱湖區太湖街道書記許年平,...
昨晚收到兒子的短信:媽媽,何時來呢?我答應去接他,因為春富律師出事,就又被耽擱了。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出來。我一時還不能回這個短信,因為我解釋過太多次了。如果這個孩子的父親真的殺了人,販了毒,放了火,我可以坦然對兒子講,父親做錯了事,我們因為愛,和他一起站立。無論他怎樣,我們接納他。 現在的問題是,他的父親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賦予的律師閱卷權,他的父親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賦予人的在刑事偵查階段的不受刑訊逼供的權利,而被公安機關帶走,現在連涉嫌罪名都未告知的情況下,家人備受煎熬的情況下,我告訴兒子的卻是,不要以惡報惡,要以善勝惡。 難道不是嗎?和平終究會出來,不是嗎?春富終究也會出來,不是嗎...
我的尋找丈夫的過程,以春富被帶走,帶到一個想不到的角度。而我,在連著兩天被北京市公安局打電話告知要跟我談談,要談談網絡上的文章,被我拒絕後 今天上演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首先,我很怕,自從上次和平被警方帶走沒有消息後,我不相信警方的話。所以當今天片警來敲門時,說是帶了合法手續,我沒辦法相信。我的門下面沒有縫,塞不進來,我要求門外面的人從陽台把東西吊上來,我簽字,就跟他們走。但是門外的人拒絕。就這樣僵持了兩個鐘頭,我說多簡單的事,你讓我看到我簽字我才敢開門,對方就死活說你到陽台看一眼。我說三樓我看個毛啊。給你個筐子吊上來。不給。無奈,我一直打電話,打110,打110投訴,打110報警,...
“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幫助的人怎麼辦?我是依法維護當事人權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對。 ”—全章語錄 作為人權律師的妻子,我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著你的安全。每當看到你日夜奔波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時,我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你還得常常面臨跟踪、恐嚇、暴打、甚至是拘留。所以我勸過你,希望你能換個職業,或者是只做經濟案子,可你總是很坦然,“我不做,大家都不做,需要幫助的人怎麼辦?我是依法維護當事人權利,如若有事,勇敢面對,這也是你常常鼓勵我的話。 ”可現在看來,我真的做的不太好,我每天都會難以控制的擔心、害怕。擔心不到三歲的孩子天天要爸爸又長期見不到爸爸,幼小的心靈會受到什麼樣的創傷;...

頁面

訂閱 709家屬及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