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屬及支持者

其實李家兄弟最勵志的版本不是李和平,而是李春富。和平老家可以用赤貧來形容。我跟和平當年在老家辦婚禮時,婚床上沒有褥子,是稻草上鋪了粗布床單。在那更早的時候,和平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春富要升初三了。但是家裡供不起兩個人同時上學。學習成績不錯的春富就是要犧牲的那個。我記得我婆婆說,春富在床上躺了幾天,終於接受了現實,決定去南方打工,可以資助家里和哥哥和平。春富的打工經歷歷盡坎坷。他睡過墳場,餓過肚子,被人捅過一刀在腹部,被剋扣拖欠工錢也經歷過。他說在工廠時當廠裡的技術員示範時,他目不轉睛,總想我也要會這個。於是,他當上了技術小組長。終於攢了一萬塊錢,那時是1998年。他想回老家蓋房子,...
最沒有想到的是,在尋找李和平律師的過程裡,李和平的親弟弟,同為律師的李春富律師在8月1號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帶走。同時家也被抄,電腦,卷宗,書籍等被帶走。我得知這個消息後非常震驚,想不明白跟和平所辦案子並無交集的李春富律師,為何在這個時期被帶走?或者就因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師所辦的案子民事較多,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也會被帶走。他的五歲兒子,我常常以“小雪球”這個暱稱代替他乳名的那個小人兒,煞有介事的說:“爸爸是被手銬拷走的”。小雪球的媽媽在驚恐中不忘哄兒子說“那是玩具。 ”小雪球以肯定的語氣反駁他的媽媽“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還好,雪球的哥哥並不在場。現在,...
以前總是抱怨日子過得太快,從7月10號起,每一分鐘都在煎熬。家被搜查結束時,我想著再難受,也不會超過48小時。等足這個時間,我就請律師會見和平了。事情的發展超過我的預料,我這個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家屬,覺得我知道的法律知識,統統不管用了。 我著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連公安局刑警隊的門都邁不進去;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無所獲。第二次是人失踪後的第八天,因為有律師隨行,終於走進了公安分局的法制處。被告知人不在他們分局,讓我們去禁毒支隊看看。還好,在禁毒支隊遇到了一個特別高大魁梧的警察,相對客氣的態度把我們一干眾人讓到了會客室,關上門。我心裡卻突然不爭氣的緊張起來,...
和平被警方無手續帶走後,我們從開始的等待警方給拘留文書,到48小時後的主動尋找。被告知都是“不知道”。再後來聽說有律師的未成年孩子被警方帶走,我再也無法鎮定了。 把孩子們送進車站進站口,我的眼淚控制不住。兒子並不想走,我說如果你留在北京,我出外不能帶著妹妹,把你跟妹妹放在一起,你們兩個都未成年。壞人來了你可以打110,但如果是警察趁我不在家要把你們帶走,110管不了。至少你離開北京,在老家有大人陪著。這話我也是安慰自己。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到哪裡真正能保證孩子們的安全呢?女兒被老家的狗吸引走了注意力,兒子已經15歲了,經歷了四個小時的抄家過程,明顯的沉默下去了。兒子被勸走了,我為了活躍氣氛...
考拉,本名趙威,91年出生的姑娘,今年僅24歲,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新聞專業,大學開始就從事於公益活動。2014年10月起任著名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助手,從事法律維權工作,參加過“平冤大蓬車”、“江西高院門口律師捍衛閱卷權”等維權活動。 考拉於2015年7月10日被北京警方從北京家中帶走並抄家,至今無任何拘留通知及手續,也不知道人被關在哪裡,家人也無從探視。 我們認識的考拉正直善良、勤奮努力,她的志向是做個律師,能夠去幫助在司法中得不到公平對待的弱勢群體。她原本準備參加今年9月份的司法考試,但是現在已經失踪14天。 考拉的爸爸媽媽和朋友們都非常擔心考拉,...
和平個頭不高,才164cm.因為太辛苦 十年前頭髮就白了一半。一直染髮,最近半年不再染了,戲謔說真相從"頭"開始。 和平在我看來,是個思想型的人。因為他話不多,大多數時間在閱讀,在思考。 我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他接了河南林州的一起殺人案的辯護。他急需要最高院的一個司法解釋的冊子,但是那時網路不發達,而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林州。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和平打電話給法律書店的老闆,説服那位老闆去開了書店的門。 和平的敬業,執著,不怕麻煩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次提到他這件事我都佩服的不得了。常對兒子講,你老爸就是因為堅持,認真,所以能做好。很多次,有小區的鄰居知道他是律師 ,上門諮詢 。...
貪官污吏,有特權的人們不會相信法律,也不會在乎律師是否存在。因為他們生是組織的人,死是組織的鬼。而平民百姓卻願意這個社會有序,有規矩。不管是經濟糾紛、離婚案件,還是涉及到刑事侵害,以前或許都會去找關係、找後台,而現在人們大都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律師。這是社會的進步,平民的覺醒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律師成了高風險職業,我的三位律師朱久虎、許志勇和張星水,其中朱久虎、許志永都曾經被捕,朱久虎已經出來了,許志永還在監獄裡,張星水信了佛教。現在看到楊金柱律師赴京的這段聲明,確實擔心他身陷囹圄,所以我想發個聲明:我不會贊助楊金柱,但是我會贊助下一位給楊金柱辯護的律師,如果將來誰給他辯護,我會贊助十萬元...
王宇律師代理我父親(我丈夫)範木根的辯護,王宇律師堅持原則,她不怕壓力,依法辯護,他們律師從沒指使我(我的家人)做任何違法事情,我父親範木根被一審判八年,我全家感謝王宇律師的一份努力。 特此聲明 聲明人:範木根之子范永海 範木根之妻顧盤珍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鏈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096 | 新公民運動
親愛的父親母親​​: 兒子在此給你們二位磕頭了,兒子不孝。 我不但無法讓你們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讓母親享受-個完整的中醫治療的方案,反而把你們帶到北京,給你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你們或許通過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們的情況,特別是我的情況。 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述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 我從來沒有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從事捍衛人權的工作,走上捍衛人權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
隋牧青律師在擔任我先生王清營(“唐袁王”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辯護人時,隋牧青律師忠於司法正義,不畏強權,勇於為了當事人合法權益而抗爭,披露了很多當事人王清營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違法行為,也大膽發聲為王清營爭取基本人權。 6月19日廣州中院庭審時,當有司在法院門口非法拘禁家屬,限製家屬旁聽權利時,他在法庭上據理力爭家屬旁聽權利,讓我和唐荊陵太太得以進入法庭旁聽。庭審過程中隋牧青律師保持冷靜,由於法庭違反程序強行推進庭審,我們無奈之下解除辯護關係。案件偵查到審理,隋牧青律師一直要求我們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違法的事。我們全家都感謝他為當事人王清營所作的幫助。 特此聲明...

頁面

訂閱 709家屬及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