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高智晟

New!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付振川注:這是李發旺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經李發旺書面授權和同意,以下是根據他虛弱的語音整理出的文字,現予發表。李發旺的微信號碼:zftw2588,網名:不要臉的政府貪腐的黨。請大家添加這位重情重義、關鍵時刻不出賣朋友的網友。 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 ——對李發旺先生的一次特殊採訪 李發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30日夜間突然給我發來資訊,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當時我感到很吃驚!因為,雖說在此之前我根據種種跡象和蛛絲馬跡判斷高律的此次失蹤並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協助他出逃、之後才被捕獲的,...
郭飞雄行将再转入监狱,探望后的姐姐传出他的心愿:“入狱后要求有书看,不下跪,不被强迫劳动,不被打”。还说若再被酷刑折磨则自己绝食,也要求妻子“带一对儿女到联合国门口绝食”。并说曾在“2007年,郭飞雄刚进梅州监狱的时候,狱警让他抱头下蹲,他不接受,狱警就指使另一名在押人员打郭飞雄,从楼梯上踢到楼下,打得飞雄满地滚,直到在场200多在押人员发出嘘声,才有管理人员出面,说不要弄出人命来,打手才住手”。 一个对国家和民族充满了积极美好期望的无罪的读书人,被这黑暗的时代投入监狱,这本身就是在戕害天良人理,更复入狱后逼迫他下跪,强迫劳动,进行野蛮殴打。 飞雄是有过牢狱及酷刑经历的。...
高智晟律師於2006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緩刑5年;就在緩刑到期前,被收監服刑3年,於2014年8月7日釋放。在緩刑期間,高智晟被強制失踪多於6次,其中最長一次達20個月,其間受到殘酷折磨。 請參閱耿和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Genghe1 。 高智晟妻子耿和2014年9月8日新聞發布會發言全文 (據其推特整理) 女士們,先生們,早晨好。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國律師。他始終為弱勢群體維護權益,盡其所能地為窮人免費服務。高智晟不畏強權,依靠律師職業的方便之處向大眾傳播公義和人權的理念。他以自己嫻熟的法律知識和雄辯的口才為受害人討回公道,...
消息來源告訴 中國人權 ,維權人士 郭飛雄 11月14日被允許會見他的律師 陳光武 。這是他自今年8月8被拘留、9月14日被逮捕以來首次見到他的律師。當局指控他“聚眾擾亂公共秩序”。 郭飛雄在會見中說,他曾於8月8日至9月2日絕食25天。據陳律師說,郭飛雄看起來很憔悴,反應遲鈍,與他往昔思維敏捷、言詞滔滔判若兩人。這次會見是在郭飛雄被關押的廣州天河看守所進行的。 郭飛雄的另一位律師隋牧青最近在 推特 上說:“據悉警方指控郭飛雄‘犯罪’事實主要兩點:一是指控郭組織、策動了年初南周事件的部分街頭抗議活動;二是今年4月,武漢—長沙—廣州—深圳共八個城市有維權人士發起要求官員財產公示以及人大批准《...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服刑一年多後,最近其家屬獲准第二次探訪他。現居於美國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告訴 中國人權 ,申請了9個月才獲得這次機會,但見面過程中被禁止提任何問題,“只能證明他還活著” 。
訂閱 高智晟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