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馬亞蓮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江橋村民顧建國,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鄉旅遊,卻在上海南站長途汽車站被員警查身份證驗出訪民身份後,交市府截訪辦押送到上海訪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後,在被其鎮政府派來的2名村幹部和5名黑“保安”帶走時,夫妻二人因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並拒絕上車而遭到毆打。兩人被強行帶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們不得“非訪”,但拒絕受理他們的報案,拒絕開具驗傷單。此次情況,蓋因烏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而起。 因召開十九大,9月19日,浦東新區祝橋鎮的謝金華在去醫院途中,被祝橋鎮政府派出的外地閒雜人員(黑保安)帶到酒店非訪關押,至10月26日才被釋放;其間,上廁所、洗澡都有人跟進監視,...
因房屋遭強遷、土地動遷而上訪、狀告政府的上海維權人士韓忠明和前妻童莉雅,於9月22日開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員在臨時住處的樓道和大門口站崗,並被24小時貼身跟蹤。2017年10月7日中午,韓忠明坐監控車輛外出辦事訪友後失蹤,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家人報案,派出所以各種理由推諉,拒絕立案。近幾年來,上海各區聘用外地無業人員做安保、特保和協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臨時工”為由逃避職責,而公安則以沒有證據或找不到人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韓忠明,失蹤後報警被拒立案 馬亞蓮 原上海黃浦區半淞園街道居民韓忠明和童莉雅,於十多年前房屋被強遷後走上維權路,在長期艱難困苦的生活重擔和政府打壓下...
北京警方為“維穩”,多年來對進京上訪的訪民進行打壓,嚴禁旅館和民宅租給他們住處,在重大節日或“敏感日”期間更是嚴查,令訪民惶惶不可終日。 首都,驅冤民維穩?更毀形象! ——訪民進京租借房屋受嚴控表明首都不容冤民勝於刑事犯 馬亞蓮 多年來,北京警方一直嚴令所有的公私旅館、民宅等一律不得借給進京訪民,否則房東輕則被罰款、吊銷執照,重則被拘留,重大節點期間更是嚴加清查、草木皆兵。試圖以此愚蠢、違法之舉逼使訪民離京,維護首都形象和“穩定”。 然全國各地數以千萬計非但討不到公道、還被地方當局整治打壓的訪民,除了進京告狀,又何來其它伸冤之道?但長年的旅途往返花費和精力透支,顯然令經濟困頓、...
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或冒著刺骨寒風或頂著烈日暴晒在馬路上、胡同里排數小時甚至幾天的隊,等待到國家信訪局上訪,但到窗口登記處卻被蠻橫拒絕受理,或被截阻;如今,因9月初要“大閱兵”,從8月中旬起,北京大小馬路、胡同和旅館已開始盤查、清理上訪維權者,國家信訪局成了無人空城。 國家信訪局,一座空城蓄血淚! ——蠻橫推拒個訪、強力截阻集訪的規定所依何來? 馬亞蓮 國家信訪局,集全國各地不同行業、不同性質、不同層次的人員來訪,舉報控訴的也是國內發生的各種不同內容、類別的大小冤屈和問題。而不同省市、級別的官員也都穿梭於此,表達各種態度、進行各種交易、發生各種觀念碰撞和達成。……等等。毫不誇張地說,...
【馬亞蓮】上海維權人士馬亞蓮到北京上訪,正值兩會召開、政協主席賈慶林提出以製度化方式終結所謂“非正常上訪”。她為避警察騷擾躲在朋友家,並藉朋友電腦發出她寫的這篇文章。她認為,賈慶林的提議是“將法律和法院置於權下,公然藐視和扭曲了法律”,“此措施必定引發更大的民怨潮,被終結的決不會是‘非訪’,而只會是‘法治’! ”
中國人權 從國內獲悉,總部設在日內瓦的"全球居住與反迫遷中心"將2006年度"住房權利衛士獎"授予中國的七名維權人士,但上海警方卻以"查抄違禁品"為名從郵遞公司截取了將給上海獲獎者馬亞蓮,鄭恩寵等人的獎狀。 深圳的趙達功先生受托寄獎狀給上海的得獎人。由於得獎人的身份敏感,趙先生委托深圳宅急送公司以快遞郵寄給上海的友人程志英,並注明內為資料。郵件交付時間為2006年12月22日,12月29日趙先生查詢時,深圳宅急送公司稱"收件人程志英已於12月25日親筆簽收"。上海宅急送公司的網頁上注明該郵件已被簽收,但卻拿不出有簽收人簽字的單據,並對馬亞蓮等人的多次電話和網上投訴不予理睬。...
中國人權 從國內知情人士處獲知,“六四”前后,上海當局大肆拘捕和監控訪民。今日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刑滿釋放,警方直接將他送回家中,以避開他與在監獄門口等候他的家人、訪民和記者的接觸。 知情人告訴 中國人權 ,6月5日凌晨4時,上海提籃橋監獄獄警叫醒鄭恩寵。5時左右,鄭恩寵被直接送回家。鄭恩寵的妻子蔣美麗為避開當局阻撓,提前一日住到朋友家中,早上准備去監獄接丈夫時,卻被告知鄭已到家;許多准備到監獄門口迎接鄭恩寵的訪民和記者,也扑了個空。由於當局在鄭家附近布置大量警力,並將其家中電話切斷,許多訪民都無法去看望鄭律師。 中國人權 通過電話向鄭恩寵先生表示了問候。...
中國人權 從國內消息人士處獲知,因受當局懷疑帶領一美國領事與訪民見面,上海訪民陳小明遭秘密關押,並面臨隨時被當局更嚴厲懲處的命運。 今年2月15日晚,上海訪民陳小明突然被盧灣區公安分局拘捕。據來自內部的消息說,拘捕他的主要原因,是上海當局懷疑陳小明在2月13日晚帶美國領事與十多位訪民見面。去年2月25日 中國人權 曾報道過類似事件,當時陳小明在前往與美國領事的見面途中,被突然從一輛車上跳下的五名警察強行帶走。 上述內部消息得到當局一篇公開報道的印証。3月16日,上海市委副書記劉雲耕在市信訪工作會議上說:“要特別警惕有些居心叵測的人,甚至有某國一個外交人員,暗中聚集上訪群眾開會,...
中國人權 從國內知情人士處得知,上海上訪人士毛恆鳳僅僅因為准備參與聲援高智晟律師的接力絕食活動,被警方關押了一個多月,並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 毛恆鳳於2月13日晚被上海市楊浦區大橋警署警察以“傳喚”為由強行帶走,后被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監視居住。她被關押一個半月后於3月29日才獲釋放。毛恆鳳表示,她被押往位於黃浦江邊楊浦區共青森林公園內,被軟禁在一間小房裡,每日由五六個人輪流看守,完全被剝奪自由,連上廁都要獲批准。“他們在精神上折磨我侮辱我不說,還對我進行身體摧殘。他們多次毒打我。”毛恆鳳說,“大橋警署警察白杰民(音),警號039351,用膝蓋頂住我胸口,用手掐住我脖子說,...
隨著聲援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起的反暴力、反迫害絕食行動的持續進行,中國當局正加緊對絕食人士的鎮壓。繼北京參與絕食的胡佳、齊志勇、溫海波等先后失蹤,上海也陸續發生參與聲援行動的上訪人士被抓和失蹤事件。上海警方並威脅絕食參與者,將為搞政治活動付出代價。 中國人權 從國內消息來源處獲知,在上海,至少有5人被警察強行帶走,更多人則被監控在家、失去行動自由。預定參加聲援絕食行動的毛恆鳳,13日晚被上海楊浦區大橋警署的警察強行帶走。警方是在毛恆鳳丈夫當晚前去派出所詢問妻子下落時,才給了家屬一張監視居住決定書,指毛恆鳳因“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罪”,於2006年2月13日被“監視居住”。...

頁面

訂閱 馬亞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