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勸退書

2020年02月04日

七年前,我寫過公開信,希望您帶領中國走向民主憲政。那曾是國民眾望。您把我投入監獄四年。如今,您的手下到處找我,要把我再次投進監獄。

可我依然心懷善念。對所有人心懷善念。我不覺得您是惡人,只是不夠聰明。所以再勸一次。亦是眾人之期望:習近平先生,您讓位吧。


您不是政治家

政治家有思想。至少,清楚方向。鄧是簡單實用主義,白貓黑貓,改革開放。江是三個代表,悶聲發財。胡是和諧社會,不折騰。您的思想呢?

中國夢?抄美國,說不清內容。民族復興嗎?何朝何代為標杆?強權扭曲市場,經濟每況愈下,如何復興?美麗中國?只顧外表,人民對公平正義自由幸福的追求呢?四個自信,八個明確,十四個堅持,名詞一籮筐,不知所云。

您要把中國帶向何處?您自己知道嗎?邊喊改革開放,邊為馬列招魂。邊講治理現代化,邊強調党領導一切。邊安撫民企,邊做大做強國企。民主法治,還是一尊獨裁?市場經濟,還是計劃經濟?現代化,還是文革化?前三十年階級鬥爭,後三十年改革開放,您說前後不矛盾,世界哪還有矛盾呢?不是我看不明白,不是大家看不明白,是真不明白。

政治家意志堅定,百折不撓。鄧三起三落,最後統領中國的還是他的“白貓黑貓”。八九之後,南巡說,誰不改革誰下臺。很多人幻想中國有一強人領導,但您讓他們失望了。您左搖右擺,遊移不定。普京閃奪克裡米亞,您也想在南海試一把,可優柔寡斷,修了機場就算了。釣魚島折騰一年,鞏固了美日同盟,放棄了。洞朗修路,莫迪一硬,就認慫了。

您不是普京,不是莫迪,更非川普。本能喜歡文革,不是左派,本能傾向民族主義,不是鷹派。您什麼派都不是。喜歡回到文革,有機會就試探,遇到牆就退縮。嘴邊自信越多,心中自信越少。有一視頻,您雙手插兜,旁邊川普看您一眼,您立即把手拿出來。中國是大國,領導者怎能如此不自信?

政治家有格局胸懷。您發明一詞“妄議”,黨員幹部發牢騷作為貪腐頭條罪狀。諸多知識份子、社會精英曾是改良派,理想民主憲政,希望漸進實現。胡溫時代尚有空間,如于建嶸先生曾是體制內人才。可您眼中,有民主憲政思想,“兩面人”,堅決不用,還要打壓。有幾個鐵杆“一面人”呢?改革開放四十年,文革遺老實屬稀有動物了。慈禧用漢人張之洞、李鴻章。到載灃,幾乎只用滿人了。有幾個社會精英是一面人呢?順應潮流治國有方,大家就跟你走。若是無道昏君,憑什麼要別人陪你殉葬?

政治家用人,五湖四海,選賢與能。鄧把胡調北京,扶高位,不必曾是酒肉兄弟。江胡雖有派系,也知各門各派有所平衡。可您呢,除閩浙新軍,沒別的了。一起酒肉小兄小弟才放心。非舉賢不避親,實乃團團夥夥。上樑不正,嫌下樑歪,官場烏煙,誰是俑者?中國沒人才嗎?帝師三代,江郎亦會才盡,雞腸小肚,怎堪千里馬馳騁?

政治家懂治國理政,抓大放小。鄧手握橋牌,大事底定。您身兼十陣列長,大事小事一把,足球廁所一鍋。文山會海多如牛毛,看一遍亦顧不暇,怎能高瞻遠矚治國理政?財經工作,也是組長,總理職權在哪?您擅長經濟嗎?自己不擅長,交給擅長者,此政治家基本素養。

政治家決策有現實感,有判斷力,知可行不可行。可您的大手筆,如雄安新區、一帶一路、精准扶貧,為不可為,卻不自知。

雄安新區,橫空出世千年大計。遺憾無天時。上海深圳崛起于改革之初,中國巨大經濟窪地,人口紅利豐厚,世界看好。今日中國墜入中等收入陷阱,經濟下行漫長週期,四面更是楚歌陣陣。

無地利。歷史造就大上海,民國遠東第一都市,深圳比鄰香港,當年四特區,唯深圳興,地利使然。雄安不靠海,無交通,飄在北京文化圈之外,且是無法耕種的水澇窪地。僅基建交通足以勞民傷財了。

無人和。當年改革開放舉國共識,如今一片水窪裡起新城,決策者內部,黨務和國務院多少共識?強令國企員工報到,週末還回北京,家在那裡。當年一聲令下三線建設,極權鼎盛無暇人權,如今時代不同了。

疏解人口本是偽命題,自身眼光、規劃、管理的問題,怪人多,要“驅逐低端”。八不靠之地起新城更蠻憨無際。城市興起人類文明發展之規律,您瞭解過嗎?無天時,無地利,無人和,怎麼就拍腦袋千年大計呢?

一帶一路,貌似宏大戰略。外輸產能,控弱國經濟,左右其政治,打造強權新秩序。經濟目標,跟窮人做生意,賺不到錢,若能賺錢,華爾街早去了。中國數十年外匯靠富人,靠歐美。投資失控,基礎設施投資幾乎泛化到全世界窮國,5年僅央企承擔3000餘專案,遍佈185國。萬億財富水漂連連,民間戲稱“大撒幣”。中國有那麼強大的經濟實力嗎?產能過剩怎麼辦?尊重市場規律,不搞運動,不折騰。政府協助輸出,但不主導,不強令。

政治目標,當年第三世界戰略,控制大大小小獨裁者,即控制了諸國政治,成功躋身聯合國。可如今,諸國已民主,陽光之下,藍金黃醜聞迭出。新當選執政者不買帳,諸多項目擱淺。貌似聰明,時過境遷,東施效顰,淮北種橘。

精准扶貧。聽著很細緻,很有效。特定自然環境,某企業扶持網紅農產品,確實有點效果。優質農業投資銷售,本應市場行為,被當作精准扶貧成果。產業扶貧,當依靠市場而不是政府,背離市場規律最終一定失敗。異地搬遷,山上搬到山下,房子外表漂亮,可無處就業,生活不便,大量空置。更理想化的,精准扶到個人。市場經濟下,若非大病、年老致貧,多是懶惰愚笨致貧。非要他富,立項給十隻羊,過一年,沒了。巨額人力物力,竹籃打水匆匆過場。

這本是簡單的事——社會保障:教育免費,大病免費醫療,每月500元養老金,足矣。政府該做的,兜底,其他交給市場。可十年了,養老金從60漲到100。精准扶貧耗費的資源,早解決貧窮了。為什麼把一個簡單的事做那麼複雜?認知不到位,理性不到位。

您無能處理重大危機

政治家臨危不亂,危中見機。而您每逢重大危機,束手無策。僅舉三例。

中美貿易戰。若自始清楚認知,謙遜應對,視挑戰為機遇,痛下決心,深化改革,不至如此被動。知己知彼方百戰不殆。可您不知彼也不知己,一上場就擼起袖子,要以牙還牙。對方出招,兩回合即見勝負。川普好鬥,但能鬥起來需對方配合,美日、美歐貿易戰握手言和。

有人說,人家不要錢,要命,共黨的命。1990年代,冷戰勝負已分,為何世界不要共黨的命?彼時中國改革開放,尚能看到希望。然近年來歷史倒車不停,改革後退,民主後退,人權後退,終身制恢復,馬克思主義大旗高舉,冷戰重啟,就不偶然了。中美貿易戰,不在經濟,在意識形態,是冷戰繼續,折騰的結果。

香港民主示威。世界潮流浩蕩,香港爭民主取得進展不是偶然。鄧的戰略,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之後更不用變,不是要香港向大陸看齊,是要大陸向香港看齊。然二十多年尤其七年來,貴黨在港咄咄逼人,不斷蠶食自由、法治。2018年下半年以來,世界格局重大變化,彰顯於香港這前沿陣地,市民贏得反送中,且易守為攻。

明智的領導者,當順歷史潮流,放手香港民主自由。從您自身利益出發,放手香港不會衝擊大陸,本來兩種制度。可您選擇了一條最不利己的道路:抗爭——不讓——更激烈的抗爭——讓步一點——抗爭——不讓——更激烈抗爭——再讓一點,步步被動。不過以民主自由之立場,難得好事,有助喚醒大陸國民之勇氣。

武漢新冠疫情。2019年12月1日出現感染者,12月底武漢醫院已經爆滿,公安訓誡恐嚇八位醫生,央視闢謠,官家合謀封殺真相。至少1月12日國家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佈病毒基因組時,您應該已知,卻遲遲不批准公開真相,致疫情爆發舉國災禍。2003前車之鑒近在眼前,您就一點敏感性沒有?

災禍即來,指揮失當,部署混亂。一聲令下,武漢封城,不懂現代社會的運行規律,該精准的,專業隔離,您大水漫灌,900萬人隔離。醫療資源緊張,醫院人滿為患,大批感染者無法確診,更無法隔離治療,疫情快速蔓延。更頻發感染者得不到醫治而自殺、父親被隔離腦癱少年死去的人間慘劇。政府的工作當是資訊透明,科學引導,專業救治,積極救助。您宣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一片狼藉。

您不是政治家。跟鄧比,差很遠。本沒什麼。可您不自知。自以為比他厲害,要比肩毛。常念錯別字,還樂於引經據典。庸庸碌碌,卻大興個人崇拜。年輕時不料如此高位,尚謙卑。如今您變了。一因人性,前呼後擁,難免膨脹。一因體制,封殺言論,只剩阿諛奉承,沒有不同聲音。

切莫逆流歷史

不聰明,可原諒,天才鳳毛麟角。自比毛,尚可理解,認知有限。您最大的問題是,總想逆流歷史,回到梁家河。

改革開放是極權退潮,釋放自由。黨從無所不在漸漸退出,黨政分開,政企分開,是改革方向。權力從經濟領域漸漸退出,萌發私有財產自由市場,有了三十多年繁榮進步。可您執著於“東西南北中党是領導一切的”,國企黨委說了算,私企也得設黨支部,馮侖們也被強制退休。多年創業積累的財富,私有財產,無條件給黨支配?這不就是共產嗎?實驗多年的村民自治,村主任改由書記兼任。連社區業委會主任也要黨員了。從漸漸退出到全面回潮,歷史在倒車。

市場經濟,核心是私有產權和市場配置資源。一大二公到私有產權,計畫決定一切到市場決定作用,三十多年之改革大勢。可過去幾年,您強調做大做強國企。為什麼不說做大做強民企?骨子裡有偏見,骨子裡還是共產,民營企業家怎能安心?再多定心丸有什麼用?為何一句民企使命終結,軒然大波?這是中國,公私合營一大二公反右文革慘痛記憶近在眼前。党的特色是運動治國,改革開放多年漸漸淡化。可您喜歡運動。一場環保風暴,千萬家企業破產倒閉。不是市場,是權力,對資源配置起決定作用。從市場趨勢到計畫重來,歷史在倒車。

集體領導,共產黨多年改革趨勢。1980年代鄧宣導集體領導,八九之後回潮,自稱二代核心。江胡有核心,但基本是集體領導,常委各管一攤。可是過去幾年來,集體淡化了,個人突出了。2018年潑墨之前大約半年,新聞聯播只剩您一人了,其他常委不見蹤影。大街小巷巨幅畫像,“擼起袖子”豪言壯語。潑墨之後個人崇拜有所收斂,尚看不出停止跡象。有人說,中國需要強人。蔣經國式的威權,中國需要。可您無順應歷史潮流之意願。若是逆歷史潮流所謂強人,只會禍害中國。中國最需的,是自由!有自由,才有創造,才有發展。從集體領導到個人獨裁,歷史在倒車。

廢除終身制是中國共產黨歷史教訓的總結。江胡基本循前規,兩屆任期。胡更樹表率,不貪戀權力。普京任職廿載,趁年輕鑽了法律空子,人家沒修改憲法。真牛人,需要修改憲法嗎?鄧無職無位,讓誰下臺誰下臺。您不一樣,堂而皇之修改憲法,三十多年前寫進憲法的任期限制被刪除。何至如此下策?莫非誰黑了您一把?修憲之後,《經濟學人》率發系列巨集文,國際社會眼睛一亮,看明白了。一位企業家朋友說,修憲之後六個月,國內精英們,民營企業家、國企高管、體制內官員,迅速共識:他不行。恢復終身制,歷史在倒車。

袁世凱逆流歷史,以為自己很強大。遠不止提拔晉升小恩小惠,將軍們大都是他一手從小站帶出來的。一夜間倒戈紛紛。真正的強人,領兵打仗血火洗禮極其聰明強悍,才有資本逆流歷史,袁世凱都不算。您跟他比,差的太遠。項城尚且不能,您做什麼夢呢?提拔幾個將軍大員,給軍人漲漲工資,就能千秋萬世?這些載灃做得更好。

莫讓維穩耗竭中國

因不自信,四面鬼影,拼命維穩。

十幾年以前偶爾聽說政府裁員,最近幾年再不提精兵簡政。各種保安、特勤不斷增加,大批基層公務員不幹正事,忙於維穩。有人說,這也解決就業。不生產,不創造財富,反而壓制創造,此等就業不如給全民印鈔。一個國家,越來越多人不生產服務,監控生產者、路人、行人,誰來養活他們?

新疆幾乎“道路以目”了。以教育培訓之名任意羈押。有朋友講新疆故事,去超市,幾百米路四次安檢。手機被恣意打開檢查,個人隱私尊嚴盡失。大批漢族人逃離,越來越緊張壓抑,比《1984》還過之。古今中外哪個政權如此治理國家?新疆模式還要在內地推廣,城市地鐵安檢,兩億多攝像頭,還在快速增加。

為維穩,武漢公安恐嚇羞辱披露真相的醫生,央視闢謠打壓言論,隱瞞疫情,終釀舉國災禍。穩定壓倒一切,壓倒中國人的自由、尊嚴和幸福。而體制真的穩定了嗎?害怕一切變化意外,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于萌芽,視一切抗議為無序混亂,以一切手段壓制打擊。醫學有個常識,多年不感冒者易得不治之症。過於穩定缺乏變化的系統,一旦生病,無藥可救,自掘墳墓。

維穩費早已超軍費,還在快速增加。一說維穩就有錢,無窮無盡。其他所有經濟、民生都要讓路。養老金三六九等,農民生不起大病,本應用於社保,錢都去維穩了。社會更加不公,更不穩定。中國已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

無限度投資基礎設施,無限度撒幣,更無限度維穩,您正在掏空中國,打造一個人人負債的“美麗窮國”。經濟衰退,天量債務,某些地級市政府已發不出工資。天量維穩費從哪裡出?最後靠印鈔,通貨膨脹,全體國人買單。大量國民本是房奴,被政府剝奪過一輪。通貨膨脹再剝奪一輪。如此下去,恐怕用不了幾年,多數中國人要陷入貧困。很多王朝末年,財政枯竭,帝國耗盡財富才算結束。改革開放三十年,一夜回到文革前,難道這就是國人的宿命?

中國不是您夢中的高歌猛進,太平盛世。我為中國的未來深切憂慮,擔心這越來越繃緊的體制突然脆斷而公民社會尚沒準備好。負責任的公民,我們是建設者,多年一直如此。希望貴黨多年自詡的黨內民主還沒有徹底死去,還有點改良空間,也給公民社會多一點成長時間。

您慨歎蘇共結束時,竟無一人是男兒。一尊高高在上,萬人匍匐在地,專制體制決定了,皇帝身邊雲集奴才屁精,怎會有堂堂男兒?皇帝新裝大遊行,國民莫敢妄議。現在,我是那個說出真話的孩子。

有時仰望星空,我是誰,為什麼來到這世上?您叩問過嗎?有時站高處回望塵世間,渺如塵埃的自己。您回望過嗎?生命如此匆匆,何苦執迷,何苦虛妄?您沉思過嗎?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何來江山一色?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何苦逆流而動?兩屆期滿,歸家休息吧。經言亢龍有悔,莫到尷尬悲劇時,悔之晚矣。

公民 許志永
2020年1月流亡中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