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跃:探访许志永博士小记

2017年08月14日

今天(8月5日)我和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贾刚,杭州李青,冒着酷暑,我们一起去看被判刑四年后,刚刚出狱不久的许博士(因照顾许博士家人和他本人的安全我们这次没有拍照合影留念)。

见到许博士后,因为刚刚出狱的原因,他瘦了很多,但精神很好,眼睛也很有神,对于四年的入狱经历,他一笑而过,意志还是那样的坚定,无怨无悔!他说:“我入狱后看了很多的书,收获最大,而我在这四年看的书总量,它比我上大学时看的还要多”。

通过许博士的家人我们也了解到了,他在2013年入狱前后的一些事情;许博士入狱前的几个月,有大量的人员在他所住的居室门前24小时不间断的长期看守着他,严防死守;为了让他“悔过”有关方面他们还不惜多次南下厦门,动员他的岳父母规劝他。

在许博士入狱的前一天,他的妻子怀孕三个月了,妻子要去医院做怀孕检查,许博士他和有关方面要求和妻子一同去医院,有关方面同意了,检查完后,有关方面人员当着他妻子的面把他送上了警车,而这一送,许博士就是四年没有回家。

入狱后经过刑拘,批捕的过程后,它又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法庭要宣判了,而宣判的那天也是许博士的妻子刚刚生下女儿的第七天,她还在坐月里,当时3月份北京的天气还很冷,但为了能见到朝思暮想的丈夫,她裹上了厚厚的大衣,她艰难的来到了法庭,一直坚持到见到了自己的丈夫,等来了的是对她丈夫四年宣判,她悲愤交加,从法庭回来后,她便发起了高烧,大病了一场。

而许博士女儿出生的前后,从他入狱,直到他宣判,他都没有看到过女儿一眼。

女儿渐渐的大了,因许博士的入狱,一家人还要生活,他的妻子要外出工作,没办法这样只能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把她送去了幼儿园,每当幼儿园里到了接孩子的时候,看到很多小伙伴们都是父亲来接他们,女儿她就会难过的问她的妈妈:“我的爸爸哪”?“我为什么不是爸爸他来接?”这时她的妈妈就会对她说:“你的爸爸学习去了,他很快就会回来接你的”。这以后,当有小伙伴问起她:“你爸爸怎么不来接你?”时许博士的女儿,她就会仰着小脸,自豪地说:“我的爸爸学习去了,很快他能会回来接我的”!

在许博士家里我们也见到了他的女儿,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好动,一会摸下这,一会动下那,一刻也闲不住,嘴中还总是念念有词,许博士的岳母讲:“女儿继承了她父母的优点(许博士的妻子也是研究生毕业),聪明,伶俐。

许博士入狱后,等女儿大了一些,每个月规定的一次探监,他的妻子每回都会带着他们的女儿过去,隔着那厚厚的探监室的大玻璃,女儿经常的会问许博士:“爸爸你啥时学习完呀?”“你啥时才能回家呀?”,这时的许博士总会柔情的说道:“爸爸快了,爸爸快回家了”。

短短的探监时间到了,这时的女儿的小手,五指伸开,在她妈妈抱着下,她早以习惯性的贴在监室的大玻璃上,许博士的大手随即也贴了上面,隔着监室厚重的大玻璃,一大一小的手贴到了一起,女儿说:“爸爸回家”,这时的女儿眼中有泪。

四年刑期已满,当知道许博士要释放,释放当天有很多人准备去天津监狱去迎接他,有关方面怕引起麻烦,要维稳,在释放的前一天晚上12点钟便把他送回了家中,可能是亲人间心灵感召的关系,当许博士走进到女儿的卧室,熟睡中的女儿一下子醒了,女儿瞪大双眼看着许博士,嘴里说道:“爸爸你学习回来了?”话音未落,她起床,一下子扑在了许博士的怀里;从他出狱到至今女儿始终都在粘着他,女儿对他有着说不完的话,许博士对我们深情的说:“四年的坐牢,我欠孩子和这个家庭太多太多了,近一个时间最主要的是陪陪孩子,让她真正感受到父爱”。

许博士他提倡“公义,爱”,而他也身体力行的做到了这一切,为了这“公义,爱”,他似忘记了生活,忘记了家庭,他的亲人和我们讲:“他除了他的事业,其它的他都是一片空白”。

许博士为了他的事业,他不讲吃,不讲穿,有时过着似“苦行僧”般的生活;他一年四季的衣服,不讲颜色和款式,每次都是妻子买回什么,他就穿什么;他甘愿清贫,乐善好施,他的家人和我们讲:“他的兜里不能装钱,他每天都要接触到来京上访的访民,遇到有些来北京访民生活困苦,他都会毫不犹豫把兜里的钱掏出给他们,他总是在照顾着穷者和弱者们,而他自己的生活总是‘一塌糊涂’”。

许博士的岳母和我们讲起一件事情;一次女儿和许博士陪她逛街,当走过一家专卖店,专卖店里面正在出售打折后的西装;在一件打扣后收二百元西服货架上,他们夫妻二人喜从天降般,象捡了个大便宜是的,许博士拿起了这件西服左试右穿,爱不释手,联联称赞;好好!看着他们为了一件打折的200元西服欣喜的样子,许博士的岳母哽咽的对我们说:“当时我的心里很酸痛,很难过,他们俩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他们眼前的生活……,”许博士的岳母难过的没有再说下去!

许博士把物质生活,物质享受,他看得很淡,这次我们去他的家中看到:除了一台液晶电视机值些钱以外,家中也真的没有太多值钱的物品了。

他和妻子女儿现在的住房,除了他们夫妻二人首付以外,因许博士的入狱,他们已无能力按期在还房贷,而家庭生活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这时他们多亏了许博士的哥哥、姊妹们无私的帮助,而他通情达理的岳父母也向他们及时的伸出了援手,在这四年中一直在帮助他们还房贷,哥哥,姊妹,岳父母,真正的帮助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在这艰难困苦的四年里渡过了难关。

许博士的岳母经常的问女儿:“你究竟喜欢他(许博士)哪点?”

这时许博士的妻子对她母亲说:“他除了不会挣钱以外,哪点都好”,可见许博士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很深。

——转自新公民运动(2017-08-0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5期,2017年8月4日—8月17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