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知识分子的天职——赞郑也夫文章(图)

2019年01月18日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郑也夫。(Public Domain)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郑也夫在网上发表文章《政改难产之困》指出:“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引发如潮好评,反响相当热烈。

不过也有人说,郑也夫写这样的文章,还是走的进谏上书的老套路,是对牛弹琴,与虎谋皮,还是对共产党抱幻想。

不对。郑也夫这篇文章并不是专门写给最高领导人的,而是公开发表在网上面向公众,面向全社会的,怎么能说是进谏上书呢?另外,郑也夫分明写到“共产党几乎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怎么能说是对共产党抱幻想呢?

郑也夫在他的文章里讲到如下一段往事:

“1948年1月,在中共公布《中国土地法大纲》三个月后,费孝通在他反对暴力土改的文章《黎民不饥不寒的小康水准》中写道:‘历史并不常是合理的,但是任何历史的情境中总包含着一条合理的出路,历史能不能合理发展,是在人能不能有合理的行为。一个被视为书生的人,有责任把合理的方向指出来,至于能不能化为历史,那应当是政治家的事了。’”

70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费孝通这篇文章。请问在当时,费孝通发表这样的文章对不对呢?他该不该发表这样的文章呢?如果你批评费孝通太天真、太幼稚,看不懂共产党,那是不是说,如果一个人不天真、不幼稚,看懂了共产党,他就不要发表这样的文章呢?那是不是说,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察言观色,事先估计好你的话别人爱听不爱听,然后再决定自己发言不发言呢?如果是那样,还配得上叫知识分子吗?

知识分子之所以讲话,当然希望别人听,希望同道、希望民众听,希望掌权者听,希望自己的主张得以付诸实行,但是他并不是算准了别人都要听才讲话的。而且很可能,他估计到有人不爱听,甚至还可能讨厌你的讲话,还想编个名目整治你。但是他依然要讲,因为他认为他讲的话是对的,他认为讲出他认为正确的话是他的责任。这和别人爱听不爱听没有关系,该讲的就是要讲。知识分子的天职就在于,给未必总是合理发展的历史指出合理的方向。

郑也夫通过发表这篇文章,给中国知识分子树立了榜样。中国知识界有不少这样的榜样。正如郑也夫所说:如果有更多的知识分子“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1-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3期,2019年1月18日—2019年2月31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