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未普:美中之间会不会走向战争?(图)

2019年03月15日

特朗普刚上台时,海内外盛行一种说法,美中必有一战。对这种说法,美国学者见仁见智。

哈佛大学的国际问题学者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Allison)就认为中美关系处于「修昔底德陷阱」的困境,他说,根据目前美中关系的走向,两国之间的战争不是仅仅有可能,而是比现在人们认识到的可能性更高。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新兴大国势力的增长和由此而引起的守成大国的恐惧。他为此专门出了一本书《注定一战:中美能否走出「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基辛格去年年底对《大西洋评论》主编说,当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都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时候,会陷入军事冲突,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美中两国应对可能爆发的战争有充分的认识。此外,特朗普团队中有好几位鹰派智囊都相信美中必有一战。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就是其中的一位。

他们是不是在炒作呢?当然不是!他们有他们的理由!

理由是,他们不相信中国会实现和平崛起。他们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的强硬个性和对国家崛起的执著,有可能导致一些偶发的小冲突,这些小冲突可能会瞬间扩大为对抗的大事件乃至战争。对美中现在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他们认为即使习近平让步,未来也一定会反扑;即使贸易战偃旗息鼓,美中政治和军事之间的争执会仍然继续。他们还认为,当中国希望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但美国当老大久了,不愿成为别人小弟,老大之争有可能把美中两国引向全方位冷战甚至热战。

当然,美国学者中也有人认为,美中之间不会打仗。美国欧道明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史蒂夫・耶蒂夫就是这样一位学者。他认为,今天的国际环境决定,中美关系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中美竞争走向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的理由有以下五个:1)中国和美国是彼此重要的贸易伙伴,商贸关系通常能够防止冲突,即使北京取得很大贸易顺差,但双方互相依赖是明显的。他们会冒险走向战争的可能也不大;2)即使全球化不能阻止战争,但还有核威慑,核威慑同全球化两者相加,使发生战争更难;3)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书中展示,现在的战争比上个世纪更罕见,部分原因是全球规范约束越来越强。4)全球通讯比几百年前要发达得多,北京和华盛顿之间有定期的政府各级官员会谈。5)中国和美国都是独特大国,中国的变化正在造就大量中产阶级,即便中国专注经济发展,它在南海表现出咄咄逼人也无非是为了确保能够增加能源供应能力。

与上面谈到的「美中必有一战」派和「鲜有战争」派相比,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研究结果处于两者之间。兰德公司因和美国军方关系密切,其研究报告历来是中国紧密关注的对象。兰德近几年连发数篇与美中战争相关的研究报告。其中一篇「中美发生战争的几率有多大?」(What Are the Chances of the U.S. and China Going to War?),由兰德公司研究员、前美国国家情报副总监戴维・冈珀特(David Gompert)撰写。文章称,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后,中美两国发生军事对抗或事故的可能性加大了。由于双方在军事技术上的进展,小冲突可能会变成大冲突;但是如果说两国之间会发生实际战争似乎又有些牵强附会,因为赌注不够高,争端不够严重,两国领导人不足以发动冲突。

但是,历史殷鉴离我们并不远。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历史学家们说,战争永远不会发生;德国和英国是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的凯撒和英国的国王是表兄弟。当世界正在享受伟大的和平:经济蓬勃发展,贸易连接世界,一件发生在萨拉热窝的奥地利王储暗杀事件,把世界拖进了前所未有的血腥深渊。

美中是否必有一战,是一个极为严肃的议题,既炒作不得,也麻痹不得,更绥靖不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3-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7期,2019年3月15日—2019年3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