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许章润教授将民众的恐惧变成统治者的恐惧(图)

2019年04月01日

中国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日前被校方停职并接受调查,这一消息已经为清华校友阎淮在网上公布的与许先生的微信聊天所证实。许先生告诉阎淮,他已经被学校撤销一切职务,禁止上课招生,停止科研工作,而且这还仅仅是第一阶段的处分。清华大学专门为此成立了专案组,宣布对许先生正式立案调查,然后再决定后续处罚。许先生举重若轻,对此令人发指的政治迫害只说了一句︰「求仁得仁,我早有心理准备,觉得小事一件」。

许先生受到如此无理残暴的政治迫害,完全是因为他近几年来发表的几篇针对中国当前诡异的政治局势的评论文章,其中包括《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低头致意天地无边》、《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重申中国立国之基》《保卫「改革开放」》、《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等,尤其是去年七月发表的《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在中国各阶层有识之士中引起强烈共鸣,人们纷纷奔走相告,推荐朋友阅读。

许先生在他的文章中直接批评执政党近年来在内外政策方面的种种倒行逆施,尤其是强烈反对沉滓泛起的个人崇拜、取消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任期限制的修宪举措、侵犯私有产权现象增加、官媒重提阶级斗争、对知识分子加大打压力度、对外援助过量和充当世界新冷战领袖等。许先生的批评直指中国现阶段问题的核心,那就是偏离改革开放的道路,重拾斯大林——毛泽东的从控制思想到控制社会的极权老路。而他所批评的这些政策正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所推行的。

当前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和党、政、经精英阶层的成员虽然也对中国的政治发展感到不安、不满甚至愤怒,但是在极权政治的高压之下,社会上鲜有发声,当局者也总是在第一时间扼杀不同声音。许先生的文章,犹如一声惊雷,轰开了「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死寂局面。他以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和现代社会公民的良心和责任感,大胆地对中国执政党、尤其是对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等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回应了中国精英和民众心中所想。

当一个不得人心的领导人和他的政权违反常识地开历史倒车的时候,他们常常并非不知道民众的不满;只是傲慢而又狭隘的他们已经不介意民众如何想,他们需要的只是民众的恐惧和服从。这是一个令人悚惧的政治局面,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将走向何方,统治者需要的只是不惜代价地维持统治,而民众却只有无可奈何地服从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胆地将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不满和恐惧公开表达出来,它就会迅速变成统治者的恐惧。将民众的恐惧变成统治者恐惧的人就是民族的英雄,就是社会前进的引领者。

许教授就是这样一个民族英雄,他说出了绝大数中国人想说而不敢说的心里话。而清华大学对他的所谓处理则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恐惧、中国统治集团的恐惧。许先生表达的观点基本上都是常识,不需要多少高深的理论去证明和阐释,有些观点其实还非常的温和,并没有对中国当前的体制进行根本上的批判。我充分理解许先生的处境,他说出现在的观点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和责任感。中国政府对许先生并不激烈的观点的残暴压制,则表现了这个集团已经脆弱到经不起任何批评,也表现了这个制度已经违反人心到了极点。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3-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8期,2019年3月29日—2019年4月11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