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97.
New!
尊敬的外交部長閣下: 我們17家機構與獨立學者聯合給您寫信,表達我們對中國政府於2020年6月30日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國安法》)的嚴重關切。我們珍惜您在公開場合表達對這一事態發展的關切,但是,我們更期待您採取具體行動,讓中國政府和香港當局清楚地知道,《國安法》無疑將會在根本上改變雙邊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在未與香港人民協商的情況下,逕自頒佈了香港版《國安法》,並提出了廣泛的禁制令,涵蓋定義不明確的「行為」和「活動」,其中包括一些原本應受到香港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國際法所保障下和平行使的基本權利。該法規定了對分裂、...
——黃之鋒今天聲明,退出眾志,堅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廣東人的一個近現代特徵:盛產革命家。今日中國的政治已走進死胡同,「改良與革命」激辯不已,「換人還是換制」掙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滅掉香港,已經徹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無從預測,但是香港不會無聲無息!
——我們要感謝王全璋律師的勇敢和執著,他仍然在為人權事業而抗爭。說出罪惡是實現正義的第一步。同時我想要再次強調,罪惡不僅在於它發生了,而且在於它每天重複地發生。在幅員遼闊的中國大地,無數的看守所、審訊室、監獄、勞改農場和黑監獄裡,時時刻刻都在發生酷刑。
——闖禍不認錯,哪怕闖下彌天大禍也堅決不認錯,是中共的傳統。中共何嘗承認過錯誤?對國際社會如此,對本國人民何嘗不然!要求一個對本國人民不負責任的黨,改掉對國際社會不負責任的傳統,不是不可能,但是難,很難。
——當前中共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已經立在危崖前,林鄭政府呼風喚雨的日子也不長了,全為人父母者,都不能對林鄭政府的險惡用心袖手旁觀,我們要堅決抵制國民教育,拯救我們的孩子,永不退縮,永不放棄!
——HK具有一種重要的二元性。一方面,它是中國這個大陸法國家不可分割的領土;另一方面,它又和整個海洋世界分享著同樣的普通法秩序。這樣一種二元屬性使得HK成為中國連接世界的樞紐,其作用在中國內部獨一無二,無可替代。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
空頭許諾:人權保護和中國《刑事訴訟法》的執行

This study evaluates the effect of the 1996 amendment of China’s Criminal Procedure Law (CPL, enacted in 1979) and shows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circumvented the CPL’s rights safeguards by exploiting loopholes, watering down existing provisions, and blatantly violating the law. In some areas, the revisions have actually resulted in greater limitations on rights. Includes HRIC’s recommendations on steps that China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n take to improve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norms in China’s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Full Download (380.37 KB)
反恐與人權:上海合作組織的影響

This HRIC whitepaper analyzes the counterterrorism policies and practices of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a regional group comprising six states with deeply troubling human rights records: China, the Russian Federation, Kazakhstan, Kyrgyzstan, Tajikistan, and Uzbekistan. It argues that these policies and practices undermine the effectiveness and integrity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framework, and enable SCO member states to target their own populations through repressive measures that compromise internationally-recognized human rights.

Full Download (10.12 MB)
——當此危急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幾年來國家政治之逐漸全面倒返毛氏極權與國際體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一危殆景象有待於即刻撥亂反正,重歸”立憲民主、人民共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