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97.
New!
尊敬的外交部長閣下: 我們17家機構與獨立學者聯合給您寫信,表達我們對中國政府於2020年6月30日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國安法》)的嚴重關切。我們珍惜您在公開場合表達對這一事態發展的關切,但是,我們更期待您採取具體行動,讓中國政府和香港當局清楚地知道,《國安法》無疑將會在根本上改變雙邊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在未與香港人民協商的情況下,逕自頒佈了香港版《國安法》,並提出了廣泛的禁制令,涵蓋定義不明確的「行為」和「活動」,其中包括一些原本應受到香港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國際法所保障下和平行使的基本權利。該法規定了對分裂、...
New!
——政治抗爭方式的選擇,全在於自己,這與權力無關,但事關權利與自由。即使表達個人認知與體會,也不能規定別人的選擇。登山路千條,俯仰一月高。每一條抗爭之路,都值得一試,而不是事先反對。任何正面努力,都應該得到積極評價和鼓勵。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我們要感謝王全璋律師的勇敢和執著,他仍然在為人權事業而抗爭。說出罪惡是實現正義的第一步。同時我想要再次強調,罪惡不僅在於它發生了,而且在於它每天重複地發生。在幅員遼闊的中國大地,無數的看守所、審訊室、監獄、勞改農場和黑監獄裡,時時刻刻都在發生酷刑。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就《談談我認識的程淵》一文發表 聲明 ,指該文嚴重不實,無視富能機構在公益事業的貢獻,試圖利用資金來源抹黑程淵和富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惡意將程淵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進行聯繫、嫁接和影射,嚴重侵害了程淵的名譽權。聲明說,此文所有網帖均匿名並在同一時間段於眾多境外網站發表,有理由相信這是同一黑手背後操縱的令人不齒的網路抹黑行為,目的很明顯是試圖利用輿論對程淵和其他當事人進行未審先判的網路抹黑和審判。施明磊敦促這位自稱為程淵友人的發帖者自行刪除所有網帖,停止侵權行為,並對程淵道歉。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發帖說,自己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此她將《環球時報》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譽權的行為、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損失費709709.709元等5項訴求。 李文足名譽保衛戰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婦,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了給大家一個真相,為了我李文足的名譽,今天已將環球時報訴至法院!胡錫進,有種就出來對簿公堂!? 上午3:25 -...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發文 ,宣告經過她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她的監視居住,並歸還扣押她的物品,但對她如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仍然語焉不詳,並且威脅她不准公開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施明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當局濫用刑事強制措施,用監視居住限制家屬的活動並恐嚇威脅家屬等株連手段。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我不是“顛覆犯”了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經過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我的監視居住!長沙國安明知道我跟案件無關,對我監視居住的目的就是讓我不要發聲,...
Simplified Chinese (222.47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44.13 KB)
頒布機構: 
公安部
上海市民朱亞平就妻子葛開英因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而遭秘密關押發出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信中說,葛開英3月9日到北京投訴上海有關部門違法亂紀和對其實施迫害後,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人員及其僱傭人員秘密從北京綁架回上海關押,其後失去聯繫。 上海訪民葛開英“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帶回後遭秘密關押 朱亞平 尊敬的女生們先生們: 我叫朱亞平,住中國上海市徐匯區日暉六村176號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開英去中國北京當局遞交信件材料,投訴中國上海市黃浦區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違法亂紀和實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人員和其僱傭的恐怖分子(官方稱呼為臨時工)...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