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Article

【馮正虎】上海著名護憲維權人士馮正虎2011年6月14日再次被抄家後被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社會秩序」傳喚。本次被扣押的電腦已經是馮正虎被扣押的第十一台電腦。
一本為爭回自己的家園和財產而艱辛上訪十餘年的回憶錄。
6月3日,廣東南海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佛山南海區三山島農民狀告政府不作為案。該案三山島農民的代理人、中國公民維權聯盟法援義工天理,在庭審中再次要求被告公開1992年當時的南海縣國土局與一些鄉、村領導簽定的預征土地協議。這份協議使三山百姓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地,造成土地大量丟荒,農民需要買菜吃。庭審時,作為被告的政府方默不作聲。法庭宣佈擇日宣判。
【茉莉花活動鎮壓】2011年2月以來,多名維權人士被騷擾、任意羈押、被失蹤、被「監視居住」。其中一些已經釋放但多被禁聲,維權人士劉沙沙針對他們的遭遇,寫下此詩。
【福清紀委爆炸案】出庭旁聽此案的心塵在此文中詳述開庭情況和案件歷史。2001年6月24日,福建省福清市紀委機關發生一起爆炸案,紀委司機吳章雄接到領導傳呼趕到單位被炸死,吳昌龍、陳科云、杜捷生、談敏華、王小剛和謝清等六人被作為犯罪嫌疑人逮捕。2004年12月,陳科云、吳昌龍因爆炸罪被福州中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杜捷生、談敏華因非法買賣爆炸物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謝清因偽證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但被指控為爆炸提供電雷管的王小剛被無罪釋放。2005年12月福建省高院裁定「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福州中院判決,發回重審」。2006年10月,福州中院重審再次判決陳科云、吳昌龍死緩,改判杜捷生、...
毛恆鳳作為一名三個女兒的母親,被警察非法帶走後至今下落不明,毫無音訊,又由於她在勞教所受盡折磨與摧殘,導致渾身傷病嚴重,為此在母親節之際向愛好和平與正義的人們呼籲,請求關注! 2011年2月24日,幾十個安徽和上海警察用蓋有安徽省勞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終止所外就醫通知的傳真複印件,把已經被它們折磨得還只剩一口氣、回到家才兩天的毛恆鳳非法從家中帶走後,至今已兩個多月了,沒有仼何相關部門用口頭或書面的方式通知毛恆鳳的家屬有關她的確切下落,更談不上安排會見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掛號信給安徽省女勞教所,收信人為毛恆鳳,信的內容是希望她收信後能簡短回信,可讓家人知道她的下落,...
2011年4月28號上午10點,派出所戶籍周光建再次敲開秦永敏家門,和武漢市青山區國寶張隊長一起將秦永敏帶到新溝橋派出所,再次由刑偵組王輝對秦永敏進行所謂的傳喚,並立即開出所謂的「檢查證」,要去鑰匙,讓其他人對秦永敏的住所進行了抄查 詢問過程中,王輝的暴烈程度比十餘天前有所緩和,但仍然是沒完沒了的謾罵威脅,指責秦永敏卑鄙齷齪、造謠生事、一輩子專門幹壞事、沒有文化、下流無恥。 秦永敏告訴他,自己一輩子就是在看書寫書,四十幾年來幾十次橫遭抓捕,沒有哪一次不是以文章言論作證據,而我的文章言論從來都理性平和,有理有據,沒有簡單地說什麼推翻打倒,或者和哪一個個人過不去,當然我要求和平轉型,...
我經歷的北京警方一次野蠻的「詢問」 4月7日下午16點13分,我的手機接到號碼64362624打來的電話,自稱是朝陽分局警察,要我到南皋派出所(艾未未工作室所在地的派出所)瞭解情況。我問是哪方面情況,他說在電話裡不方便說,也不說姓名。自從4月3日艾未未被失蹤、抄家以來,工作室人員、志願者被帶至南皋派出所協作調查的已有十多人了,終於到我了。 17點45分我到派出所門口。一名自稱朝陽分局的男便衣把我帶入派出所的一間辦公室。一會,一男一女穿著便衣進來,大概30歲左右。筆錄前,女警查看了我的包和衣服,要求我把手機拿出,關機放桌子,說他們不會拿走的,我照辦了。我要求出示證件,男的出示了警證:張京京,...
上海公安機關在2010年2月25日以毛恆鳳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西大門口“擾亂公共秩序” 為由,對毛恆鳳作出行政拘留十天的處罰決定( 附件1 ),緊接著上海市勞教委在2010年3月4日又以毛恆鳳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西大門口“擾亂社會秩序” 的莫須有罪名為由,對毛恆鳳作出一年六個月勞教決定後( 附件2 ),公安機關在次日(3月5日)撤銷其在2月25日對毛恆鳳作出的行政拘留十天的決定( 附件3 ),並把已執行的拘留期折抵勞教期(企圖規避“一案兩罰” 的指責),2010年4月27日毛恆鳳從拘留所被轉送到遠離上海的安徽省女勞教所羈押( 附件4...
國外朋友們:感謝你們對中國民主人權事業的大力支持!我作為中國民主黨人,中國人權觀察主席,向你們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本人從1970年開始為中國的民主人權事業奮鬥,在這一年的三月第一次被捕,由此開始,40餘年來22次被捕,三次判刑,坐牢二十餘年,之所以能夠長期堅持終生奮鬥,就是因為我相信,專制、邪惡、貪婪只能使人孤立,使人成為禽獸,只有博愛、正義、奉獻才能把人類連成一個整體,只有這種整體的人類才是我們應當具有的歸屬。我不信神,我不信宗教,但我相信讓一切人得其所應得——正義——其實也是一種神性,準確地說是神聖性。當我們為正義的事業,為人類的共同利益和精神家園而奉獻時,我們就會有無窮的力量,...

頁面

訂閱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