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Open Letter

瑞典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 各位女士們、先生們: 作為一個流亡不久的中國作家,我明白,我個人內心的創痛不能代替諾貝爾文學獎的標準。但是我依然要說,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人與文,都有非常大的問題。 你們都是學富五車的老先生,恐怕沒有經歷過獨裁,對於共產黨造了多少孽,缺乏感同身受。所以你們把在共產黨體制內混成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莫言,推舉成本年度文學獎得主。你們不知不覺,已經和中共帝國高度一致了。請聽聽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高調表態——莫言的獲獎,“既是中國文學繁榮進步的體現,也是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的體現”(見附錄1)。 共產黨在1949、1952、1955、1957、...
[山東省金鄉縣土地強拆案] 山東省金鄉縣魚山開發區政府為實施建設“新農村”計劃,要求當地農民騰出耕地和宅地“上高樓”居住。由於開發商建造的高樓商品房質量不過關,再加上農民失地後只能靠打工和做小生意維持生活等原因,農民拒絕簽訂協議及搬遷。 2月28日凌晨6時許,當地政府出動1000餘名警察和工作人員包圍高莊村魏菜園自然村,實施強行徵地,與村民發生衝突。
艾未未妻子 路青 致函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以其藝術家丈夫艾未未失蹤長達81天的切身經歷,要求全國人大審議《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時對其中的一些有關監視居住和拘留逮捕可以不通知家屬的特殊排除條款不予通過。她認為《刑事訴訟法修正案》應限制公安機關執法的任意性,使公民在公權力面前得到法律的保護,真正實現憲法中所體現的基本人權。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致函人大代表和法律界人士,要求他們支持他於2010年8月3日發起的「我要立案」行動。馮正虎在信中重申了2011年1月上海召開第十三屆上海市人大四次會議期間189名上海市民向上海市人大提出建議書的內容,包括歸還公民訴權、保障法官獨立審判權、罷免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院長等。他呼籲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履行法律實施的監督責任,徹底消除上海司法不作為的惡習,樹立法律權威,保障公民訴權,維護法官尊嚴。
2011年4月28日,當清華大學全校師生仍沉浸在百年校慶的喜悅中時,一樁悲劇在清華大學工字廳發生了:一位為清華工作了大半輩子的退休老員工在清華工作人員衝撞下導致心臟破裂猝死! 我們懷著異常悲痛的心情,向校方如實陳述事情的經過:4月28日上午10時許,清華大學退休員工諶貴達同志與老伴易女士到清華大學工字廳,找人事處負責人提交一些證明退休前幹部身份的證據材料,被當時值班的兩名保安無理阻攔,他們對老人語言相激並對諶貴達同志進行推搡、撕扯和衝撞,當時的監控錄像真實地記錄了這一幕。諶貴達感到胸口疼痛,在工字廳西門的走廊長凳上坐了大約十分鐘。十二時許,諶貴達的疼痛不但沒有消除,反而越加嚴重。下午一點五十...
國際文學節主席拉什迪給 著名異議作家廖亦武 的回覆函.
拉什迪曾因為寫作《撒旦的詩篇》,被伊朗的霍梅尼追殺,他的頭值500萬美元。 在1980年代,我還是個青年詩人,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就被深深震撼。 能夠得到如此勇敢的作家的第二次邀請,我感到極大榮耀,雖然我不能遠赴重洋去紐約。雖然國家牢籠禁止了我,雖然我的朋友冉云飛、劉曉波和艾未未正在受難。 為我呼籲的紐約文學節的作家們,我們不能見面,但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2010年在挪威的某個會場,曾經有我的老朋友劉曉波先生的空椅子。 但願我的寫作,我對中國歷史和現狀的見證,能夠配得上你們在開幕式上為我而設的那把空椅子。 謝謝你們。 中國作家:廖亦武
訂閱 Open 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