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New!
——孫大午出身貧寒,父母以撿破爛為生。辭職下海後,夫妻倆以養雞起家,他的企業大午集團集一度擁有16個廠和一所學校,年產值過億。他自稱是一個堅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業內實行「烏托邦」的實驗。職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醫療。
  • Chang Weiping
New!
2020年10月22日,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在發出講述其遭遇的視頻聲明僅僅6天后,就被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人員帶走;當晚,其妻接到寶雞市國保電話,被告知常瑋平因違反法律被監視居住。 常瑋平律師因參加2019年12月在廈門舉行的討論律師職業困境和社會熱點事件等問題的聚會,而於2020年1月12日被監視居住,其間曾遭受連續10天坐老虎凳的酷刑,後於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處以為期1年的取保候審。在過去近10個月中,常瑋平以「趣寶日誌」為題將自己取保候審的生活日誌做成短視頻發在YouTube上。以下是常瑋平律師于10月16日發佈的《 趣寶日誌211 》視頻陳述的筆錄。...
——我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否則永遠無法走出生活的陰影。脫離苦海的根本不是身在何處而是心在何處,只有心從那段陰暗的經歷壓迫中徹底解放出來,人才能真正地脫離苦海。
  • Wang Zang (left) and Wang Li (right)
中國人權 獲悉,雲南省楚雄市異議詩人 王藏 與妻子 王麗 先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二人案件已於9月中旬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據報道,王藏此次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主要是以他2015年獲釋後所發表的言論、接受的採訪、書寫的詩歌文章、以及行為藝術為依據。 9月17日上午,四川的盧思位律師和北京的張磊律師在楚雄市看守所會見了王藏,其狀況尚好,他非常感謝外界對他們的聲援、支持,但為妻子被捕尤其為四個孩子的生活、學習、安全深感擔憂——四個孩子分別為11歲、8歲和一對4歲的雙胞胎。 王藏是於2020年5月30日被從家中帶走的,當時現場警察數十人。...
——「官派律師」現象正在以我們看得見的速度和頻率增加,正在成為中共政權壓制公民權利、打擊異議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國際組織和國際媒體能夠持續關注這個現象,並一起努力阻止情況變得更糟。
據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報導,被捕的該機構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開庭,但當事人家屬及其聘請的律師皆未被通知參加庭審。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從官派律師口中得知消息後前往法院確認了已開庭的消息。法警負責人轉告趙喆法官的話給施明磊,說該案是公開審理的,保障了當事人的一切權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問趙喆法官:1、我下載備份了中院網站上趙喆接手該案以來的所有案件公告,沒有該案的任何記錄。2、程淵的辯護律師張磊、謝燕益都沒有上庭,這叫公開?3、開庭沒有通知家屬,這叫公開? “長沙公益仨”案三人於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尤當在下蒙冤羈獄之際,瀟男女士仗義直聲,以筆呼號,因傳播真相而惹惱有司,這才埋下今日牢獄之災的禍根。別作惡,放下屠刀,釋放瀟男,還瀟男自由,還瀟男夫婦自由,還這個世界以公道!瀟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負女子,坐牢殺頭,請自章潤始。
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發出丈夫案情通報: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兩位辯護律師將去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討論二審開庭事宜。許豔稱,雖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會爭取去徐州,為余文生存錢,並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開余文生健康惡化有關情況及最近半個月生活記錄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2018年1月被捕,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余文生律師案通知 9月3日上午,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會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律師。準備與余文生律師商量一下二審開庭的事情...
提要: 2020年8月12日,端點星案蔡偉的父親蔡建禮向北京市朝陽區監察委員會、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等監察部門發出控告信,指控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分管刑事副局長和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負責人不依法履職,違反秉公用權和道德操守等規定,聯手惡意阻斷被告人親屬自主委託律師辯護,且操控法律援助,浪費國家資財,進行利益輸送,屬於濫用職權,要求追究責任。 蔡偉為網站「端點星」( 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願者,該網站建於2018年,以對抗網路封鎖和言論審查為己任,備份微信、微博等平臺被刪文章,曾備份了大量疫情相關文章。...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