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中国人权 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正在狱中绝食的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其姐 杨茂平 今天到阳春监狱,要求会见郭飞雄,并转交其妻张青要求他停止已危及其生命的绝食的 信 ,但监狱当局故意阻挠,拒绝杨茂平的会见要求。郭飞雄先前曾对姐姐说,只有当他见到姐姐时才会停止绝食抗议。 目前,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带着两个孩子住在美国。张青日前写信给郭飞雄,用电邮传给杨茂平转交,要他停止绝食。杨茂平通过快递公司把这封信送到监狱。狱方告诉杨茂平他们已经把信给了郭飞雄。但据知情人士说,郭飞雄家的一位北京朋友于6月14日下午打电话到监狱,狱方说他们“正在研究”是否要把这封信交给郭飞雄。...
楊茂東,你好! 見字如面! 我對你的情況有大致的了解。我非常理解在這種極端的處境下你的絕食抗爭,同時我也非常擔心你的身體,擔心你的生命安危,因此我和孩子們出外為你做了一些呼籲,見了不同的人。 有很多老師們、朋友們讓我轉達他們對你的問候,大家都很關心你的身體狀況,對你的絕食抗議表達理解。你的要求也很合理,因為發生在你身上的人權問題,其根源還是政治制度問題。在這種制度下,政治犯的待遇最差。改善關押的所有的政治犯的待遇,這一點當局是能夠做得到的事。這已經是很低的要求。 如果當局對的處境有改善,你認為最基本的必須的關押條件有改善,請你綜合各種情況,考慮停止絕食,以後再根據實際情況再作其他討論。...
濟南維權律師舒向新涉嫌“誹謗罪”案於1月8日下午開庭,當日上午,其代理律師蔡瑛和李方平前往濟南第二看守所會見了他。舒律師反映,他在1月4日遭暴打後聽力明顯下降,擔心耳膜穿孔。會見後,兩位律師趕往歷城檢察院提交了一份緊急報告。 報告要求對關押舒向新的看守所進行法律監督,變更對他採取的強制措施,並保證給予其治療。兩位律師還趕到歷城法院,準備在開庭前就舒向新的身體必須立即接受治療與法官王文燕再次交流意見,但王文燕不在。 ( 中國人權 注:舒向新被濟南市歷城法院以“誹謗罪”判刑六個月;其律師執照已被吊銷。) 附:李方平律師敘述舒向新1月4日遭毆打經歷的短文:《會見舒向新,從“生不如死”中走來!》...
北京異議人士、基督徒胡石根於2015年7月10日準備參加教會聚會時失踪,2016年1月中旬,其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知其於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胡石根的弟弟給哥哥寄了錢,李蔚到看守所查詢是否收到時被告知,看守所要求親屬必須接到看守所的電話或書面通知,憑編碼才能送或郵寄錢物到看守所,李蔚認為看守所的規定違法。 胡石根長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錢用、有衣穿? 李蔚 2016年4月22日我搭朋友的便車去了一趟天津第一和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接待室詢問接待警察:“請問,能否查查胡石根賬上有多少錢?” “查不了。”一名上了年紀的警察回答。 我又問:“...
3月2日,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被刑事警察以傳喚的方式限制人身自由,不准他去上海市信訪辦。這是馮正虎涉嫌“拒不執行法院裁決罪”一案第38次被刑事傳喚。馮正虎在文中說,按照法規,這是一個廢案,而這個廢案的承辦人還在發傳喚證,太荒唐了;若“兩會”期間國保警察怕他去,可以親自告知一聲,他會給面子,何必要讓兩位刑警違法。 馮正虎兩會前被刑事傳喚 馮正虎 2016年3月2日(週三)10:00許,我出門,在小區通道上受到楊浦區公安局警察卞昕、管春華的阻攔,他們出具一張刑事傳喚證,用警車將我傳喚到楊浦區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 這兩位刑事警察又一次被國保警察利用一下,以傳喚的方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在北京執業的瀋陽律師李昱函於2016年3月15日21時許發出消息說,她於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會見王宇時被告知:王宇現在已經認罪,希望好好配合公安爭取得到寬大處理,所以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解除家屬聘請的律師,按要求選擇了律師,並且已經簽訂了委託合同。李昱函律師提出要聽到王宇親口解除委託的決定,並要求看王宇自己籤的委託,但都被拒絕。李昱函一直沒有收到王宇媽媽解除委託的消息,所以準備再去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宇,但3月15日她被瀋陽市和平區政府及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的截訪人員用警車帶往瀋陽。 王宇律師的律師李昱函被帶走,呼籲關注 2016年3月15日 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會見王宇,...
廣東佛山第一家為工人提供服務的公益組織“佛山市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曉波,於2015年12月4日被佛山市公安局以涉嫌“職務侵占”的罪名刑事拘留,其後將近3個月,一直不被允許會見律師。2016年2月27日,何曉波第一次會見了律師,稱堅信自己沒有觸犯刑法。尚滿慶律師在“會見手記”中詳細講述了會見前後及會見的情況。 何曉波初次會見手記 2月25日上午,我意外接到何曉波妻子楊敏電話,說辦案單位告訴她律​​師可以會見,下午我接到南海看守所電話通知,可以“會見何曉波!”。於是27日凌晨三點登上高鐵(票難買,可能是春運加開),一路無眠,腦海裡不停在設想各種會見場景,回想楊敏以前的囑託,...
被關押在廣東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的維權人士蘇昌蘭在文章中講述了自己被拘押的原因,並感謝律師和外界對她的支持。對即將到來的法庭審判,她表示沒有一絲害怕;她盼望自己早日回家,但更盼望所有的良心犯都可以早日獲得自由。 附:佛山市檢察院起訴書 回顧和展望 蘇昌蘭 我是蘇昌蘭,我現在在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2014年8月,我和南海區人大代表郭夥佳等多個村民接受所在的南海區三山港四千多村民的委託,將違反土地管理法、侵占村民近萬畝集體土地的十三個部門告上法庭,9月我又單獨狀告南海區公安局局長,為此我遭到了地方政府的打壓。...
“709”事件中被非法抓捕的律師和民間人士的辯護律師及家屬聯名致信中國當局最高層相關部門和領導人,控告公安部的嚴重違法行為,要求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行政、刑事責任,還“709”事件中被非法抓捕的律師和民間人士一個公道。 “709”事件64名辯護律師及家屬的聯合控告信 中國人大常委會及委員長張德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務院及總理李克強: 中國最高檢察院及檢察長曹建明: 自2015年7月9日始至今,中國公安部指揮全國警方在全國范圍內非法關押了至少14位律師和數位民間人士,涉及北京、廣東、廣西、湖南、浙江等地,此外全國各地先後有300多位律師和民間人士被強制約談,該事件震驚國內外,...
救援郭飛雄接力絕食活動協調人哎烏報告說,5月20日,重慶市10餘名到南山公園聚會的公民,遭遇了綁架、傳喚、搶劫、警告、威脅“弄死你”等不同程度的騷擾,有的還被抄家。哎烏說,當局對聲援郭飛雄的打壓其實從絕食伊始就開始了,如重慶的崔斌先生,就於5月6日被傳喚時被要求坐在審訊椅上關押了一個晚上。一些準備參加絕食的網友因被國保威脅而退出絕食接力。哎烏“希望公民們努力,添加駱駝身上的稻草。努力的人多了,終有駱駝被壓垮的一天。” 郭飛雄聲援活動持續被打壓,部分絕食志願者接力受阻 哎烏(吳玉華) 近日,中國警方收緊同城公民聚會,部分絕食志願者接力受到阻止。 5月20日,重慶市10餘名到南山公園聚會的公民,...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