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709”被捕律師謝陽的辯護律師劉正清到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謝陽手續,被告知“48小時內答复你”;而48小時過去了,看守所不但沒有安排劉律師會見謝陽,也沒有收到該所所長“48小時內答复”的承諾。謝陽於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見律師,12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擾亂法庭秩序”兩項罪名起訴。 關於這三天到長沙會見謝陽情況通報 鑑於多位關心謝陽的朋友給我來電詢問會見謝陽的情況,因不能一一作答,為此在關注謝陽的朋友群裡一併告知: 我於2017年2月27日到達長沙,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進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謝陽手續——此情況,...
去年11月21日被拘留並一直不得會見律師和家人的北京人權律師江天勇,卻被報導接受了《環球時報》的採訪,就此,江天勇的辯護律師陳進學和覃臣壽發表聲明,指出當局以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為由不許律師會見,違反了國際通行做法和聯合國的有關公約,而讓與案件無關人員即記者優先於律師、家屬會見當事人,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典型的濫用公權行為。聲明分析認為謝陽、江天勇都受到虐待甚或酷刑,並指出所謂的“調查組”及對謝陽被酷刑、虐待的指控所做的“調查報告”不符合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所規定的酷刑調查的原則、程序、人員要求。兩位律師將對長沙市公安局和《環球時報》的違法行為採取法律行動,...
陳建剛律師在這段30多分鐘的視頻中,講述了他幾次會見謝陽及製作《 會見謝陽筆錄 》的過程,稱對筆錄的每個字都承擔責任。他嚴厲譴責《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等官方媒體所謂謝陽遭酷刑是為迎合西方憑空捏造的無恥報導,並要求檢察院、中央電視台等有關部門拿出證據與他公開對質。陳建剛律師說,留下這段視頻,是請大家記得,如果將來哪天他失去自由、對外說筆錄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謝陽那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兒女相威脅,否則他不會屈服。
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的四川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案於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開庭,劉正清律師在開庭時沒有使用電腦且電腦處於關機狀態放在包裡,但法院卻仍要以有錄音嫌疑為由,強搶其電腦進行檢查並留置不及時歸還。武侯法院因未辦理任何固封(固定證據)手續,劉正清律師稱,自該電腦失去其控制之後,電腦裡添加任何內容均與他無關。劉律師憑其經驗認為,成都當局強扣其電腦絕非一起簡單的違法,後面必有加害他的更大陰謀。 關於陳雲飛案開庭時武侯法院強搶我電腦的鄭重聲明 劉正清 陳雲飛案今天(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開庭,...
參加競選上海市楊浦區人大代表的參選人馮正虎於2016年11月14日下午在自己居住的小區內依法向選民發放《馮正虎向選民拜票》的宣傳單時,遭到五角場街道平安辦公室大劉等人的非法阻止,但上海公安楊浦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不僅不讓真正破壞選舉秩序的人接受調查盤問,反而把受到妨害的馮正虎帶到派出所接受24個小時的繼續盤問。12月24日和25日,派出所又以涉嫌破壞選舉秩序為由傳喚馮正虎,將馮正虎分別扣押七小時和八小時。 誰在破壞選舉秩序? 今天(12月25日)馮正虎又獲得一張涉嫌破壞選舉秩序的傳喚證(滬公(楊)行傳字[2016]122502號),從上午10:03押進五角場派出所,晚上18:03釋放,...
2月21日,黃琦母親委託的兩位律師前往綿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要求經辦人依法介紹黃琦案情並為身患絕症的黃琦申請保外治療,得知黃琦因六四天網發布了綿陽訪民提供的綿陽市某部門的一份文件(後經有關部門鑑定,該文被認定為絕密文件)而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抓捕。律師對黃琦據以定罪的文件定密及抓捕黃琦的合法性、公正性存疑。黃琦在2010年即已確診罹患絕症,多年來須每日服藥9次,否則隨時有生命危險,律師希望警方恪守人道,盡快為黃琦辦理保外就醫。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因從事人權事業,此前曾兩次入獄,共服刑8年。 黃琦案通報 今天上午,本人受黃琦母親委託與李靜林律師在成都良心作家譚作人、...
陳建剛律師1月18日在網上公佈了他和劉正清律師會見“709”大逮捕中被捕的謝陽律師的會見筆錄。這份逾17,000字的筆錄,披露了謝陽在被拘押期間遭受的慘無人道的酷刑,包括被長時間剝奪睡眠、扇耳光、毆打、禁止喝水、坐吊吊椅致傷腿幾近殘廢等,揭露了湖南長沙兩級國保、長沙第二看守所員警、長沙市檢察院檢察官等辦案人員以違法手段辦案的令人髮指的罪行。謝陽於2015年7月11日淩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見律師,12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擾亂法庭秩序”兩項罪名起訴。 會見謝陽筆錄 陳建剛律師 時間:2017年01月04日15:08:56開始; 地點:長沙第二看守所西二會見室;...
在當局2015年“709”大抓捕行動中被捕並一直被羈押的湖南長沙維權律師謝陽,到2016年12月才獲准會見律師。2017年1月4日,其代理律師劉正清拿到了起訴書。起訴書認為,謝陽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罪行重大;又聚眾哄鬧、衝擊法庭,嚴重擾亂法庭秩序,要求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最、擾亂法庭秩序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聞”突然發佈的關於江天勇以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及已認罪的報導發表聲明,揭露官方的謊言和對江天勇的構陷,並認為江天勇可能遭到嚴重的刑訊逼供。 關於江天勇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聲明 金變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點47分“澎湃新聞”突然發佈江天勇被以所謂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為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對此,我表示震驚及強烈譴責,並鄭重聲明如下幾點: 1. 江天勇失蹤後,家人和律師一直依法向公安機關報案失蹤,當局皆拒絕受理並設置各種障礙,家人在此期間從未獲得任何來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處也沒有任何家屬在場。...
“709”案被捕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前往天津二分檢詢問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檢察官在詢問起訴科後告知:還是“顛覆國家政權”。王峭嶺要求看起訴書,但因王峭嶺沒有在登記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認為“折騰”他。王峭嶺質問:本來是一個電話就可以告知罪名,卻讓她無數次跑到天津來問,這是不是折騰? 李和平律師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程檢察官是惡人嗎?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麼,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檢。 在709案的接待處——控申中心,我準備的身份證、結婚證後全無用處,檢察官們一見我就說:王峭嶺填個表(登記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記表上填寫:...

頁面

訂閱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