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論自由

New!
——中美關係是回不去了,只會越來越糟糕。現在,美國並不想從中國獲得經濟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國並存,而是徹底把中國當作自己的敵人。中國現在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可能為時已晚,美國人失去了對中國的信任。
New!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New!
在公益人士程淵被捕一周年之際,其妻施明磊發文講述這一年她和女兒所經歷的幾個恐懼片段以及求助於主救治的情況。施明磊與丈夫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但辦案機關卻把她作為罪犯對待,致使其3歲的女兒精神受到創傷。不出示證件,隨意對家屬進行恐嚇並把家屬作為人質等行為,讓人們看到辦案人員是如何“依法”辦案的。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 有關恐懼,有關醫治 —— 程淵妻子的一周年回憶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筆來,總是不知從何說起,又仿佛要好幾天的述說,才能說完我這一年的經歷和感受。...
New!
——政體惡質不改,全球諸邦防範,早成孤家寡人。而極權必敗,自由終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吾人一日不死,便一日呼喚。此為言責,也是天命。活下去,承受苦難,在黑夜鑿火,迎接黎明。
——現年64歲的郭于華是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她的學術研究主要關注中國底層社會,包括農民工、失業下崗工人、勞工維權等。她的微博被封了80個號,微信被封了五個。但她還是要發聲:「雖然也害怕,雖然也軟弱,但是我還得站著,我就不能跪下。」
中國人權編者按:本文為旅居美國的人權律師陳建剛所作的他與身居湖南的維權人士謝文飛的越洋長談記錄。謝文飛從2013年至2014年,在全國8個省20多個城市參與了各種旨在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捍衛人權的活動,也因此,他數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獲釋;本文記錄的長談是在4月初。在談話中,謝文飛講述了自己如何從一個熱愛共產黨,甚至寫過獲獎長詩《黨啊,你是我心中永恆的太陽》的被洗腦青年,在通過網路接觸到真相後不斷進行認真思考,從而轉變成為追求言論自由、致力於為實現民主憲政的中國而抗爭的人權捍衛者的經歷。
周先旺是大危機的主要當事人之一,但公正的歷史家不能求全責備。他借助中央電視臺採訪的機會說出了導致武漢官民損失了二十天抗疫黃金時間的核心真相,億萬民眾由此知道了釀成此次慘重“人禍”的首要根源所在。周仍然配當此次全國抗疫名人排行榜第一名的稱號。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鄭州市律師協會于2020年4月2日就 劉瑩瑩 律師發佈《今天,漢口殯儀館領骨灰的家屬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的博文決定「給予警告」處分,稱該文涉嫌利用網路、媒體炒作未經核實的現象,散佈挑動對政府不滿言論。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對此表示極其震驚和憤慨,特發表聲明,指出:鄭州市律協的決定違反中國憲法和國際法檔;劉瑩瑩律師的文章所述事件均有據可查;劉瑩瑩律師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無任何違法和不當之處,而真正違法、違約、反人權的是鄭州市律協,真正醜化中國共產黨及中國政府的是鄭州市律協。鑒於此,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強烈呼籲全國律協高度重視其會員因行使公民權利遭非法打壓的事實;強烈要求全國律協、...
李英之、查建國、林於斌等13名來自北京、福建、湖南、山東等省市的中國公民,就新冠病毒肺炎大爆發這場大災難,向執政黨及其政府發出公開呼籲,要求政府在清明節期間對此次疫難造成的全國死難者進行國家公祭,支持全國民眾悼念死難者;國家領導人發表電視講話深切哀悼死難者,慰問其親屬,撫恤其家庭,進行國家賠償;國家領導人代表政府向全國人民致歉。呼籲書說,這次國難的代價是極其巨大的,還遠未結束,教訓是極其沉痛的,絕不能再演第二次,因此深刻總結經驗教訓是必須的,那首要的就是調查真相和追究責任。李文亮事件的調查結果,責任不應只落在一個小小的派出所頭上,要查出派出所的背後是誰,背後的背後是誰。呼籲書說這次疫難“...

頁面

訂閱 言論自由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