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際關係

New!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圍剿中國的戰略進展神速,以至於胡錫進都不得不發文糾正中國人「全世界都是中國的敵人」的「錯覺」。在這個形勢下,習近平不僅沒有逆轉大局的能力,而且發現,他掙扎用力越猛,反而會加速自己的死亡。
New!
——中共和中國沒有能力解決自己的政治問題,將對美國越來越構成一種更加難以對付的挑戰,即中國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戰。在我看來,無論是美國的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無論是美國的鷹派還是鴿派,事實上都沒有準備好應對這個挑戰。
New!
——中國人關注美國大選,更多的還是關注候選人對華政策。數天前通過的美國民主黨最新黨綱顯示,民主黨在對華政策的強硬程度方面空前提升,和共和黨並不相上下。事實上,在大局已定的中美關係中,誰當總統也許已經不是關鍵了。
——對中共高層而言,苦撐待變80天之後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到底是好是壞,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當選,中共怎麼辦?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戰不斷升級的軌道上再苦撐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後,中美關係將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變。
——北京終於對香港反抗力量的領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許多人的預料。如果中共不能徹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僅會鼓勵港人堅持抗爭,而且會鼓勵更多內地人奮起抗爭。這是中共最大的噩夢,因此,為了防止這個噩夢成真,北京已經顧不了許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棄反制,而是它沒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對等報復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還有自己的另類打算:為躲避美國的鋒芒,佯裝回歸「韜光養晦」,面對美國一步緊似一步的制裁,中國方面不反制不報復,不是示軟,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變。
——今後的國際關係將不再是開放社會國家交往的一體化,而是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並存的兩體世界;全球化肯定還會繼續存在,只不過形式和內容將會有巨大的改變。整個局面,以西方世界為一方;以中國、朝鮮、伊朗這些封閉社會國家「孤兒院」為一方。世界會因為複雜而衝突不斷。
——特朗普政府是幾十年來與中共政權交手最激烈也最複雜的一屆美國政府,美國的決策精英對中共政權完成了一次歷史性的認知革命。由於在疫情問題和香港問題的重大錯誤,習近平正處在他上台以來最危險的困境之中。即使特朗普沒有能勝選,這些鷹派們也造成了一個新一屆美國政府難以逆轉的態勢。
——中國的「香港國安法」,設計成「全球國安法」,難怪他們人大162個常委15分鐘通過,敢情中共要當世界員警,可以全世界隨意捕人了。習近平原先還只敢想「中國五步支配世界」,拿到香港居然可以借它搞「全球國安法」了,這個念頭看上去很 stupid,但那確是他腦子裡的東西。
——「港版國安法」終於出台,不僅正式宣判了港人自由的死刑,也把世界帶入了堪比二戰前夕的險境。習近平當然不會投降,一方面是因為他自認還有牌可打,但也有更深層的原因,就是他自認無路可退。在無牌可打的情況下,習近平無路可退這個因素正在成為中國和世界一個越來越重大的不安全因素。

頁面

訂閱 國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