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最新的跡像是北京有可能讓林鄭月娥出面啟動香港緊急法,動用「香港警力」平息事態。這樣既可最大限度避免給國際社會造成中國干預的口實,又可在局勢不利時把責任推給港府。這是習近平的如意算盤,也是一場豪賭。習能否度過命中註定的這一劫,讓我們拭目以待。
2019年7月29日,著名的人權活躍人士 黃琦 被 四川省綿陽市中級法院 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 、「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兩項罪名判處12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二萬元。輿論普遍認為,這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對異議人士最嚴厲的判決之一。 「這是中國當局對和平行使權利的維權人士的又一個可以預知、令人髮指的政治迫害,綿陽中級法院的判決凸顯了中國所謂‘法治’的含義」,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它意味著利用法律來懲罰、噤聲、虐待和折磨試圖揭露和解決嚴重社會問題的中國公民。」 黃琦是國內資深的維權活躍人士,曾先後兩次被判入獄,共服刑8年。他創辦的 六四天網 ,...
由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和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主持
六四血腥鎮壓已經過去30年,許多往事已經淡忘了,但6月4日當天親歷的兩個殺人場面卻一直刻骨銘心,揮之不去。現在把它寫出來,以紀念六四國殤日——現代中國歷史上那個令人心悸的日子。
瀏覽 中國人權「六四」三十週年專題網站 。 三十年前,1989年6月3日至4日,中國政府對在北京發生的大規模和平示威抗議活動實施了武力鎮壓。這場由學生髮起、以天安門廣場為中心的要求民主和改革、呼籲反腐敗的抗議活動獲得中國社會各階層的響應,教師、知識分子、記者、工人和其他平民等積極加入到這場持續50天的抗議活動中,全國各地許多城市也先後舉行了各類抗議活動。 在6月3日夜晚及隨後幾天裡,在中國最高當局的指令下,戒嚴部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用衝鋒槍和手槍開火,用坦克碾壓,用刺刀刺殺,無數百姓被殘忍地殺害。在「六四」鎮壓中,中國政府下令所謂的「人民解放軍」在和平時期殺害自己的人民,...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楊明湖,男,1947年2月1日出生,遇難時42歲;生前為中國貿易促進委員會專利部法律處職員;89年6月4日凌晨2時左右,於南池子受槍傷,膀胱被打成了幾片,骨盆炸成一個大洞粉碎性骨折,6月6日8時於北京同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骨灰存放於西郊萬安公墓。 楊明湖6月4日清晨1點離家,當時我和他聽到槍聲一起下樓,聽鄰居從西單回來說起大街上發生的情況,楊明湖很擔心留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決定去看看。他不相信人民軍隊會用機槍、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他騎車離家到了天安門西側的南池子,同人群一起站在東長安街的馬路邊。將近兩點半左右,從公安部大院衝出來的戒嚴部隊向群眾開槍,楊明湖中彈了,...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頁面

訂閱 六四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