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 Yu Shiwen and wife Chen Wei
因組織舉行“六四”公祭活動遭當局逮捕的於世文,自2014年5月被關押,至今已超過20個月,當局既不審理該案,也不放人,已屬於嚴重超期羈押。 2014年5月23日,於世文和妻子陳衛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被拘押,隨後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拘留,7月3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同時被逮捕的還有參加“六四”公祭活動的姬來松、董廣平、侯帥、方言等人士以及為他們做代理的常伯陽律師,人稱“鄭州十君子”。其後,“十君子”中先後有九人獲釋,只有於世文仍被繼續關押,他表示拒絕認罪。 於世文目前被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他患有先天性腦血管疾病,需每日服藥,並曾在看守所中風昏迷過。...
文中引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3月就日本領導人應對1930年代日本侵華戰爭承擔歷史責任的問題時所說的“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天安門母親”追問:“那麼,同樣道理,當年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在自己國家裡犯下的一系列人為的乃至殺人的罪行,他們的后繼者是否也要擔負起由此帶來的歷史責任呢?” “天安門母親”敦促中國領導人承擔歷史責任 2015年6月1日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她們撰寫的 紀念“六四”慘案26周年的文章。 上一世紀末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世紀。但是,...
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被拘捕的河南異議人士 於世文 ,4月23日接到起訴書後發表獄中感言,他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他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因為對他的審判是非法的,他鄙視這場鬧劇式的審判。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活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六四”鎮壓後,於世文被監禁一年零六個月。2014年2月,於世文、陳衛等人在趙紫陽老家附近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同年5月,於世文、陳衛夫婦被拘捕(陳衛後被釋放)。 接起訴,於世文發表獄中感言 為六四幾次坐牢都沒有前科,感到很委屈,這一次終於起訴了,我很坦然,也很榮幸,...
2015年2月2日,這天中午,在北京的天安門母親們照例聚集在一起,舉行新春團聚活動。今年仍訂四桌,但人數明顯少於往年,甚至氣氛有些悲涼、激憤,整個就餐過程中人們只能聽到偶而交談聲、嘆息聲,卻聽不到笑語聲了。 主持人尤維潔女士告訴大家,2014年我們又失去了趙廷傑、陸馬生兩位難友。不到20年,我們群體中已有37位難友離開大家,還有一些難友年邁體衰,行動不便,或是尚在與癌魔抗爭而無法前來。 可以想見在全體起立為我們死去的親人,為我們離去的天安門群體成員默哀的那幾分鐘裡,大家的心情有多麼沉重,空氣都似乎凝固了。 隨後,丁子霖女士向大家介紹了以瑞典前首相奧洛夫·帕爾梅命名的帕爾梅人權獎的性質和由來,...
今年發表致“兩代會”公開信時,難友們悲傷地不得不把一向為大家所尊重的杜東旭的名字從信末簽名行列中移至下面已故難友行列中去了——;他於2013年11月7日離我們抱憾而去,終年86歲。 杜先生是位軍人,但他在我們“六四”難屬群體中並不是唯一的軍人。他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被尋訪到以來,始終與我們站在一起並肩抗爭——即使在險象叢生的最艱難時刻,他也總是一如既往,不離不棄我們這個苦難群體。 回想“六四”十週年前夕,在京的難友在我家中第一次舉行集體祭奠,杜先生參加了——那時便衣們和各種車輛就包圍在我們家門外;十五週年、二十週年的集體祭奠他也都參加了。他還在2008年6月3日參加了木樨地路祭——...
中國人權 獲悉,大陸民間首次舉行六四公祭活動的組織者陳衛(女)、於世文伉儷於7月3日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同時被逮捕的還有參加六四公祭的姬來松律師、董廣平、侯帥、方言,以及為被拘留的參加六四公祭活動人士做代理的常伯陽律師;參加公祭活動被拘留的邵晟東、記者石玉已獲取保候審。 中國人權 已通過陳、於的家人證實了這一消息。 目前在紐約的陳、於的女兒於海悅對 中國人權 表示:“當局給我爸媽安的罪名很荒謬。他們都是有追求的人,抱有一份熱情,希望國家能往好的方向發展,當局這樣做真叫人心寒。 ”於海悅還說,她父親一直患有高血壓,一年多以前曾中過風,人被抓走後,警方既不讓送藥,也不讓見人。...
作者的丈夫唐荊陵一個月前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作者在文中詳細講述了丈夫長期以來所參與的各種維權活動,他所倡導和推動的“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以及他和家人因此所遭受的打壓。唐荊陵的維權活動涵蓋面廣,涉及公民、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等,包括呼籲廢除戶籍隔離制度,反岐視(乙肝、殘疾、婦女權益等)、以靜思方式紀念六四、贖回選票行動等。唐荊陵的夢想:“那就是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帶來民主和自由的中國”。 我丈夫唐荊陵的自由民主夢 2014年6月16日 2014年5月16日,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家中被警察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帶走,並被抄家帶走兩台電腦、3部手機、1部照相機。...
低估的不守誠信 1989年中國的天安門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它是促使世界各國政府將人權列入外交政策議程當中的事件之一。從那時起,外交官、活動人士、學者以及其他人已經在辯論支持尊重中國人權的最佳途徑,尤其是考慮到中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毫不妥協,而現今中國日益增強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更堅定了中國的立場。在20世紀90年代,標準的外交工具包括將貿易與人權狀況掛鉤,迫使北京政府釋放監獄中的犯人或流放海外,在聯合國通過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的決議,並試圖讓中國官員參與到更為系統的關於人權的討論當中。 但在隨後的十多年, 隨著中國政府威脅採取經濟和外交手段打擊報復的實力大大增強,...
2014年6月20日, 王清營 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5月16日,王清營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王清營因簽署《零八憲章》丟掉了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的教師工作。他與 唐荊陵 一同推動“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14年6月20日, 唐荊陵 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 5月16日,唐荊陵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唐荊陵是《零八憲章》簽署者;2006年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05年因參與太石村罷免腐敗官員事件,被吊銷律師執照。

頁面

訂閱 六四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