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25年前,美國對天安門廣場及附近地區和平示威者發出的聲音受到暴力壓製表示悲哀。 25年後,美國繼續緬懷在天安門廣場及附近地區和中國各地獻出自己生命的人。我們呼籲中國當局公佈1989年6月4日前後涉及有關事件的被害者、被關押者和失踪人員的情況。 美國將一如既往公開支持天安門廣場示威者爭取獲得的自由,包括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結社和集會自由。上述各項自由已被納入美國憲法(US Constitution)和中國憲法及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是美國在全世界倡導的價值觀。 美國人民和政府讚賞中國30年來取得的社會和經濟進步,...
“我們謹代表全體加拿大人民,與中國民眾和世界各地民眾一起紀念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暴力鎮壓民主示威25週年。 “加拿大敦促中國打破對這些事件的沉默,公開對被殺害、拘留或失踪的人士承擔責任,並啟動國家癒合與和解進程。一個國家只有公開承認艱澀的過去,才能為更和諧的未來鋪平道路。 “加拿大對在25週年到來之前的鎮壓跡象深感不安,例如最近逮捕和拘留平和表達自己觀點的個人。 “根據中國憲法,中國公民享有言論、集會和結社自由。拘留行使這些權利的個人違背中國國內和國際人權義務。加拿大呼籲立即釋放被拘留者。” 查看原網站發布,請點擊 這裡 。
日內瓦(2014年6月3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納維·皮萊本週二對中國眾多民間社會活動人士、律師和記者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抗議事件二十五週年前夕遭到拘押表示關切。 據稱,在1989年6月4日抗議事件的二十五週年紀念日前夕,有數十人遭到當局拘押,包括一些人據信因為參與一場關於1989年天安門廣場事件的私下討論而以“尋釁滋事”罪名被拘捕。 高級專員表示:“我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因為行使言論自由這項人權而被拘押的人士。” 皮萊注意到,有報告稱當局已在社交媒體、傳統媒體和互聯網使用方面設置了與週年紀念相關的限制。她表示:“當局不應試圖壓制六四事件的紀念行為,...
2014年5月29日, 王愛忠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並遭警方抄家。王愛忠是廣東維權人士,南方街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
1989年6月,中國政府暴力鎮壓了要求民主、手無寸鐵的中國平民,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六四”慘案。在“六四”慘案25 週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國當局通過刑事拘留和其它手段,變本加厲地打壓民眾對六四事件的紀念和反思。由六四慘案的倖存者和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拒絕這種強迫失憶,通過視頻發出心聲,以此紀念“六四”25週年。 近幾個月來,中國當局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骨干成員進行了嚴密監控,防止她們接受國際媒體的採訪。儘管如此,她們仍然設法發表了記錄“六四”屠殺的探訪紀實係列文章,記錄了她們的親人被中國軍隊槍殺的經過。這些新披露的探訪紀實是&ld​​quo;天安門母親”...
肖傑,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86級學生。 1989年6月5日已購得回成都的火車票,下午2點10分行至南池子南口,被戒嚴部隊的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眾多民眾用平板車將其送到公安醫院搶救, 2點55分死亡。 我們從廣州、南寧看望難屬後,將到此行的最後一站——赴四川看望生活在那裡的難屬。從南寧到成都坐火車每天只有一班車次,需要32個小時途徑廣西、貴州至四川,沿途均是高山大嶺,這是一趟比較難行的旅程。 我們10月19號中午離開南寧,到四川成都已經是第二天晚上近9點了。住宿是在網上訂的,考慮到走訪的路線,先要去看望住在成都市區的肖傑的父母肖宗友夫婦,還要了解有關重慶酉陽陳永廷家的情況。...
我們去李顯遠家前,給住在武漢漢陽區的傷殘者孔維真打了電話,告訴他我們是從北京來的難屬,請他到李顯遠家來一趟,我們有事情要找他。在我們到了一個小時後聽見敲門聲,他到了。 他身高有一米九幾,手裡拄著一根拐杖,雖然他的個子很高,有點頂天立地的感覺,但從他臉上的表情卻可以看出,他其實是一個很純樸、很實在的人。 見到他,齊國香趕緊搬來凳子讓他坐,她和李顯遠對他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她對我們說,孔維真是一個非常好的小伙子,每年春節時,他都會來看望他們兩家——其實,他的腿不好,根本不能走長路。 孔維真受傷後可以用九死一生來形容,幾年內做了十三次手術,腿雖然保住了沒有截肢,但是再也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樣生活了...
下午,從孔維真家回來,我和郭麗英還沒有走到武漢化工學院門口,就看見齊國香迎面走過來,她是來接我們的。她是一個熱心腸的人,為人誠懇,善於幫助別人,和她接觸會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走進學院門口,不到三十米就是一個高台階。沿著台階上去,映入眼前的是一座教學樓,樓的右側是一條東西方向的水泥馬路,路的兩邊都是樹。馬路的左側應該是學校的教學區域,由於被樹木和樓擋著,裡面的面貌難以窺見;馬路的右側是一片地勢比較低的區域,沿著這條馬路往縱深走,走到右側有台階的地方,沿著台階下去是學校的圖書館,再往東走就是教職員工的住宅區了。 劉洪濤,男,遇難年齡18歲,北京理工大學光學工程系88級(40882班)本科生。...
我和郭麗英從仙桃市採訪難屬回到武漢後,接著要從武漢坐大巴去湖北咸寧市通山縣看望住在那裡的難屬金亞喜,她的兒子程仁興遇難於六四大屠殺中。 程仁興,男,遇難年齡25歲,武漢華中師範學院外語系英語專業畢業,中國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位畢業生。 1989年6月4日凌晨於天安門廣場國旗旗桿下腹部中彈,送北京人民醫院,因未能及時搶救,流血過多死亡。這是我們所知第一位死於天安門廣場的死難者。 對於他的母親金亞喜女士,我們手裡只有一張她與子女站在一起的照片;照片年代已久,模糊不清。我們歷年都是通過她的長子程先任聯繫;她的長子幾年前因患癌症去世後,其妻子夏細亞和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繫。...
我和郭麗英去看望外地難屬的最後一站,是在江西省金溪縣的熊志明父母家。熊志明父親熊輝、母親張彩鳳,他們兩人前年曾來北京看望過北京的難友。 熊志明,男,遇難年齡20歲,北京師範大學經濟系本科生。據有關人士講,1989年6月3日晚,熊志明與同班女同學躲進胡同口,女同學先遭槍殺,熊上前救助女同學也遭槍殺;先遭槍殺的女同學不知去向,熊志明的屍體是由同學辨認他身上穿的衣服,才由學校領回的。 離開北京前,我曾先和熊輝的小兒子聯繫,他在杭州工作,是一名數學老師。我讓他向他父母親打個招呼,我們在近期會去看望他們。 我們由湖北通山直接坐大巴到南昌,第二天再由南昌坐大巴去金溪。到南昌的當晚,便接到熊輝小兒子的電話...

頁面

訂閱 六四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