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New!
北京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致信北京市市長和7位副市長及市政府秘書長,請求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對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給予保護與營救。信中說,余文生律師已經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北京市國保人員強行帶走,後被帶到江蘇徐州關押;案件於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師被嚴重超期羈押,在關押期間從未被允許會見律師,家人不知其死活。許豔請求這些官員「當官能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調查余文生律師現在的身體情況、有沒有遭到酷刑,並請給予家屬答覆。2、明確要求江蘇省徐州市政府立即無罪釋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師。3、...
New!
丁家喜 ,律師,人權活動家。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獲工學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 1989年跟成千上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抗議,要求民主,要求改革。畢業後從事工程師職業,1996年轉行成為專職律師, 2003年參與設立北京市德鴻律師事務所並任高級合夥人,2011年獲得北京市十佳知識產權律師稱號。 丁家喜和許志永、趙常青等人是北京“新公民運動”的主要組織者和協調人。在全國各地號召每月一次的公民聚餐論政活動、個體維權案件、參與公共事件的圍觀、作為獨立候選人參加人民代表競選等活動。 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 許志永 、孫含會、王永紅等人發表致習近平等中共高層領導人公開信,...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在服滿兩年刑期後,著名維權律師 江天勇 本應於今天獲釋,但在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下,他卻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親和妹妹也同時失踪。前往位於新鄉市的河南省第二監獄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據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的推文說,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國保人員「陪同」從河南信陽老家出發前往新鄉,下午5點20分家人與他們通過話之後,再沒有他們的消息,兩人的手機一直關機。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國際社會萬萬不可接受中國正在施行的極權主義計劃,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個鎮壓階段。只有在一個持續踐踏人權和人類尊嚴的無法無天的政權中,才會有人因合法行使權利而受到監禁,...
隋牧青律師9月20日發佈消息說,他的妻子孫世華作為訪民周建彬的辯護律師,當日下午三點多鐘前往廣州荔灣區華林派出所欲與主辦警官溝通此案時,遭派出所員警毆打並被非法扣押。他打110報警,要求派員到派出所取證,但110先是不肯出警,後轉告他如果撥打110超過一定次數,將以擾亂警方工作秩序論處。在隋律師的不斷要求下,110才終於派員到場為孫世華律師做筆錄,但截至發稿為止,孫世華律師仍未獲釋。 隋牧青律師因代理多起維權案件於今年初被吊銷律師執照。 訪民案代理律師孫世華遭員警毆打並被非法拘禁 隋牧青律師 2018年9月20日 我太太孫世華作為訪民周建彬的辯護律師,...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頁面

訂閱 律師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