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幾十年來,觀察中國問題的專家一直不看好會有一個有活力的中共反對派崛起,他們認為共產黨的鐵腕太嚴酷、政府的控制太嚴密,公民不可能組織起來。 但是,2011年初發生的一系列群體抗議事件,不僅讓黨,而且讓全國都震驚了。原來名不見經傳的城鎮 烏坎 、 什邡 和 啟東 變得家喻戶曉,而且成了今後抗議活動的榜樣。在這幾起事件裡,當局都因面對出乎預料的強大的民眾憤怒,和運用網絡和社交媒體、組織良好的反對派,而不得不做出讓步。 2004年我第一次寫關於抗議的文章,那時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報導說,中國在2003年發生了超過58,000起重大社會騷亂事件,參加人數超過300萬,比2002年增加了15%。...
日益頻繁的社會抗爭事件,以及經濟不景氣,不僅使各地政府財政捉襟見肘,也使中國政府的維穩面臨經費嚴重不足的境地。 “維穩”的龐大支出 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由於中國各地政府對資源過度抽取,導致民間社會反抗直線上升,群體性事件逐年增長:2005年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 1 ,2008年為124,000起 2 ,2009年高達28萬起 3 。 中國的社會反抗類型由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特點所決定。中國經濟的增長依賴房地產與石油重化工業、礦產等資源性行業,社會抗爭也就集中在這幾大領域:第一大類型是土地維權,在城市裡是住房拆遷,在農村里則是徵用土地。第二大類型是環境維權,...
在提供徵地拆遷法律服務過程中,透過與拆遷戶的訪談和代理案件發現,涉及徵地拆遷的行政訴訟案件即使行政機關違法行政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徵地拆遷對像也越來越難以通過對具體行政行為的司法審查獲得勝訴的結果,甚至越來越難以立案,枉法裁判比比皆是。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呼籲設立國際憲法法庭 ] 突尼斯總統在聯合國大會發言建議設立一個國際憲法法庭,用來審查各國國家憲法是否符合聯合國憲章等國際公約以及是否有非法或欺騙選舉。中國公民積極響應該提議,從10月8日開始徵集公開簽名,至今已經有257名維權人士、律師、訪民、自由職業者等簽名支持。
【陳克貴】2012年4月底,山東著名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逃離被重重包圍的家園,當局發現後甚為震怒,大肆搜捕,深夜持械闖入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家,陳克貴用家中菜刀反擊自衛,傷到部分官員。包括廣州律師陳武權在內的各地律師紛紛自願為陳克貴涉嫌故意殺人案辯護。但陳武權先是被律管處要求退出辯護並不讓他去山東,後又迫使其所在律師所與之解除聘用合同。陳武權發出公開信,請廣州市司法局不要逼他上樑山。
【劉凡必】劉凡必,本為一金融詐騙案的受害者,在要求內江市檢察院追究真相討回損失時,言語中得罪辦案人員,後被構陷入獄5年。出獄後他層層上訪,終於內江市檢察院於2010年3月書面承諾一月內退還屬於劉的11萬元,但至今拒不兌現。劉上訪到的各級機關互相踢球,劉感慨自己的命運如同螞蟻一樣。
《 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 》 陸恭蕙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0年7月(HC),2011年2月(PB) 精裝與簡裝:372頁 當在香港長大的陸恭蕙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她對中國共產黨在當時英國殖民地所扮演的神秘角色就很著迷。但是,數十年後的今天——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也已將近15年了,中共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所作所為仍隱匿在秘密之中。陸恭惠稱她的《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一書是一部中共在香港濃縮了的歷史。她在書中指出,中共在香港的地下狀態是許多領域裡存在問題的根源,它滲透社會經濟的各方面,但卻永遠無須真正對香港的任何人負責。 陸女士是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鮑朴(新世紀出版社) :關於記錄的保存,在大陸有一個對比鮮明的例子。我們在做一本關於毛澤東的大饑荒的書,一位香港學者去了大陸幾十個中央和省級的檔案館,在最貧窮的一些地區,他有本事找到小心翼翼保存下來的1960年的有關記錄。在甘肅,有一套設法保存下來的用數碼恢復的1960年的吃人記錄:誰吃了誰,怎麼吃的以及什麼時候吃的。我們的書裡有那個名冊。因此,在大陸不同的是,至少在過去一切都是相當精心保存的,我不知道現在怎樣,因為情況在變化中。他們只是要把它們保密而已,就是這樣。雖然沒有人可以獲取這些記錄,但它們是在那兒的。但現在,人們卻是通過手機打電話,以便不要留下任何的書面記錄。所以我想,...

頁面

訂閱 法律制度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