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監控

New!
——為了保證言論自由的憲法,也意外地保護了罵美國,不准罵中共的自由。從文學上來說這是不是有一點象黑色幽默的21條軍規。雖然微信禁止言論自由,但禁止微信又違反了言論自由。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2020.4.28 山東臨沂人大副處級副調研員豐曉燕在北京王府井散發傳單提倡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於4月29日被強行送至臨沂第四精神病院以精神分裂症治療。至今未放出。 山東臨沂市人大副調研員豐曉燕北京散發民主傳單被送至精神病院 4月28日,豐曉燕在北京王府井散發傳單提倡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被王府井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留。次日送至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在未進行精神檢測的前提下,臨沂市北京路育才路派出所二十多位員警強行暴力將豐曉燕關進住院部。期間掌摑豐曉燕及其女兒,裸露豐曉燕身體,將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 5月4日,...
——在西方的「接觸政策」、金錢和科技的幫助下,六四屠殺後,中共專制政權日益強大並逐步向全球滲透擴張。中國政府越來越不掩飾它的國際野心。近幾年來,西方終於開始警惕中國對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脅,並採取措施進行圍堵和反制。儘管已經很晚,但晚做總比不做要好。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709”人權律師王全璋服刑期滿出獄後被送到濟南遭強制“隔離檢疫”,但14天隔離期滿後仍不能回京與妻兒團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髮微信說,4月23日上午她到聖井派出所問員警:“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員警說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於他改造,並說“王全璋被剝奪政治權利5年,說白了,王全璋還算是在服刑”。員警還對王全秀說:“你們在網上發些東西對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內容如下 : 我陪著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著,我一想起來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聖井派出所,想找所長問清楚: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員警說明來意後,他就說向領導彙報。我等了半小時,所長沒來,...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科技大學工程力學系博士研究生趙亮,因在微信裡聊天開玩笑發了一套自己編的表情包,於2017年10月12日夜晚被20多名員警抓走。儘管辦案人員和警方在訊問後排除嫌疑,準備將其釋放,但市局領導決定還是要抓他,為的是保證十九大前夕不出任何問題。趙亮被安了個“涉嫌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的罪名,經過一系列走過場式的程序後,被送進了朝陽區看守所……在經歷了1個月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後,他被取保候審,但已一無所有:沒有了學位,沒有了工作,沒有了家。 涉嫌“領導參加恐怖組織”——我的看守所經歷 趙亮(北京科技大學博士研究生) 我叫趙亮,出生於1984年11月26日,祖籍河南鄭州,...

頁面

訂閱 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