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平:领导小组绑架政治局 隐患暴露

February 21, 2017

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南下深圳为林郑月娥箍票的传闻,近日一直受到舆论质疑,包括真实性问题、钦点时机问题、挟政治局之名号令亲共选委问题,特别是政治局决定是否代表习近平意愿的问题。其实,从中共政治运作机制及习近平核心地位来看,张德江“宣旨”如果属实,或许说明习近平是自食以领导小组绑架政治局的苦果,但一旦其核心地位得到巩固,又随时可以翻盘。亲共政党、团体、选委如果跟车太贴,随时会陷入拥护梁振英2.0而拍马拍到马脚的困局。

小组治国 改变权力运作模式

据报道,张德江在深圳会见亲共政商人士时强调支持林郑月娥是中央政治局一致决定。政治局是否就香港下届特首人选投票或以拍手通过形式作出决定,不得而知,但政治局25名委员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则是无可否认,其中有江派(代表前核心江泽民)、团派(代表前总书记胡锦涛)、习派(习近平的亲信),也有人代表前总理李鹏、温家宝等。在胡锦涛、温家宝主政年代,高层的权力运作模式主要是政治局会议决策、政治局常委分权管理,因此有“九龙(九名常委)治水”之说。

习近平主政后多次公开要求政治局委员严守政治纪律政治规矩、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足见政治局委员各为其主、各自为政的问题有多严重。为了落实自己的政见、打破政治局决策及执行政策时相互扯皮问题,习近平另起炉灶,改行“小组治国”的权力运作模式。

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三项党政军最高职务,同时身兼多个中央领导小组、委员会的一把手,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部总指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因此戏称习近平是“凡事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

这些领导小组的决定虽要经政治局会议通过,但具决策及执行的实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架空或绑架了政治局。习近平借此推行政见和政令,但同样在其他领导小组的决策上受到掣肘。张德江南下宣布政治局决定,但从不提是否习近平一锤定音,难怪外界要质疑这个决定是否代表习近平的意愿。

顺应民意 以免误入权斗陷阱

张德江领导的港澳小组能否绑架或架空政治局、违背习近平的意愿而决定撑林郑月娥?这取决于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是否稳固。从《解放军报》上周的评论来看,军方既然高调呼吁“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就说明习近平仍在为达致这三个核心地位的目标而努力,他对内政外交的决策、施政仍受到其他派系、常委的掣肘,在香港问题上也难免受张德江掣肘,难免要向江派妥协。这是领导小组架空政治局、影响习核心决策的隐患的暴露。

但是,前车可鉴。胡锦涛2004年接任中央军委主席后,就要董建华查找不足,翌年董建华就脚痛下台,时任港澳小组组长是江派的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西环一直营造中央支持梁振英连任的表象,去年11月习近平在秘鲁还循例“充分肯定”梁振英,但又不开出连任绿灯,翌月梁振英就因家庭理由宣布放弃竞逐连任。可见,随着习近平党内地位、国际地位的稳固,就算港澳小组扶持的人马今次可以上台,能否做满五年任期都不无疑问。建制派选委也好,民主派选委也好,与其去猜测习近平心意、猜测中共权斗的结局,不如顺应民意、顺乎本心做出投票决定,以免误入权斗的陷阱。

——转自苹果日报(2017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3期,2017年2月17日—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