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乔木:你辞职后要去哪个单位?我辞职就是不想要单位

April 21, 2017

昨天我辞职了。

各部门办手续时,都会问我要去哪? 我说哪也不去。

不解,没个单位哪成?

我说,之所以辞职,就是不想要单位。

2002年清华博士毕业来北外,创办国际新闻传播专业,期间担任八年主任,负责学科建设、研究生培养、国际交流。殚精竭虑,创办北外第一批非语言专业,数年努力,拿到新闻传播一级学科授予权。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苦尽甘来,最风光时,手下美女如云、美腿如林。

坐拥数十万项目和培养费,2010年拉到赞助,率10名学生南非报道世界杯一月。

国内外各种讲学、会议、考察、合作项目纷至沓来。去中宣部、教育部也开过几次会,新华社副部级的领导及夫人也认识几位。

当然教学科研,教授之本,须臾不敢松懈。

10年前首部学术专著《鹰眼看龙——美国媒体的中国报道》出版,第一个在北外搞新书发布研讨会,名流荟萃。科研处长兴奋地说,学校有这方面的预算,但不知道怎么花,你是第一个搞这种活动的,好得很,带个好头,以后经常搞。

各种论文、著作不在话下。和多数新闻传播学者比较,我有英语的优势,更有采访、评论、写作的动手能力,和国内外传媒界、学界多有互动,做过若干国家级奖项、省部级项目的评委、专家。

当然始终不忘初心,政治学博士研究民zhu民生,新闻学教授鼓吹新闻自you,卖什么吆喝什么,不应该这样吗?

最近几年,大小环境变化。先是说你这些言论不适合做主任。那我辞任。

又说你不做正能量研究,乱七八糟的文章,怎么评教授。那我不评,副教授退休。

最后说,你去图书馆做管理员吧。那是2014年9月,距今3年。

我虽愕然,但想着如此大任,一定是长远培养。北外从来没有一个教授被转岗,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图书管理员。

为什么转岗,很多人问我原因,学校给不出依据,我也不乱猜。

或许一切都源于2011年的海淀区人大选举。研究政治传播的我做了一个社区实验,以选票上没有名字的另选他人,拿到了北外选区第二高的选票。唯一当选的正式候选人副校长,刚过半数,险胜。三年后他升任校长,几个月后我去了图书馆。

他也是能干有声望的人。我作为体制中的人,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自然就有不一样的归宿。

太太说,你就作吧,不作不死,想当年妻女跟着你多么风光,美国、日本、香港,讲学考察,受尽礼遇。现在同事再为孩子上学的事,托我找你了解,我都没脸说你在干什么。

埋怨归埋怨,妻子这几年给我莫大的支持。就像当年我辞职读博期间结婚,除了展望美好前景,一无所有,靠她的薪金维持家庭。租的房子没有暖气,电压也负荷不起电暖,只有抱团取暖,围着被子看《麦琪的礼物》、《太阳也升起》。

就像炒股,不仅看业绩、分红,更要看成长性、是否符合时代潮流,值不值得长期持有。从大教授到管理员,再到黯然销魂地清仓出局。股价已不能再低,触底反弹,V形反转呢?

当年我们一起来北外的,都升了教授,好多是院长、博导,有一位还是副校长。曾经惋惜地说,本来这位子是你的。我说,我何德何能,当此大任?心里想,别说校长,就是部长,我也看不上。成为首届民选议员,把教育部长叫来质问,说,怎么把大学办得乌烟瘴气的?

这位副校长有才有识,曾给全校大讲座,题为《美国的危机与中国的崛起》。教子也有方,孩子送到美国名校读研。我们问将来打算让他如何发展?回答顺其自然,但首先要留在美国。

高,A男。

而我这种low B,一根筋,只能做loser。有时也不服气,你说我有什么违法、乱纪、失德的把柄,如此结局?这些年内查外调,特别是被某吃空饷明星的六千万粉丝人肉搜索多日,什么都没有,连个潜规则都没有。浪费资源,有权不用。

倒是另有两位知名教授,被二奶小三闹到学校,一位不做主任,继续当教授;一位暂时不让上课,但继续留在系里。

至于学生、家长、同事、退休老师从各个渠道给我反映的其他脏事丑事、他们敢怒不敢言的事,我说你们只管向组织反映,组织不管,我批奏章。比如明星在岗在编被发工资,却常年快乐司令部。我一个专任教授,却孤灯清影,图书馆扫地译书。

办辞职时,和一位领导聊天,我说这么多年,我就是些言论写作。失德乱纪的同事多了去了,也没见处理谁,更没有被转岗。

他说,别人没有社会影响。我说那北大孔庆东公开骂人炫耀、北航韩德强当街打人,社会影响够大吧,张鸣教授每日一呼,也没见学校处理。

他说那是北大、北航,我们这庙小。

辞职后,做什么,没想好。先把众筹承诺的书写出来,更重要的是适应新的生活。副教授级别的图书管理员,每年税前也有20多万,养尊处优,公费医疗,优厚的退休养老。

现在都没了。

三个月的寒暑假也没了,以后天天都是假。

那为什么要辞职?

政治学博士不能讲民zhu宪zheng,新闻学教授反对新闻自you,柴可夫斯基也奏不出我这悲怆交响曲。

另外,以后谁他DD再说吃饭砸锅,我过去、将来都没有吃谁的饭,一直凭自己的本事和努力吃饭,还要和所有的纳税人,供着zhao家人的锅(国)。

卢梭说,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中。至少辞职后,我的言论除了自我审查、网管审查,不会再有个单位天天盯着我的微博,弄些整人的材料。

辞职也不易。校方出材料时,一会说经研究(参会的同事说昨晚研究到10:30)同意辞职,一会说调出。管惯人了,老想调来调去。

去几个部门办手续时,有人愕然,真的辞了?有人担忧,没了单位怎么办,你都46了?有人支持,辞得好,有本事怕什么?

有人一脸坏笑,烫手的山芋终于扔了。

碰到一位工会开会时认识的老教工,他知道我是连续十年连选连任的教代会、工会代表,投过反对票,提过不同意见。听说我要走了,他说这帮孙子更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说别这么讲,他说他马上要退休了。

还有一位大姐,在楼道里语重心长地说:“你呀,从教授折腾到图书馆,从图书馆又折腾辞职了。知道你出去饿不死,踏实挣钱,管好老婆孩子。挺明白的一个人,以后别折腾了,变不了天。”

我说,如果对未来的看法和你一致,我当初为什么不老实当教授?如果认为将来不会变化,我何苦现在要辞职?

她说我辩不过你,反正我有生之年变不了。我笑说,那就祝您健康长寿。

妻子说我是图书馆的是疼爱,女儿有时也没大没小地讥讽。她今年10岁,我每天接送上学,路上聊天。改变社会难,对孩子用心总能改变。

女儿一天天长大,我会对她说,爷爷年轻的时候,响应号召,战天斗地,结果没有改变社会,用反思和写作改变了我。我做了该做的,即使仍然不能改变什么,但你大了多少会受影响。

你王克勤叔叔从调查记者到编外人员,发起大爱清尘公益基金,为600万尘肺病患者奔走呼号。用他的话说:

“努力了不一定改变,不努力一定不会改变”。

2017年4月12日

——转自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

Explore Topics

709 Crackdown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ll about law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arter 08 Children Chinese Law Circumvention technology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entar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titution Consumer Safety
Contending views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ourageous Voices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ffair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ducation Election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RIC Translation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Iansanjiang lawyers' rights defens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bing history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Public Security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S-China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Youth Youth Per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