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黃之鋒:戰友被通緝及換屆選舉取消後想說的話

August 3, 2020

——正如台灣經歷長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爭取到民主自由的到來,香港過去一年多反送中運動可見,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爭精神、洶湧澎湃的創意,以及為香港未來無懼打壓的勇氣及真摯感情,我相信前路荊棘滿途、但人心不死。


有些想法,本來想在昨天的國際記者會分享。不過,因為前來中外記者眾多,在記招現場擠得密不透氣,結果除了自己在後樓梯準備(見圖*),在讀完聲明和簡單對答後,也想盡快完結,說話就留待往後再提;不過,因著後來發生了取消本年選舉及通緝海外抗爭者的情況,也就寫寫幾句,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我覺得即使大家在擔憂也好,最重要仍是肯定香港人的決心,以致大家的初選投票。的民意無疑,政權是因為懼怕香港人堅毅的抗爭意志,方被迫破天荒取消2020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並就未來一年的立法會「真空期」提呈人大常委會。

我只希望提醒大家,在預計八月人大再度釋法後,到底香港還會否有立法會選舉,已經是一個疑問。能夠藉著選舉期間的投票表態,甚至討論投不投白票,是香港民主派過去曾有的討論,但大大大大大前提是選舉仍存在。

當《國安法》被視為高於《基本法》一樣、甚至只能支持,凡反對便很大可能會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時候,無人知道現時被DQ的、或者曾經批評過《國安法》的民主派現任立法會議員,在未來一年「臨立會2.0」,還有幾多能人可以選擇留不留低。

事實上,林鄭昨日記者會上亦暗示,將會檢查現有法例如《區議會條例》等,秋後清算民主派初選參與者,即現時擔任區議員,同時被DQ參與立法會選舉資格的民主派人士,能否完成整個任期?很可能也有不確定性了。

我知道,在官員宣佈選舉取消,並於記者會聲稱有可能在下年九月重新舉辦後,總有民主派的支持者,把所有期望和心思,也押在選舉當中。固然,有票當然可以照投,但「大家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係正常,我諗,大家係時候停一停,面對我哋見到嘅現實」。

有別於過往的DQ,這次北京政權連出三招:取消本年換屆選舉、為真空期釋法、以國安法追究候選人;取消的,不再單是個別參選資格,而是整個立法機關,正式向「萬年國代2.0」進發,香港漸倒退回數十年前的台灣黨外年代。

在親共派壟斷絕對多數下,無論是修改《議事規則》扼殺議會制衡能力,抑或者強推二十三條立法、鳥籠政治方案、萬億明日大嶼人工島等惡法及大白象撥款,甚至引進大灣區居民於大灣區投票,也是未來一年抗爭期間,同時需要面對的問題。

同時,黑警亦開始運用《國安法》,通緝身處海外的羅冠聰 Nathan Law、鄭文傑、黃台仰、陳家駒、劉康,甚至連長居美國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立法的美國公民朱牧民亦都中招。左報今日透露警方所引用的所謂證據,竟是因為接受外媒訪問、社交媒體貼文,足見國安法下羅織罪狀、以言入罪、思想箝制將會成為常態。

然而,正如台灣經歷長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爭取到民主自由的到來,香港過去一年多反送中運動可見,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爭精神、洶湧澎湃的創意,以及為香港未來無懼打壓的勇氣及真摯感情,我相信前路荊棘滿途、但人心不死。

黑夜驟臨,仍與議事堂無緣已是非常其次,因為更嚴峻的是在《國安法》下個人禍福難料,至今仍支撐著我前行的,其實是對香港人的信心。很榮幸的,自己與香港人參與過去一次、很有可能是香港最後一次的自由選舉,你們給我的每一票民意授權,都是讓我前進的動力。

想起阿聰2016年宣傳選舉的「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743832762434726) ,當時的口號,四年以後來得更加真實,但願我們可以好好互勉。

*據蕭雲報導,我臨走前向眾記者致歉,說下次會找個大點的地方,眾記者不約而同轟然答「好呀!」,離開時黃之鋒唸唸有辭嘀咕:「所以呢話我有貝沙灣豪宅係假架。。。」

-----------------------------

支持我向世界展現香港人頑強抵抗的意志:https://www.patreon.com/joshuawong

 

——转自黃之鋒 Joshua Wong(2020-08-01)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