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会见王登朝笔录摘录

February 15, 2013

【王登朝妨害公务、贪污案】深圳市警察王登朝,被派驻保安公司任最高职位,本来拥有月薪12000余元,衣食无忧,却为倡导公民待遇平等,于2012年初在深圳筹备举行纪念孙中山的集会,结果于2012年3月8日被警方羁押,并于同年11月被以 “贪污罪”和“妨害公务罪”判刑14年。深圳中级法院于2013年2月7日开庭审理其上诉案,至今尚未作出裁定。作为警察的王登朝,为什么要做吃力不讨好甚至有风险的事呢?您也许能在律师的会见笔录里找到部分答案。


律师会见王登朝笔录摘录

王全章律师

辩护人注:作为警察的王登朝,月薪12000余元,衣食无忧,在保安公司里地位最高,为什么还要做吃力不讨好甚至有风险的事?很多人不理解,会见笔录里也许能够找到部分答案...

王登朝:作为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你是人民的公仆,公仆怎么能比主人享受的待遇更好呢?我不要求老百姓工资跟你一样,因为人的能力大小不一样,但是至少福利应该平等吧?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你实现不了也行,老百姓反映心声也行吧?你连老百姓的心声都不让反映,还把我当成一个罪犯来对待,你这是很不公道的!对不对?甚至有些人还跟我谈话说:“咱们都是享受着的,你还不知足!你老百姓找个工作,还三四千?一两千的都有人干!”我说:“你错了,我追求的不是个人的福利,是子孙后代、我的兄弟姐妹,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基本福利平等,不过分呀!现在你一天到晚说国家的经济发展得不错,那你给点福利对不对?”

我还没有提到“公民思想信仰自由”这件事。我觉得先能实现平等,特别是公民的待遇平等,中国可以说是很进步了!待遇平等我也不是说方方面面都要跟特权阶层保持平等,那你起码的基本民生保障要保持平等呀:医疗、养老、社保…这是最基本的啊!

你平等有什么不对的呀?我提这点要求不过分呐。我提这点要求也不是信口开河的,我是做了大量的民意调研的。当时我是准备搞一百万人签名,那你把我抓了。你要是不把我抓了,一百万的签名我相信人民群众是拥护的、能签到的。何xx(音)老师他帮我在做,征集一百万人签名,何老师现在我不知道在哪里,他让他的学生去做调研的。但是我手里拿到的有一万人的签名,这一万人的签名不能百签啊!群众有这样的呼声,马上又要开全国人大,你这些人大代表,心里要牵挂着老百姓,你给个基本平等有什么不好啊?对不对?你不给也行,你哪怕解决一部分也行,对不对?

现在你看,医疗,国家做的还可以,大病可以报销60~70%,但是那30~40%呢?政府三公开支稍微压缩一点,重大项目稍微节俭一点,完全可以帮老百姓解决掉的嘛!对不对?你这一个过年就是几千亿的消费,平均到一个人的头上就是三四百块,那你一年老百姓社保能花几个钱呀?医疗方面,一个老百姓一年能花几个钱呀?

所以,我的希望是:即使我不出去都可以,没关系,但是我做的这个事情,还要有人觉得这是个有意义的事情,继续把它做完。你就得有人签名,再有人签名更好;没有人签名,就已经签的这些名,全国人大会议开的时候,交给全国人大委员长,通过人大代表把这个交上去——我听说有些人大代表还是不错的,还是愿意反映老百姓心声的。这是我们这个事情我最大的心愿。我不出去都可以,但这个事情要做下去、做完,因为一年开一次全国人大不容易。今年人大已经开了,我去年没有完成的心愿,今年如果能完成,我也死而无憾了。

这是第一。

第二个,你说我是非法机构,我申请过成立民间组织。公民是有集会、结社的自由的,对不对?我申请过的,我向深圳市民政局李维生(音)申请过,我说我要成立一个民间组织,反映民意、沟通民意,我还没有说是参与政治活动,我只是说为了让政府和老百姓之间能够更好的沟通民意,我申请成立“一自车”(音),“一自车”这个组织是个民间组织,这个组织的目的不是说要推翻你共产党、或者说是你的哪个执政党,仅仅是为了收集民意、反映民意。你就都不同意,你还说我是非法集会、说我是非法组织,你这就说不过去呀。我也不是反革命分子啊,我是你共产党多年培养的一个人民警察,我也上过大学,你怎么能把我定性成这样一个性质呢?!你这个心术,想问题完全已经坏了,你这不是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想问题,你是站在与人民群众敌对的立场上想问题的。所以呢,我就希望:把我没有完成的事情,大家如果有精力、有条件,反映一下,能起到的作用我不敢抱太大希望,但是起码能推动一下嘛,社会能进步更好,进步不了我相信还有人会去做的。邪不压正呀!

律师:请把你被指控的罪名以最简要的话来说一下?一个是贪污,一个是妨害公务。

王登朝:最早指控我的罪名是“非法集会”。他没有证据,我没有非法集会,我是合法的、群众自愿的。

律师:谁指控的你?

王登朝:是深圳市公安局。他非法拘禁我,限制我人身自由,从3月7号到3月17号,理由就是我非法集会。

第二,它指控我妨害公务罪。从3月17号到5月份左右吧,这段时间它是以“妨害公务罪”对我进行逮捕。我没有妨害公务,它整个不是执行公务行为,它是一个对公民人身权利的肆意地侵害,我为了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进行一些抗争是很正常的——反而被它搞成妨害公务罪。

第三,逮捕我的时候是以“妨害公务罪”为理由的,它在几乎给我定不了妨害公务罪的情况下,它给我追加“贪污罪”。这根本是子虚乌有,胡说八道!我的钱,法院的认定里说的是我283万人民币不能说明去向——我在一审、二审、包括前面说的清清楚楚,是给参加大运保卫工作的1627名保安人员发了工资了,有发放工资的工资表、有发放工资的人员、有保安人员签收工资的签收单可以作证。它把相关的书证隐藏以后,说我把这笔钱贪了,而且在法院的判决书上说的是“不能说明该款项的去向”。这完全是诬告陷害!然后又东拉西扯一个“物业公司给我钱”的这个事。那你既然承认物业公司给我钱,那这个钱给我干什么的用途你应该说清楚,它也不说。其实这笔钱,是因为(我们)给物业公司有帮忙,是物业公司工作上的开支——它又把这笔钱认定成我的消费了。好,我消费到哪里去了?我现在告诉大家:这笔钱我的消费途径,还是为大运会做了相应的开支了。这笔钱它如果认为是我的消费,我没有必要给你大运会去做消费,因为大运会不是我家里办的,这个钱是我从朋友那里借用、倒借的,作为深圳市政府也好、深圳市公安局也好,你必须把这笔钱给回我。我不仅没有贪那283万元,我还给你垫付了100多万、可能是200多万。我需要司法会计鉴定,你吃吃不给我做司法会计鉴定,你是为什么?你不说明这笔钱的数目、用途,你是为什么?——你还是想陷害我,你动用公安司法系统,还是想陷害我。如果你认为你没有错,你公检法机关是执法办案、是铲除腐败,我很欢迎,我们的目的不相违背,你把我公开审判,依法公开开庭,让国内外的所有记者来旁听,我们就把这个道理在大庭广众之下扯明白。如果是我贪的,你不要说是把我判14年,你直接把我枪毙了,我毫无怨言;如果我没有贪,你要给我说明白你是为什么要给我定贪污罪,你的险恶用心是什么?你要给大家说清楚。

这是他们指控我的三个罪名。它给我指控的这些罪名,到现在,相关的当事人,公检法机关不让我跟他们对质;相关的证据,也没有给我看过一张,让我给它提出质疑。你这是什么行为?它这无论是从法律实体、还是法律程序上,都是对我的严重侵害,是个陷害,是个诬告!它的目的就是把我抹黑,让我死,让我死不瞑目,还要让所有被蒙蔽的群众来对我恨之入骨——这就是你的险恶用心。你这样做,现在我没有办法,但是你死以后,你不怕落下这个骂名,你的子孙怎么承担?你不怕连累你的子孙吗?我在法庭上说过,我说“你们今天坐在这里对我审判,如果你们是正义的,我王登朝接受这个审判,我问心有愧、我死不足惜。如果你们自己在这里是搞诬告陷害的话,你们这样做下去,就不怕死后连累你的子孙吗?你死后留的是骂名还是赞名?不要说死后了,十年、二十年,中国的法治文明、社会进步了,你们的这些东西禁得起检验吗?”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我“咆哮法庭”,这是他们在媒体上宣传的——我为什么要咆哮法庭?我想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会追问一下这背后的原因吧?这个人既然是这么大的贪污犯,为什么要咆哮法庭呢?他有这么大的胆子吗,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你法院就那么老实,任他咆哮吗?你是做贼心虚,心中有愧!

昨天法院又匆匆忙忙来找我签法庭笔录,我都在法庭上多次给你说了:“你这是违法开庭,没有按法律程序通知我开庭时间。”在法庭上不允许律师给我辩护,不允许我申请回避,不允许我自己对证据进行质疑,你连证据都不给我看,你就要把这个庭开下去,我说“你这个是违法开庭,我不能够跟你配合,配合你就是等于助纣为虐、帮你违法乱纪。”

律师:请先把这个签完。

王登朝:我是在那里讲了一些话,我讲这些话是为了给我父母、亲友和更多不了解真相的群众,说明真相,而并不是在那里做自我辩护。——你看,它现在又给你说是我在做自我辩护,完全是扯淡!我要是做自我辩护、我要是对你庭审认可的的话,为什么不给你签笔录呢?它还是在犯错误。

我没有想到遭到这么多的待遇(关注),但是我更没有想到现在呀,有这么多的朋友来关心我、帮助我,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现在没有别的要求,我就希望这个案子能够公开地、公正地审理就行了。

律师:昨天法院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案子不公开审理了。

王登朝:不公开,你为什么不公开?这人是个腐败分子,咱们就应该把他作为一个典型,在深圳这个反腐败形势如此严峻的情况下,这个典型抓起来是很好的嘛!很有震慑力!又是公安局的!很有教育意义嘛,你为什么不公开呢?你虚什么,你怕什么?有理行遍天性,你怕什么?你现在声声说深圳司法文明进步……

律师:请你把这签完再说,时间有点紧张。

王登朝:党中央也希望司法取信于民,你就这个态度、这个作风,你能取信于民吗?

我还想告它,告它深圳市政府欠我垫付的保安服务费。你不给我做司法鉴定、会计鉴定,为什么?

律师:我们现在申请信息公开这一步,就是为了获取证据。

王登朝:我贪还是垫,算了才清楚。账还没有算,你就说我贪!本来就没有贪,我现在通过律师取证,还有垫,垫了有多少,对不对?咱们把这个东西,好好掰扯掰扯。我的职责是保障安全,我多上一点人是为了保证安全,你说我是为了骗取钱,我钱在哪里呢?  

律师:请按手印。

王登朝:打这个官司小了是推动司法文明,大了是多了去了。我就是想要是有条件,组织两个律师团,大家签名就行了,不用跑路,就要求公开权利。我们作为律师,我们的辩护权被剥夺了,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在法庭上遇到的种种问题,在这个案件里都有反映。我们要求司法部、要求中央政法委,把这个案子公开审理。我不要求别的,它有罪没罪咱先不论,你公开审理总可以吧,程序上公正总可以吧?对不对?你不能不遵守程序呀?  

律师:我们现在提管辖异议。申请高院把这个案子移送到深圳以外的法院审这个案子。我们已经提了,申请已经交过去了。

王登朝:对,我就要求你程序公正,首先,不说实体的,程序要先公正。实体部分,我先大概跟你说下,它法院认定的,就拿它最后认定的那一块来说,你说“要求我说清去向”,我说的清清楚楚,你怎么说我说不清呀?你说“我消费了”,我凭什么给你消费?我那些钱我没必要给你消费,我又不是慈善家,那是我从朋友那里倒借的,是我自己垫的,从下面的人借的钱。我要还给人家,你现在要把这个钱给核算清楚,你要退给我。我消费了,消费给谁了,谁要退给我,对不对?我拼什么给你消费?一码归一码,你不能给我东拉西扯,又在那里偷梁换柱、抹黑我。

如果说我签的那个名单没有找到,我也希望其他人在今年全国人大开会的时候,把这个民生的问题反映一下,就是三条:1,全国老百姓平等养老,大家公民待遇平等,你工资各行业有差距我能理解,但福利必须平等,必须跟公务员看齐,你如果觉得公务员低了,你可以给他涨工资,但你不能福利比老百姓高,你不交社保费——我不交社保的,我就是个例子,我可以愿意作证,我的社保从来没交过,我的小孩看病都是免费的,用的都是我的卡。社保要交,社保要不交都要不交,全国都免费。2,养老金,我们公务员现在拿1万,退休以后拿9千,工资涨了,我们也跟着涨;你企业、事业单位两千、三千,你这不平等吧,养老不平等。3,看病也不平等。别的教育等各个方面我都不提,我就要求你这三样最基本的,公民国家待遇平等,就行了。给国家提一提吧!能做到就做,做不到给个期限,到底什么时候能做到?让百姓有个盼头嘛!你这是社会主义国家,“人人平等”是写入宪法的,你现在这是平等吗?我还不要求你政治权利上的平等、宗教信仰上的平等、自由,我就先要求你民生平等、基本福利平等。

把这件事给我做了,兄弟,我,把我明天拉去枪毙了,都没事。我跟你说,人生就这么回事,我看透了,我给自己选择死,选择地有价值一点。好不好,兄弟?

大概案情就是这么个情况。没什么。现在我们就追求个正义、公平,最大的事情就是通过这个案子百姓的心声反映出去,我就知足了。